锲子

小说:倾城决作者:千翼枷蓝更新时间:2019-04-18 15:03字数:113277

  万重云雾之巅,缥缈的九天之上,碧轩女神静静地坐在万紫千红玄花**,静静地看着手中一面若有若无的水镜。

  水镜中,是铺天盖地地飞舞着的白雪。一个身着红衣的男子,骑着一匹同样火红的良驹,身负一把墨黑的剑,慢吞吞地走在雪白古道上,在浩荡的尘风中落寞地高声唱着一首歌。

  一遍又一遍,反反复复。

  他的脸看来已经不再年轻,棱角分明的脸上是饱经风霜之后被岁月无声刻下的**和苍桑,然这似乎并不影响唱歌的情绪:歌一回,梦一回,歌毕梦醒泪无痕,犹自黯**。

  风一程,雪一程,欢若浮影恨倾城,愁肠断无声。

  他的歌声嘶哑而苍凉,缱绻地纠缠在漫天的风雪中,让本就另人忧伤的曲调越加忧伤。

  碧轩静静地听他唱着歌,原来平静如同千寻古潭一样波澜不惊的心湖无声地乏起一圈双一圈的涟漪。

  她又感觉到寂寞了,不同于九天之上的安静与沉寂,她足下的这个世界始终都是喧嚣而热闹着的,每天都有着形形色色的离合悲欢在发生,每天都有着纷繁的爱嗔痴恋在纠缠,而她,每一天都在水镜中无声地看着他们笑他们悲他们欢他们乐,可是她终究也只能远远地作一个局外人。

  所有的悲欢离合笑或者是泪都与她无关。

  邪神灭天死了,律神寒音死了,战神寂颜也死了,如今还活在这座空寂而冰冷的神殿中,就只剩下她一个人还在恪守着最初的职责默默地继续守望所有的星晨。

  这样寂寞的守望已经有多少年呢!她不知道,她只知道离灭天死时已经是七千年,离寒音的喋血无音琴已经是五千年,离寂颜焚化成尘已经是一千年,如今她终是厌倦了也累了。

  她是如此憎恨自己的作为神祀的身份,如此憎恶自己不生不死与天生同存的生命背后宛若附骨之蛆而又无穷无尽的寂寞。

  水镜中,断肠的歌声仍是未息,然而却是越加的嘶哑裂肺:歌一回,梦一回,歌毕梦醒泪无痕,犹自黯**。

  风一程,雪一程,欢若浮影恨倾城,愁肠断无声。

  碧轩默默地看着水镜中那张苍桑而苦痛的容颜,不知不觉地,原本如同苍穹一般虚无飘渺的心正慢慢地凝结起来,自己冰凉如同亘古的雪山一样的血液开始慢慢地复苏。

  让我死吧!我不想再做神祀不想再整日整夜地游走在没有春夏秋冬的神殿之上守着永恒的生命守着无穷无尽的寂寞,我只想做一个普通的世人,在短暂的生命里谱写一段真实的属于自己的离合悲欢喜怒哀乐。

  可是——作为世人最敬仰最崇敬的神祀,却连选择死的权利都没有?因为,她若自杀,便会立刻魂飞魄散,从此彻底地从天地及六道之间消失。

  而她不愿彻底地消失。

  歌一回,梦一回,歌毕梦醒泪无痕,犹自黯**。

  风一程,雪一程,欢若浮影恨倾城,愁肠断无声。

  水镜中的歌声犹自在回荡,嘶哑如同从灵魂**撕扯出来的一样,一字一句地敲响在碧轩的耳中,像一把尖刀,似要剥开她寂寞的心底里苍白的魂灵。

  一滴泪终是无声地凝成,之后又无声地落至手中的水镜中,直接穿透这面神镜坠落到人间,落到水镜中正铺天盖地地飞舞着的雪花**,微微地发出一声幽幽的轻响,水镜剧烈地翻腾了几下之后终是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然水镜中的风雪与骑着红马的男子亦同时消失不见,只有断肠的歌声依旧,恍若已穿透千百万寻的高空,直逼到万重云雾深锁的九天之上。

  碧轩久久地怔忡在万紫千红一个月调零一次又同时盛开一次的玄花**,如雪般的纱衣在浩荡的天风中飘飞如同翻卷不息的云。

  “师父!”一声低低的轻唤忽地在身后响起,碧轩这才回过神来。

  转过身,不远处,正站着一须眉白发的道人,望向碧轩的目光里是无以名状的忧伤。

  碧轩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她知道他在忧伤什么。

  神不可以流泪,当神已落泪,便注定人间魔孽丛生,此后,他们足下的这个世界注定不再平静,注定掀起一浩大的劫难。

  “名儿,你来得正好,我正要去找你呢!”碧轩淡淡地道,声音轻淡如风,不染任何风尘的脸如同出水白色的素莲,即使是面无表情,亦是无人可及的风华绝代。

  无名道长望着他,突地有了一瞬间的失神,已经一百多年了,他已经从多情的少年帝君长成一个胡子花白的老人,然而每次看到这张素美纤白的脸时,心中仍是会不由自主地悸动。

  一百多年来,师傅的面容仍是那般年青漂亮,而自己却是渐渐地老去,虽然师傅用自己的力量助自己修炼成了仙,从此亦是不生不灭拥有永恒的生命,可是自己的容颜已经永远地停留在了暮年。

  而自始自终,这份暗慕之情始终都按**心底最**,一任岁月作成厚厚的茧壳将自己深深地禁缚在其中,生生世世不得解脱。

  然而是错觉吗?一百多年的朝夕相处,他发现碧轩这位曾经高高在上可望而不可及的女神,更多的时候却像一个寂寞的小女孩。她很少很少说话,自己整天捧着一面神镜日日望着神镜里的悲欢离合默默地出着神。

  她在想什么?他不知道。

  而此刻,他已经隐隐地猜到了她在做什么,然而这却让他感觉到害怕与惊惧。

  他从未想过,师傅居然也会落泪,而这滴泪落到人间,注定会掀起一场前所未有的浩劫。

  “师傅,找我有什么事吗?”无名强压下心中的恐慌。

  “嗯!”碧轩点了点头,“**去冥宫,从此,这神殿上的一切都交由你来管理,所有的星晨亦由你来守候,名儿,辛苦你了。”

  遥望中远处浩渺的苍宇,碧轩原本空空落落的眼神中突然有了一种叫种执着的东西,坚定而又义无反顾。

  “师傅,你要去冥宫做什么?”无名惊呼,他的担忧终是成了事实。

  “我厌恶呆在这个空寂冰凉的神殿,我讨厌这样像死水一样平静无波而又漫长的生命,我讨厌这无止无休没有边际的守望,我只想做一个普通的女子,过一个普通女子的生活。”

  碧轩千百年来面无表情的素脸上有了深深的厌恶和憎恨,那是无名从来都没有见过的神色。

  “可是师傅,这样一来,所有的星晨轨道必被打破,天下必终大乱,人间也必会浩劫**。”无名的脸色倏地大变。

  “我知道,所以我会破例收你为徒,并不慔损耗自身的神力渡你成仙,我去了之后,你记得一定要尽你的力量继续在神殿里守望着,知道吗?”

  无名在碧轩的凝视下,终是重重地点了点了头。

  她是他的师傅,所以无论她要做什么他都会无条件地支持着,哪怕地粉身碎骨万劫不复也再所不惜。

  见无名已经亲口答应了,碧轩终是放心地微微一笑,之后转身走进神殿,在水晶床上静静地躺下。无名默默地凝望着她离开的背影,久久地站在浩荡的天风中,轻轻地闭上眼睛。

  冥宫乃是这世间上最神秘最缥缈的存在。没有人知道它在什么地方,也没有人知道应该怎么样到达那个地方,而能够到达那个地方的人唯有冥灵而已。

  冥宫是一座漂浮在时空漏斗上的殿堂,而那个时空漏斗,叫做星殒,所有的星晨都在那里升起,所有的星晨都在那里殒落。而冥宫里,就只住着冥皇一个人,他很少以人的形体存在,大多数时间里他都是化成一缕清风,静静地漂荡在星殒的周围。

  冥皇的名字就叫做捕风。他的职责,是为了修补星殒因人力或是其它莫名的原因而造成的裂痕。

  当碧轩施展离魂术以魂魄之躯飘荡到冥宫的时候,捕风已经化成了人形,然而无论左看右看,碧轩始终看不清他的面容,亦看不清他是男还是女,她看到的千百道光线从他的身上**出来,似迷似幻。

  “碧轩,你终于还是来了。”捕风的的声音淡淡的,一如他的人一样,缥缈如风。空荡荡的冥宫大殿中,是阴沉沉的幽寂,即使是缀满夜明珠,空气也是冰凉而寒幽。

  “你都知道了。”碧轩静静地回答,目光直视着那团逼眼的光影,既然已经做了决定,那么即使是注定万劫不复她也认了。

  “你知道这样做的代价吗?”捕风问得有些苍白。

  “知道。”碧轩目光坚定。

  而冥皇终是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什么话也没有说。

  所有的星晨都是他看着升起的,所有的星晨都是他看着陨落的,碧轩来的目的是什么,他知道,而且比谁都清楚。

  她是感觉寂寞了,当拥有无穷无尽的生命后,如影随形的寂寞才是这世上最毒的毒药,最尖利的刀,最具杀伤力的武器,而作为神祀的碧轩,已经被这无形的毒药毒得千疮百孔,她空有神祀的力量和神职,但已经没有了作为神祀应该有的心。

  捕风回头看了看的大殿之外,幽暗的夜色**,亿万颗星晨明明灭灭,而捕风却分明看到,原本牢不可破的星殒已经无声地裂开了一道细细的口子,裂口中心,一颗小小的眼泪晶莹剔透镶嵌其中。

  而星陨之裂,唯有以自己的躯体才能填补。

  捕风知道,一场新的轮回已经开始,命运之轮已经开始旋转。

  而他已经无力阻止,唯有守望和救赎。

  未完待续,欲知后续情节,请登陆wwwxxs8com,章节更多更新更快,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