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落水

小说:妾无良作者:古锦更新时间:2019-05-20 02:56字数:961442

柳水云梨园大家,扮谁像谁,刻意伪装起来混进人群里,便没那么好找出他来。本文由 www。lwχs520。com 首发那天他就这么躲开追查,出了城去。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嘛。武梁觉得很不错,这不叫怕死,这叫珍惜生命。他现在积极准备出逃,要开始新生活了,很好很好。

别的她不担心,邓隐宸并不是滥杀之人,那天动手的凶徒都拿下了,但戏班子里的安分人马,邓隐宸半分没动他们的。

所以武梁想,柳水云跑了,邓隐宸当不会那么没品,去拿白玫及白玫的肚子做要挟。

只是想起柳水云说白玫很快就要死了,心里略有些不安。准备等柳水云这事儿过去一阵子,再着人悄悄打听一下,看看白玫那边是个什么情况。有太后插手的事儿,她是不敢如何的,但若是需要救济的话,银子上是没有问题的。

当然于柳水云的请求来说,更没有什么问题。能用银子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了。

柳水云千交待万交待,要武梁亲自来,一个人来,多一个人知道,他就多一份危险。银子也不需多,三两千两即可,或者手头紧,三五百两也是可以的,总之别去旁处筹措,免得引人怀疑。

武梁觉得柳水云还挺细心的。果然逃命就是这样,一天到晚琢磨的就是这么点儿事儿,当然精通。

——益水河的下游这段,水流湍急,岸高崖深。岸上不远处有片密林,近处是些参次不齐的野草杂木。这里绝不是什么赏风赏景的好地方,但周围草木掩映,倒很适合地下组织搞搞接头活动。

武梁初见到柳水云时,他正在岸边的破亭子里,身单影只斜依柱而立。风采依然是有的,只是那身影说不出的瑟缩凄凉。武梁心里唏嘘了一下。

本来一切都很顺利,找了借口出得城来,也找借口支开一直跟在身边的人,见了柳水云交付银子给他,略交待几句最好往哪个方向逃,万一遇险怎么躲避,平时怎么隐身之类的逃命生存技巧,然后就催他快些离去。

这种见面,宜速不宜迟。

结果,柳水云倒不急了,他展开帕子铺在破亭子的石凳上,请武梁坐下。自己也拂了拂披风,在武梁旁边坐了,一副有话要说的样子。

可武梁坐了,听他说的却尽是些“我记得从前,我们一路往南……”的旧事。

起初,武梁真以为他是要说什么重要的事儿,可听来听去,不得要领。单纯的旧事重提就没必要了吧,此处连个听众都没有,做戏都没人看。

后来又想,毕竟这也算是生离死别了,以后大家还有没有机会再见,真不好说,他大概也是感慨良多无从说起吧。

耐着性子听他说了好一会儿从前,身上被风吹得凉飕飕的。看看周围,柳水云带有好几个护卫,都散开半隐在草木之间。红茶绿茶她们也在不远处站着干等,估计也该冷了吧。

算了,就此打住吧。

武梁起身告别,“我把人支开,只带了丫头过来的,待不了太久,不然他们该找来了。”暴露了他们的见面到底不好,他不走她要先走了。

结果,柳水云也跟着站起,一把拉住了她。不是衣袖,是手腕。

他轻轻一笑,道:“既然来了,何必那么快急着回去。”

武梁意外,并且,总觉得柳水云笑得有点儿奇怪。

正要挣开,却忽然听到她的身后,呼喝声起,金戈相撞声响成一片。

竟然,打起来了?!

竟然,邓隐宸带人来了??!!

柳水云攥着武梁的手紧了紧,看着她脸色悲伤,唇齿抖索,“你,你竟然带人来捉我?”

武梁:……

···

情形忽转成这样,武梁真是很无语。

人是有直觉的,武梁的直觉就是,她有危险了。

比如柳水云奇怪的不肯放她走。又比如他忽然亮出袖中剑横在她脖颈上,虽然表情那么伤,嘴唇那么抖,但他的手那么稳。

再比如上一次剑根本不在动脉上,而这次,在了。

转向邓隐宸,带着气问他,“你竟然跟踪我?”

邓隐宸离得尚远,正象上次一样,手提长剑,慢慢悠悠靠近,还不甚正经地挑眉回她,“跟踪吗?明明是有人带我来的。”

尼妹!

柳水云听了就嘶声笑起来,道:“怪不得你急着先走,好将我留下被捉拿是吗?”

语声转狠,道:“既然你无情,也别怪我无义。”脖子上的剑又紧了紧,挟着武梁慢慢后退。

心里越紧张,越要强迫自己冷静。

转头看柳水云,仍然试图劝他,“不管你信不信,他跟过来我不知情。”他们退的方向正是河岸,到时他会无路可退。武梁提醒他,“你可以挟持我往外突围,你退的方向不对。”

柳水云惨然的笑,“逃?我为什么要逃?让我像丧家犬一样到处躲藏吗?从前我好好的什么事儿都没犯,都走不掉,何况如今犯在了姓邓的手上?这天地之大,我又能逃去哪里?反正没有活路,不如大家一起死了干净。”

武梁便质问邓隐宸,“你上次明明答应,只要他逃出京城,就不再追拿他的,现在却出尔反尔。”

邓隐宸哼了一声,道:“若是他不派人找你也就罢了,但他为什么让人给你送信儿?他不过是引你出城,从而引我出城罢了,你真当是他缺银子用啊?”

他若当真缺银子,能给她送信儿不能给自己人送信儿么?他可是有满戏班的老小,还有一宅子的仆从,随便谁不能给他送些?

他故意找上武梁,不过是知道他这段时间一定会着人盯着武梁那边,他故意卖个破绽好让他发现的。

“今天我来也是一样,我若不来,他也绝不会放你走的,一定会把你留住,藏好了再给我送信儿。你就是真正的人质,傻女人。”

武梁有些相信。柳水云真不是非她不可的,明明他身边,还有这么些厉害的护卫,能跟邓隐宸的人乒乒乓乓对起阵来呢。这些人不能潜回自己宅子取些银行细软来用?银庄没有存款吗?何必还非捎信儿让她一个人来。

他刚才也的确,磨蹭着不想让她离开。

吸了吸气,武梁问:“柳水云,他说的都是真的吗?你故意要拿我做人质,引他来的?”

柳水云看着她,一副不想再遮掩的样子,道:“不错,我早就活够了,我根本就不想逃,就算死,我也要死在京城繁华地,我为什么要躲躲藏藏死在不知名的脏暗角落里。我出城,是他逼我的,也是你替我做的决定,你们凭什么逼我替我做主?”

那时候在姜宅,他横剑在颈,根本就没想寻死。只不过眼看杀姓邓的无望,才装可怜骗取她的同情,在争取她做帮手,在看她怎么做。她后来果然帮他了,可惜还是没能除掉姓邓的。

所以他也不甘心当场赴死,将计就计跑出来,不过是想着再来一次,布置妥当,引他入瓮。

“你当时,是不是也想着,万一跑不掉,就先给我一刀再自己抹脖子?”武梁寒心地想,他竟然怪她至此?

她不是没有怀疑过,他回京这么久,忍辱负重这么久,怎么可能忽然就横剑要自刎?可就算有怀疑,她也愿意谅解,就算是骗,他也不过是为了活命罢了。

柳水云又笑起来,破败的嗓音果然有些难听,“你这样认为么?也对,是你先对不起我的!当初先太后没了后,我本隐居京城,那时候我已脱了籍,日子过得也安生。就因为随你离京,才被姓邓的盯上、陷害,才被迫再回京重陷泥潭。可是,你呢?你明明知道那行商是受谁指使,却瞒着我不肯讨个公道,倒同他一直交好,你看,你多长袖善舞!你说,我该不该悔,该不该恨?”

他没想过要伤她,更如何会杀她?他上次在姜宅,想要脱困,也只是装可怜骗她同情。这一次,也不过是骗她出城而已。

那时候,他出了花房过了栈桥,发现桥头守着的两人已经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周围毫无异样,便知道邓隐宸对她的用心实在不一般。

连死伤人员和周围地面都及时清理干净,不过是怕惊扰了她一场宴席,给她带来不必要的小麻烦。

这正是,他可以继续利用的。

和她,不提旧时情义,不提不忍不舍,单只程向腾在那里,他也不敢。如果他伤了他的夫人,将来太后需要人相帮相护遮掩肚子教养孩子,他不会从中报复?

如果因此失了孩子,他这一命,又丢得何其冤枉。

但现在面对邓隐宸,他如何能给她细说这些。他只有对她狠些,让邓隐宸以为他真的要她的命,投鼠忌器,他才有机会。

至于将来,柳水云想,她一定能懂他原谅他的,她心思那么聪慧,一定想得通所有关节。

——后来,武梁听说白玫已经死了,听程向腾说起太后有孕,听曾伺侯陪伴白玫养胎的人说起种种,真的立刻就懂了柳水云当然那决绝的心思。

柳水云出身低贱,因此受尽□□,如何肯让自己的儿子,再是这样的出身,再受一遍这样的折辱?所以白玫肚里的,他不允许她生出来。他从不与身边人有染,不只是感情,不只是高傲,而是不肯再让下一辈儿也低贱。

太后想借白玫的肚子?那岂不是说将来他的儿子,仍然有个戏子的娘,仍然是这样的出身?哪怕将来太后会对他另有安排,让他走上一条坦途,柳水云也不愿!

如果没有了白玫,没有了白玫的肚子,太后只能重新特色人选再做安排。他不相信,太后选不来一个身份合适的肚子,哪怕是宫中宫女呢,也好过白玫的出身。

所以,白玫必须死。

他也宁愿自己死了!

从此儿子得保,从此他有个生母尊贵的孩子,不管将来给安排个什么身份,想必都不会象他这般身如浮萍。

至于他和她曾经的旧情义,谁还有暇顾及追忆?

柳水云心心念念的,就是给自己的死找到最合适的理由,别让太后怪罪。并且能临死拉上邓隐宸垫背,也真是快莫大焉。

……

而当时,益水河畔,那么危机的情势下,武梁没功夫多想这些前因后果,有的没的。她一门心思想的,就是如何脱困。

哪怕能让他有一瞬的松懈也好,到得岸边,自己可以跳水而去。拼武力她和这些男人到底不能比,但拼水性,不说浪里白条了,这河水里安然顺流而下,还是没问题的……吧?

情形不错,邓隐宸一步步上前,他们一步步后退……下面哗哗的水声越来越响,上面也退路越来越窄。

就在那时,柳水云忽然站定,对着邓隐宸喝道:“你站住!”

说着手上剑刃往前横抹,武梁的脖子一疼,惊叫一声,感觉温热的血液立刻就流蹿出来,糊了一脖子,变成一片凉。

···

邓隐宸立马就站住不动了。

对于危险,邓隐宸这样的人,总是比普通人有更敏锐的嗅觉。

他带着人过来,看到武梁欲走,柳水云拉扯,知道他不会这么轻易放了她,自己才现身的。

原本是想自己快速靠近,先隔开武梁再说的。谁知道柳水云埋伏的人多,不但四周这几个,旁边树林里竟然也埋伏了人。一个不察,就闹出声响,惊动了柳水云。

他眼睁睁看着,柳水云亮出袖中剑,横在了武梁的脖子上。

手腕有力,眼神冷静,虽然面上还在对着武梁拗悲伤表情作态,但邓隐宸知道,他在等着他,他做好了准备,这次不同上回。

他一边接话一边慢慢靠近,听着他和武梁一句句的对话。但他却一直没能找到机会,可以一剑掷出,解她之危。

是啊,就算当时她抱着他让他应对不敏,柳水云刺出的一剑也太过凌利,他肯定有下功夫练过。这次他全神贯注,不顾性命,又哪能那么容易解围。

渐渐的,邓隐宸有些不敢太靠近了。因为他进,他们必退,一步步临近了岸边。

邓隐宸担心柳水云改变了主意,不是要他死,而是要与武梁同生共死。他若拉着她跳了水,只怕自己施救不及。

还好柳水云喝止了他。

他们之间的距离已经很近,三步,邓隐宸一个虎跃就可以扑过来,再加上剑的长度,也只需一招,就能制住柳水云,和上次在姜宅里一样。

但邓隐宸不敢扑,因为他们身后是河水。

柳水云冷声道:“把剑扔开!让你的人都退下。”与此同时,手下用力,错开刀口往前一抹,又一道口子,武梁脖子上的血流得越发欢快起来,很快滴湿了披风前襟。

这一次,武梁咬着牙没有叫出声。

邓隐宸扬手,把剑远远抛开,然后挥手,让人退下。

柳水云也没有再动武梁,只对邓隐宸笑,“你给我跪下!”

这下,邓隐宸略略迟疑了一下。大约跪下这种事儿,还是有些心理障碍的。

武梁也才想起来,为什么柳水云挟持着她,却一直没有喝止邓隐宸站住,原来他就想借助河水,让邓隐宸不敢轻举妄动的。

她狠狠盯着邓隐宸,道:“你不必!你若跪他,我就自己撞死在剑上。”

可是,显然这两个人都知道她是个怕死的家伙吧,柳水云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让剑稍离,只是用另一只手,钳住了她的下颌。

而邓隐宸,扑通一声就跪下了。

武梁:……

实在没眼看邓隐宸跪,她咬着牙挣扎起来,却根本碰不到刀刃。

倒是邓隐宸盯着柳水云的刀,淡淡嘲讽道:“然后呢,现在我赤手空拳跪着,你也不敢放了她么?”

柳水云笑起来,说放,我怎么会不放。

他脸上奇怪的笑意引人警惕,然后邓隐宸就看到,柳水云忽然身子一拧,把武梁甩到身后,接着在她背上一推,竟是把人往河里推去。

邓隐宸已经有了戒备,身子猛然前扑去够。还好够着她的一只脚,双手立刻死死抓住不放。

旁边,柳水云笑得风采绝代。

这正是他想要的境况。此时的邓隐宸趴在河岸上,手里死死拽着个人,身子无处借力无从遮挡无有武器毫无威胁,只是一块任人宰割的肉条。

落在他手里的肉条。

柳水云慢吞吞移步,站在最方便舒服的位置,拿着他的短剑,轻轻一剑划上了他的背。

邓隐宸闷吭一声。

柳水云不急不慌,拔剑,再划。

血流出来,慢慢洇红了他整个背,让人有无从下剑的错觉。

柳水云轻声的笑,曼声细语,“当初,我被人玷污,浑身脏透,你,也尝尝那浑身被染透的滋味儿吧,就用血染。”

其实一切发生得不算太快,因为柳水云想要引邓隐宸来救,所以推武梁前先是做了架式,让人能看出来他的目的,然后才推的。

但对于武梁来说,头朝下悬于半空的滋味可不好受。她先是下意识的一声惊叫,后来被邓隐宸抓住,稍稳了稳身子,忽然想,妹的她惊什么,不是正想设法跳下来的么。

低头看了看身下河水,稳住心神,想着河岸上的情景。

虽然看不见,她也知道,必是邓隐宸抓的她。

她大叫着挣扎,“放开我,我会游水,快放开。”

邓隐宸不放。一眼望下去,高高的岸崖下面水流湍急,在池塘里能游得,在这里,铁定被冲跑。

被冲跑还是好的,可以往下游寻去,可是,万一呛了水呢,万一下面有掩着的礁石呢?就只有头破血流一途了。

这段河岸向来人迹罕至,自是有些原因的。

然后,武梁不再挣了,因为上面一滴滴的血滴下来,她闻到了浓浓的血腥味儿。甚至还有那么小股,顺着她的身子,从脚到头,一路流过她的嘴巴眼睛,从额头滴落。

武梁哭出来,她不再挣,因为越挣扎乱动,只会让上面拉他越发费力困难。她只一味叫着:“我水性极好,真的极好,快松手啊!”

没有松手,只有血滴下。

柳水云看着邓隐宸血流如注,背上已经是烂肉一片,只手仍死死拉着武梁不肯松开。看看周围,他的人已经顶不住了,于是收了剑,用脚踩住邓隐宸后背。

倒也给了邓隐宸定身的力量,要不然岸边矮草湿滑,他很难借力。于是他使力再使力,终于把武梁拉了上来。

武梁被拽上岸,身形都没稳住,更不及说些什么,那边柳水云就翻脚一踢,把邓隐宸给踢下了河岸。

武梁:!!!

她有片刻的惊愣,她只看到矮草上血迹斑斑,她连邓隐宸的伤势都没看清,那人已经没了。

她听到柳水云对她说:“对不住,我不是针对你的……”,她听到他说:“都过去了,不关你的事……”

也许跟从前常出门有关,她身上的银票外面,裹了一层牛皮纸。那是她替柳水云准备的,以备将来江湖行走有个不慎落水什么的。虽然如今并没有落水,但想想这么细心给他准备,真是觉得无比可笑。

她迅速撕扯着衣裳,长衣外衫褪掉的时候,那银票包也掉了下来。她心里是想顺脚踢进水里的,是想骂他让他“滚”的,但实际她什么都没有做,她只是纵身跳起,从岸上一跃而下。

···

邓隐宸应该会游水,因为若快淹没口鼻,他下意识的拍水动作还是很正确的。但估计也就自家水塘的水准,在这样奔流的水中,他差得远。何况还是失血晕眩状态。

好在这河道不清,水底深浅不一,礁石木桩牵牵绊绊的,让他也并没有快多少。武梁简装,又顺游而下,竟然往下游不过几十米处,就看到他衣衫在水里翻浮着。

不知道已经喝了多少水了,头发散乱,衣衫褴篓,面色苍灰,一息奄奄。

扯他的衣服脱扔了,衣衫浸水太重,又容易挂住,这样她拖不动他。然后托着他奋力游往岸边,在一个小小的河弯处抓出岸边突出的石块歇息。

这个小河弯可以躲急浪,做缓冲,可恨的是两边高岸,无有浅滩,两个人不至于被冲走,却也只能泡在水里。

终于有空细看他的伤,有的伤口仍在流血,有的伤口已经发白。武梁一只手托扶着他,一只手脱衣替他包扎,也没什么章法,牙手齐上,只能把人尽量裹紧了勒狠了,好让伤口别再出血。

然后就是尽量把人往高处托着,少泡在水里。

她也很累很累,但她更想哭。

邓隐宸的背上皮肉翻滚,从肩一直到小腿,无一完整皮肤。她不知道伤得深不深,她只知道,她欠他的,很深很深。

眼泪止不住的流。

好在流着流着,她就笑了起来,因为她听到某个人虚虚却臭屁的声音,“眼泪渍伤,很疼知不知道?有仇?”

···

柳水云闹过姜府之后,程向腾当然也会让人盯着他。只是既然是武梁求着放了他,他便也不会为难他。何况这也正合他的意思,放了他去,看太后那里怎么说。

这天知道武梁出了城,他也并不着急。毕竟对于柳水云,他还是有把握他不敢伤武梁的。但后来,听说邓隐宸尾随,他急忙也追了过来。

还真就差点儿出了大事儿。

找到武梁的时候,那情景真是,让程向腾不知道该怎么说。

武梁身上衣服尽除,只着小衣。小衣类似兜肚,前后有挡,但胳膊与脖子都赤果果露在外面。

脖子上伤痕也已经翻白了,狰狞难看。

这样的她,怀里还死死抱着一位。那位身上裹得倒紧实,但程向腾看到,他是醒着的。

他远远的就扬声叫喊,就是想惊动他们,听到武梁的大声呼应,他让人放筏子靠过去。

然后他看到,姓邓的挣着身子靠近武梁耳朵,似乎在悄悄的说着什么。

那姿势!!!程向腾脸更黑几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