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8章:阴谋计划全落空

小说:无上念诀作者:云1冲更新时间:2019-05-19 00:28字数:157719

第058章:阴谋计划全落空

  段言挥击而出的两个冰塑铁拳,一左一右夹击迎向了那把由无纹钢打造的宝剑。

  无纹钢这种钢材,实属罕有金属,从矿山中挖出来的原材铁料,就不带半点杂质,精打百炼成钢后,比云彩纹钢还要珍贵。用这种钢材打造的刀剑,实属宝刀宝剑之列。一滴血滴落在上面,只要轻吹一口气,血滴就会像一粒滚动的珍珠一般,从头滚到尾,都不会有半点的残留。

  那把宝剑破空生风,来势如同闪电。段言挥击的两个冰塑铁拳,去势不急,却沉稳无比,猛地交叉的一刹那,火花耀眼中,冰塑铁拳竟然一左一右将宝剑夹死住,生生地将蓄含剑内的电闪急势的力量,给抵消掉!砰砰!

  两个冰塑铁拳,在段言“以气御物”的御动下,如同自己的一双拳头将来剑钳死住。冰塑铁拳从剑的两面绞合在一起,这冰与剑的相碰,竟尔发出一种钢与钢的相撞声音。当!冰塑铁拳与无纹钢宝剑,同时掉落在地下。

  “段家少爷,有两下子。看拳!”护内大卫眼见宝剑,被段言那双冰塑铁拳生生夹住,而段言暗中催发“御”的秘诀,将宝剑钳落在地,已经不在他的掌控之内,心中微微一愕,旋即勃然大怒。倘若连段家少爷也摆不平,他又怎么逼出仇恨天现身?当下一声暴喝,运起丹田灵气贯入手臂,化为澎湃的力量涌在拳头上,陡然身形跳起,往底下的段家少爷斜身扑击了下去。

  这九星灵士的拳力,已经惊悍无比,加上这居高临下的一扑之势,拳力之雄劲竟尔有种连地面都能轰沉的凶猛。眉头微微一紧,虽然是第一次施展这“葵花冰”的冰力攻击,可是眼见连番施展,都能杀敌制器,而且是屡试不爽,段言根本就没将护内大卫这一拳看在眼里,又是气沉丹田,猛地里飙起一道寒冰灵气,在经脉上斗转如飞,砰地一记“葵花拳”破空迎击而出。

  这帮大内高手,竟然没有跟随皇后一同回京都去,看样子是皇后的意思了?想到这里,段言心中突突一跳,看来只有将这护内大卫制服住,或许可以从他嘴里弄到一点皇后的意思。

  心思电转,段言手臂不停,又一个冰塑铁拳,虎虎生风,自右手之上脱飞了出去。早在强化训练之后,段言在修练灵气之时,每每感觉到体内灵气有种狂泄而出的压抑,没想到练成这手“葵花拳”之后,正好将这投压抑给排解了出来。一拳击出,外放的灵气就在拳头上瞬间结化成拳头的影子,然后化影成实,叮然作响,借着击打而出的拳力,猛地激射了出去,别有一种甘畅的痛快。

  “嗨!”眼见对方,以气化实,击打出硬如铁锤的冰塑铁拳,猛然迎到,护内大卫身在半空,陡然一声大喝,右拳也是狂猛地暴轰了上去。刚刚见证了对方的冰塑铁拳,将自己成名一剑钳落在地下,显然对方的实力,不容小觑,这多少出乎护内大卫的意料之外。而且制服段家少爷这事,关系整个计划的运行,举足轻重,不容有失。是以,这一拳,几乎是倾尽了护内大卫的全身余力,暴轰而上。

  这一个肉拳,一个冰拳,竟尔要在空中骤然相撞在一起。

  眼睛大睁,嘴巴也有些微微张开,埋伏在四周的大内高手,见他们的头头以一只肉拳,迎击一只冰拳,都不禁有些惊讶和错愕:貌似这很不划算呀,怎么说这样一撞,肉拳肯定吃痛的,而冰拳只不过是一个由寒冰结塑成的拳头而已,乃是死物,毫无知觉,就算将它轰成粉碎,也是根本不知道疼痛的。头头竟然要拿自己的拳头,跟这一记冰拳全力一拼,是不是有点头脑发热了?砰!乒乒!

  肉拳与冰拳的猛然相撞,在空中闪烁出一阵夺目的光芒。冰拳竟然被护内大卫的肉拳给轰成四分五裂,散碎了开去。护内大卫心中微微一喜,但脸上还没舒展开一个笑容,一股钻心的疼痛,像刀子一样猛地里从五根指头上钻入腕骨之中。护内大卫心中大骇,夜色下瞧向了右手,不禁生生震住!

  这时,护内大卫飘身落地,用另一只手托住了右手,怔怔而立。这模样看上去,他的右手似乎变得沉重无比,显然已经受到重伤了。

  刚才一记拳力,虽然将段家少爷的那个冰拳,给轰成粉碎,但是,冰拳与护内大卫拳头接触的一刹那,冰拳之内的寒冰力量,竟然透过指背传入了指骨之中,生生地将他的整个右拳给冻成了一只冰拳!

  一股感受得到的寒冷冰痛,瞬间就将整个右拳的知觉麻痹掉,整个右拳就好象给卸掉了一样,不存在了。

  “哼哼!”小嘴一翘,段言冷冷一笑,“大卫大人,厉害,果然厉害。既然大卫大人驾临我段家,那我可得好好向你讨教讨教了。请大卫大人再接我一拳!”

  虽然冰拳被这家伙击碎,可是寒冰力量却将这家伙的拳头给冻成了冰拳,这家伙再怎么厉害也就两只拳头而已,可自己的冰拳却是打之不完,只要体内灵气还有,就可以击打出更多的冰拳出来,只要将这家伙的另一只拳头也冻住,看他还怎么傲慢?

  闻言,护内大卫大吃一惊,这才恍然过来自己吃了大亏,眼光一冷,突然叫道:“计划有变,马上实施第二个计划!”

  段家少爷的实力,飙升到完全打乱了这护内大卫的第一个计划。这第一个计划是要活捉段言,以此逼迫仇恨天的现身,可现在护内大卫受了伤,根本奈何不了段言。

  “遵命!”一声哗然应喝,突然自段家庄园的四面八方同时响起。

  “段家人听了,奉旨捉拿仇恨天,段家包屁罪犯,一同抓走!”呛呛呛呛!

  大刀长剑纷纷出鞘出匣,段家庄园的正门、后门、左右旁门,即时涌进“阔刀卫”与大内高手;墙头上,也是给他们站守住。团团的人头躜动,起码有三百号人之多。他们的突然闯入,就好象抄家一般的大动仗,即时将段家上下的人全惊忧了起来。

  没一会,这些“阔刀卫”、大内高手,开始四处踹门,将门踹得乒嘭作响,还大叫道:“段家夫人、小姐、三个长老、管家、下人头目,一个也别放过!如有反抗,格杀勿论!”

  “啊,你们——?”段言大惊失色,这帮家伙,竟然如此硬行,一遇反抗,格杀勿论?那跟灭门有何区别?

  原来这所谓的第二计划,是拟段言逃脱了,也就将段家全家捉拿关押起来,以此要挟仇恨天的现身。现在段言没有逃,却只是降不住他而已,逼不得已之下,这护内大卫便将这第二计划实施了出来。砰嘭!哐啷!“你们干什么?”“干什么?都出来乖乖就擒!”

  门板被踢开、踹飞,佣人、家丁们一个二个被生擒住。这帮“阔刀卫”及大内高手的突然闯入,让家族的弟子们一点防备也没有,大部分都被制服住。有几个进行反抗,却被这些家伙挥刀斩杀了。“娘,这些什么坏人,他们要干什么啊?”

  突然传来妹妹段玲的惊叫声,段言吓了一跳,大叫道:“你们不许伤害我妹妹。”正要往妹妹的去处跑过去,护内大卫一撇头,登时有八九个大内高手堵住了去路,护内大卫更是以气御剑,将那把宝剑从地下御了起来,直直地指着段言的背门,以防他出手击杀这些大内高手们。

  “将他妹妹捉来!”护内大卫知道段言不好控制,要是将他妹妹捉到跟前来,用剑架在她的脖子上,说不定就能将段言要挟住。

  “是!”一名大内高手马上朝段玲的声音来处奔了过去。

  “妄想!”段言大急,一声喝斥,只听得叮一声细响,右手五根手指尖上,赫然便是五朵锯齿葵花冰。

  围堵住段言的余下八个大内高手,只看见五道白光一纵即逝,而他手指尖上的五朵锯齿葵花冰,已然不知去响。这八个大内高手一阵错愕之际,那名跑出去欲对段玲不利的大内高手,猛然身子往前蹦起,啊一声惨响,扑出了四五步开外,拧了拧身子几下,就不动了。

  这八个大内高手生生唬住,手执长剑,只围着段言不停地挪动,生怕对方突然朝他们赏来几朵锯齿葵花冰。这些犹如神匠打造出来的锯齿葵花冰,从段言的第一次露手,到现在为止,也就三次,可是每次都百发百中,每次都能要人性命。这在他们看来,几乎就成了索命的代名词了,如何不吓得心惊胆跳?

  “哥哥,哥哥……”楼廓的转角处,蓦地出现一个“阔刀卫”,沉重的钢刀就架在妹妹那嫩稚的脖子上,逼着她一步步朝这里走了过来。

  眼见段玲被控制住,并逼了过来,护内大卫的脸上,顿时露出一丝如释重负的轻松表情,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段言:“怎么样,段家少爷,你妹妹这么可爱,我想你也不希望看到她的小脑袋,被人从脖子上砍下来吧?”

  “你们……”气恨交织,段言上前一步,岂料步子刚刚一动,那名“阔刀卫”即时出言喝斥道:“不准过来,再过来,我一刀下去了。”“段家少爷,你还是乖乖跟我们走吧。”护内大卫道。

  正在这时,母亲、三个长老,也给几个“阔刀卫”押着走了出来。

  “你们快放了他们!”段言勃然大怒,一声暴喝,拔足冲掠而上,突然间脑海中灵光一闪,猛地里身形拔退,两个起落就翻身跳到了围墙底下,跟着啪啪两脚踢出,人已经翻上了墙壁:“你们给我等着,要是敢动我家人一根毫发,我将你们剁成肉酱不可!”跟着人影一闪,就跳出了墙外,一下子消失掉了。

  “这小子,要干嘛去?”眼见段言看到亲人落入他们的手里,那气恨交织的神情,是那么的关切揪心,怎么突然之间就逃跑掉了?

  护内大卫心中一怔,有些琢磨不透段言这是贪生怕死呢,还是搬救兵去了?

  想起他临走前抛下的那句狠话,似乎是去搬救兵去了。可这荆州城中,便是连吕县官也得看他们大内高手的脸色,他还能找谁搬救兵去?莫非,是去请他父亲——仇恨天现身搭救?如果是这样,那好极了……“将段家上下老小,全部捆绑住,押走!”

  护内大卫喝令完毕,这些“阔刀卫”们,以及大内高手们,顿时忙活了开来,拉人的拉人,找绳子的找绳子,愣是忙了一顿饭的工夫,才将这人员庞大的段家的一些重要人物,捆绑住,开始押走。

  还没走出正院大门,蓦地外面传来一阵刹刹刹刹的脚步声,整齐的步伐,加上数以千计的人数,竟尔将整个地面都撼动了起来…… 起点中文网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