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二、胡不归(终篇)

小说:执妄纪事作者:墨芡汐更新时间:2019-03-21 00:06字数:268905

三年,不长也不短的时光里,众人已经都有了自己美好的结局,瘟疫的事情结束之后,大地上恢复了从前的宁静祥和,之前的事情好似从来不曾发生,没有丧失,没有那场瘟疫,更没有那名从三千年前醒来的青衣少女。

十三娘随御四方回了冥界,继续他们打打闹闹的生活;白古和兮唯两人决定弥补那些错过的时光,一起去游历天下;苏灿则是继续一个人流浪行医;敖甲回了自己的龙宫,继续在失踪和寻宝的传说里生活着;白小白自从认识了敖辰之后就踏上了冒险的不归路,此时,也和敖辰说好要结伴去深山冒险。

每个人好像都得到了他们想要的如意生活,看上去快乐幸福,前提是,不去触碰那些那些隐藏在时光深处的伤口。他们是有些气恼式微的,气恼她早就做好的准备,气恼她的不辞而别,更气恼她竟然想抹去她曾经来到过这个时间的痕迹!若非是苏灿及时发现,现在的他们,早就将她忘得一干二净!

虽说这样分别很痛苦,可是遗忘,却不是最好的办法。

执妄山。

“式微,式微,胡不归?微君之故,胡为乎中露!

式微,式微,胡不归?微君之躬,胡为乎泥中!”

清脆稚嫩的声音混合着秋日清晨的阳光和凉风,想的格外清新宜人,循着声音过去,只见一小小的声音正弯着腰埋在花田里拔草,处于身高原因,只露出一个小小的屁股在外面。

式微,式微,胡不归……

不远处的男子半坐在竹椅上,手里握着一杯已经凉透的香茗,目光落在桌子上被翻了一半的医书上,这是她以往的习惯,沏一壶茶,捧一本医书,就着温凉的阳光,那位青衣少女就能在这里坐上一天,青衣墨发,时光静好,就如同岁月里一朵开在尘埃里的花,宠辱不惊,风云不动,令人驻足神往。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习惯了坐在这里,自己沏茶,看那些晦涩难懂的药理。当年他以为她喜欢坐在这里是因为这里阳光好,到如今他自己坐在这里才发现,这个位置刚好能看到上山的小路,无论是谁来执妄山,她总是能第一个看到。

式微,式微,胡不归……

她总是那样,把话说绝,但做事却总是留有余地。每一次,每一次当他要对她绝望的时候,却发现她偷偷留下一个小小的缝隙,给人重新带来希望。

可是,式微,这一次,还会有这样的希望吗?

三年了,你怎么会这么狠心的抛下我,抛下你好不容易得来的亲情和友情,抛下我们年幼的孩子,三年了,你为何,还不归来?

阎钰紧紧地握着茶杯,唇角浮起一抹苦笑,其实是他在自欺欺人了,当时的场景,大家有目共睹,只是他自己一个人不肯相信罢了,三年,恍恍惚惚的生活,他几乎每天都能看到那么那抹青色的身影出现在他眼前,可兀一触及,便烟消云散了。白古劝过,御四方劝过,甚至连恨他入骨的苏灿都忍不住朝他大喊,她的师傅已经死了,不会再回来了,可他,却不敢听,不敢相信。

式微……

从来没觉得阳光有这么好看过,晃得人几乎有些眼晕,拿手遮住略有些刺眼的眼光,弯腰走来,伸伸手臂,感觉全身都被金色的眼光包裹着,每一个毛孔都张开,身上暖洋洋的,很是舒服。

从来没有感觉这样轻松过,没有迷茫,没有冷漠,没有仇恨,也没有压在身上的重担,有的,只是亲人的思念,爱人的等待,这样纯真的感情,她很喜欢。

缓缓地从山顶上踱步下来,唇角带着浅浅的笑意,衣发飘舞,显示着她此刻的好心情,执妄山上,她住的房间还好好的保存着,那个男子背对着她坐在竹椅上,背影僵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远处的花田里,一个小小的身影从花丛里冒出来,对着她灿烂一笑,露出缺了两颗门牙的笑脸,甜甜地喊了一声,“娘亲~”娇艳的鲜花,稚嫩可爱的笑脸,式微觉得,此刻的她好像拥有了全世界。

一声娘亲,那人猛地一下转过身来,看到她,身体更加僵硬。

式微轻轻一笑,“我听到有人在问我,胡不归?我听着语气诚恳亲切,很满意,就回来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