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盟

小说:秦皇汉武作者:晏央更新时间:2019-05-19 00:53字数:101084

为了收拾公孙操,姬喜听从红鸾的吩咐,去找乐乘了。

君王、上将军与丞相三人就如同三个角,支撑着国家的运转。姬喜现在刚刚登基,手中无权又无人,因此,若他想要对付公孙操,势必要得到乐乘上将军的支持。

只是,想到乐乘的性子……姬喜不由捏了捏额角,感觉有些头疼。

这辈子,姬喜真正怕过的唯有三人,一人是他已故的父皇,一人是丞相公孙操,最后一人便是上将军乐乘。

他父皇燕孝王自不必说,从姬喜幼时起便对其管教甚严,因恨铁不成钢,基本没给过姬喜几个好脸色。公孙操有权有势,在燕王宫中素来横行霸道,又有弑王凶名,从前姬喜手中无权,见了公孙操便如同老鼠见了猫,生怕惹了他不高兴哪一日就被人给宰了。

至于乐乘……乐乘身为武将,为人颇有些刻板,性子强硬,与燕孝王相似,因看不上姬喜,没给过他几个好脸色,姬喜见了他,心中便发憷,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可若要从乐乘和公孙操中选择一者与之打交道,自然还是与前者相处更为安心。毕竟乐乘是个正直的人,不似公孙操,随时可能噬主。

想到此处,姬喜咬了咬牙,走进了乐乘的书房。

书房中,乐乘正眯眼小憩,听到脚步声,睁开了眼:“君上的来意我已知晓,敢问君上,打算如何对付公孙操?若仅仅是要从公孙操手中夺回权柄,则不必来找我。”

姬喜听得心中一惊:“该如何行事,还请上将军教寡人。”这是姬喜与红鸾事先商量好的对策,倘若乐乘不愿意接受姬喜的提议,适当地做出让步以换取乐乘的支持是必要的。

乐乘睁开眼,他虽已须发皆白,眼中却透露出一股子精明矍铄:“君上当知道,打蛇不死,反受其害的道理。而今朝中虽然看似公孙操独大,实则何止一公孙操耳!”见姬喜面露疑惑,犹有不明,乐乘索性将话语说得透彻:“公孙操一党,在朝中盘根错节。此番公孙操得以重掌重拳,实为必然。君上可有决心,在朝堂上来一次扫荡,将公孙操一党连根拔除?”

“这、这,这恐怕牵连甚广。”姬喜操了擦额上的汗:“若将臣子们都贬去了,谁替寡人处理朝中之事?老将军,你莫不是在开玩笑吧!”

“君上觉得老臣可是在开玩笑?将那些个不忠的都贬走了,再重新找新的便是,又何好为难的!那些人在公孙操手下久了,颇得公孙操真传,若是留着他们,君上日后可能高枕无忧吗?”乐乘冷哼一声,姬喜额上的汗顿时冒得更欢了,乐乘侧过脸,露出受过伤的那半面,只见他半张脸孔被一道长长的疤横亘着,扭扭曲曲犹如蚯蚓,森然可怖,姬喜禁不住腿脚发软,后退了两步,扶着桌案,方才站稳身形:“自然不能,上将军说的对极了,有上将军这样的国之栋梁实乃我大燕之幸,一切都依上将军所言!”

乐乘这才缓和了颜色:“君上恕老臣无理了,此番老臣若是站在君上一边,也算是彻底与公孙操一系结了仇,老臣只想快刀斩乱麻,实在不愿日后再与公孙操余党纠缠。”

姬喜嘴上附和着,心中却是又惊又惧,对乐乘忌惮更深。不过此时,他心中又隐隐有一丝放松:从前乐乘对刘彻甚为喜爱,他还颇为担心,此番行动中,拥有兵权的乐程会不会偏向刘彻,如今看来,倒是他多虑了。他一个成年男子尚且惧怕乐乘的气势,看不透他,刘彻一个小儿,又如何能够让乐乘心甘情愿地拜服,继而为其效命?

还未到关闭城门的时刻,城中已开始戒严。驻扎在蓟城之外的军队分散做好几股,扮作百姓的模样,秘密入了城中,今晚,注定是个不宁之夜。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