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征途(终章)

小说:神战传奇作者:慕容夜安更新时间:2019-04-23 14:10字数:224569

  “走吧。”

  慕寒和云溪幽心意相通,不愿再在这个地方做分秒的停留,于是全速离开身后尸身重重的山峰。鬼物和魂影之间激烈的战斗还在继续,轰隆隆的巨响伴随着地动山摇,震慑十方生灵,毁天灭地的能量碰撞让一座座陡峭山壁夷为平地。

  携手奔行的慕寒和云溪幽没有按着来时的路离开,那样会多给自己找来一份危险,两人咬紧牙关,把全身的力量都释放而出,在山峰间最偏僻的小路穿梭,越行越远。

  金色的阳光刺破懒散舒卷的云层,透过笼罩翠绿山岚的淡雾,洒在山路上,好像有一点点金色斑点正调皮地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跃动。

  越向深处去,淡雾越发厚重浓密,到最后连金色骄阳都无法穿破,山林苍茫,古木在雾气中伸展腰肢,竭力想要突破数十丈的云雾,汲取最温暖的柔阳。

  越过重雾横锁的山峰,跨过碧水成镜的无边湖泊,穿过蛮荒凶险的原始森林,走过一望无际的平原,也不知过了多久,慕寒只是觉得身体内最后一丝一毫力量都被榨取干净。

  慕寒抹去额头上厚厚的晶霜,转头看着身旁的白衣女子,便知道她的情况一点都不比自己好。两人相互扶持,早把生命交到了对方手里,在平地上跌跌撞撞前行,亦步亦趋。

  最后,慕寒感觉到酸痛的双脚齐齐一颤,就再也不受自己控制,膝盖一弯,整个人如一块坚硬的石头般栽倒在地。而他扶住的白衣女子也是痛哼一声,仿佛一片衣袖般飘盈倒地。

  不知道这个地方离那座山峰有多远,同时也不知道强大的鬼物或者魂影是否会追踪而来,只是两个人真的再也挤不出一丝力量,宁愿在这个地方化作朽木,永埋土壤。

  “起来,溪幽。”慕寒嘴唇都咬出了血,手臂猛然一用力,慢慢将白衣女子抱起,然而这一切都是徒然,他连自己站起的力量都没有。

  “我想回去,我想回云涯之城。”云溪幽如梦呓般痛苦念着,柔如无骨的手臂无力举起,又倒了下去。

  “溪幽,你起来,我背你。”慕寒艰难翻了一个身,头埋在草地之中,汲取着草木精华散发的木元气息。他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力量,一下子撑着地面坐了起来,然后拉着白衣女子向背面靠去。

  “慕寒,你背不了的。”云溪幽冰冷的脸颊浮现一丝哀愁,眼角滑下一丝清泪。

  女子只是奋力挣开少年伸来的手臂,却没发现十一道黑影飞掠了出来。微微的数道浮光亮起,云溪幽就感觉到自己身子轻飘飘的,落到少年背面上,而那十一道黑影聚成两扇巨大有力的翅膀,托住少年,摇曳飞了起来。

  云溪幽有些恍惚,以为一切都是梦境,“这是什么?”

  少年大概是轻声笑了笑,“带我们逃命的好东西。”

  鸠尸和十尊骷髅魔兵,一直都躲在落神坠里,慕寒现在不得不动用这十一个傀儡了。先前逃脱之时,由于离大战的山峰太近,将傀儡唤出,势必会让那只千手千脚的鬼影感应到,而现在两人所置身的平原离那个地方已经足够远了。

  若是依旧能被神通广大的鬼物感应到,慕寒也唯有冒险一试了,不然只能等死。

  鸠尸与十尊骷髅魔兵合力的速度极快,飞在高空,就算慕寒倦怠至极,也是觉得心旷神怡,一股豪气油然而生,燃烧着全身的血液,沸腾。

  瑰丽壮阔的大好河山尽在眼底,原本巍峨雄壮的山脉就像是一条缓慢爬行的蚯蚓,而那些澄静的碧湖却如一小块透明的琥珀,镶嵌在色彩斑斓的地势中。

  突然,极远处一片灰暗,就好像黑暗在那个地方猝不及防拉开帷幕,逐渐向四周推移,片刻,小半边天都被浓重的黑暗笼罩,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如九天惊雷,一阵比一阵狂暴猛烈。

  “妖族大军。”慕寒心里一冷,脑海中有一个不好的想法浮现出来。

  鸠尸和十尊骷髅魔兵飞掠的这片天地,离妖族大军奔袭的地方不知有数千里,但依旧可见灰尘漫天,兽如潮水,也不知这只妖族大军的数量到底有多庞大。

  慕寒想起妖族大军围困泽水秘境时,仍然有些后怕,无穷无尽的妖兽、恶兽腾起庞大精悍的身躯,如一尊尊灭杀十方的战兽般悍不畏死,将神器碎片幻化的泽水秘境毁灭。

  那次的逃脱纯属侥幸,而云涯之城的这次呢,云成霄必定不会弃城逃亡,而是奋起反抗到最后一刻,坚固的云涯之城,能否抵挡住兽群潮水的冲击,谁也不知道。

  “妖族大军?这一定和云涯之城有关系。”云溪幽抬起头,涣散的眼神中充满浓浓担忧。

  慕寒早就应该想到,鬼界会利用妖族大军的力量来破云涯之城。慕寒知道妖族和他不同戴天,想要不惜一切代价杀了他,若是鬼界透露他就待在云涯之城,妖族大军必定会不顾一切前去。

  鸠尸曾说过,鬼界不动用一丝一毫的力量就要让留在大陆的妖族大军全军覆没,这一点也完全没有悬疑了。云涯之城被破,鬼界的通道被打开,这一只妖族大军就算力量再庞大,也会被人族的力量斩杀殆尽。

  “我们回去好不好?”云溪幽用近乎哀求的声音对慕寒说道。

  慕寒心里猛地揪了一下,他看着泪痕满脸的女子,轻轻摇了摇头,然后用念力驱使着鸠尸慢慢落了下去。

  一处断崖的边缘,两道人影依偎坐着,如一块栩栩如生的石雕。

  “带我回云涯之城。”云溪幽不间断地说着。

  慕寒摇头,“我们回去对云涯之城是一座负担,事情会好起来的。”

  “回去一起死。”大概是想到了城中的父亲,云溪幽的眼圈又红了起来,这个冷若冰霜的绝美女子,从来都不知道眼泪为何物,却在今天几乎将眼泪流干。

  慕寒咬牙,继续摇头,“我答应过城主,一定要保你周全。”

  这样静静坐着也不知过了多久,只是轰隆隆的万兽奔腾声一直没有停过,越演越烈。等到暖黄色的夕阳燃烧着苍穹,展开温柔的翅膀,抚摸着无边际的山河,最为尖利骇然的一声怒响从极远处传了过来,数万里大地同时震颤摇晃。

  慕寒向云涯之城的方向望去,便见一道浓黑的光柱如一把利剑直冲云霄,将天地染成一片漆黑,就算隔着数千里的距离依然看得一清二楚。

  浓黑光柱不断从城里喷涌而出,升腾到高空便散为密密麻麻的影子,一片片飞向四方,在神战大陆隐匿下来。

  慕寒闭上眼睛,他知道云涯之城必然被破了,连封印鬼界通道的仙阵都被破坏了,这些鬼物无穷无尽从通道里涌出,然后潜伏在神战大陆各个地方,伺机而动。

  怀里的女子没有说话,但慕寒却感觉到她浑身止不住颤抖着,很快,一滴滴冰冷的液体就把自己的衣襟打湿。

  云溪幽还是说:“我们回去吧。”

  “好。”慕寒心神沉痛,面向东方,扶着女子站起。也就是这么一瞬间,他就听见一声微响传来,一道淡黄色的影子从断崖下方跳跃而上。

  “是你。”慕寒看着募然出现的叶冰筠,没有悲喜。

  崖边的黄衫少女依然挂着无邪的笑容,但却没有一丝顽皮和任性,看着慕寒抱着柔弱不堪的云溪幽,也没有争风吃醋。

  “臭柱子,你没事就好。”叶冰筠笑了笑,又道:“先坐下呀。”

  “说吧,你不是一个普通人,能一下子从深深的崖底飞到如此陡峭的悬崖边缘,你比我和溪幽加起来都厉害。”慕寒声音有些冷,他不希望叶冰筠在这个时候笑,那笑让他有些寒心。

  “对,我不是一个普通人。”叶冰筠像是知道慕寒的心事般,收敛笑容,恍然低声道:“我和你来自一个地方。”

  “你是说……”慕寒怔了怔。

  叶冰筠摇头,“你应该知道,我说的不是小庙村。我是说,我们来自最神秘的地方,我知道你的身世,你是我的少爷。”

  慕寒的身子刹那僵硬,怀里的女子感到有些异常,抬头看着少年阴晴变幻的脸色。

  “你要振作起来,好好活下去,我便告诉你一切。”叶冰筠站起身子,也不知她掐了一个怎么样的法诀,慕寒的额头上立即现出一个神秘的青色印记,等她又打出一个法诀,慕寒额头上的印记才消失无踪。

  “你中了玄鬼尸气?”叶冰筠俏丽惊讶不已,一下子跳起来尖声叫嚷着,吓了慕寒和云溪幽一跳。

  “所以我决定到鬼界一探,把九幽之水取来。”

  “不行,那太危险了。”云溪幽和叶冰筠几乎同时说道。

  “要不然,我只有在这里等死了。”慕寒此话一出,云溪幽和叶冰筠都不出声,她俩都知道玄鬼尸气的歹毒,中此尸气的人随时有可能成为傀儡。

  “少爷,放心,会有很多厉害的人来保护你,我也要和你一起去。”叶冰筠摇晃着慕寒酸痛的手臂,恢复那一副天真无邪的少女模样,生怕自己会变抛下,不过她这一下改了称呼,倒让慕寒很不习惯,一阵子过后才知道是在叫自己。

  “我也去。”云溪幽迟疑了一下,还是忍不住说出心里的想法。

  “好,都去。”慕寒知道自己无法拒绝这两人,便只有爽快答应下来,他看着欢呼雀跃的叶冰筠,哼声道:“你是我的丫鬟,到时候一切都得听我的。”

  “臭柱子,不要脸,我只是你的贴身护卫,可不是什么丫鬟。”叶冰筠嘟着嘴,一脸愤然。

  “护卫也好,一切也得听我的。”

  “哇,臭柱子,快把你的咸猪手放开,这位姑娘都能自己走了,你还抱着人家占便宜。”叶冰筠在一旁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让慕寒和云溪幽尴尬不已。

  夕阳纤薄无力,夜幕即将拉开,三道身影在陡峭山路行走。叶冰筠活蹦乱跳,像一个没见过世面的顽皮孩子,而慕寒和云溪幽心情终究高兴不起来,慢腾腾跟在后面。

  慕寒微微叹气,募然停下脚步,引起叶冰筠一阵不满的叫嚷。

  云涯之城,这座仙城不管现在变成什么模样,它都曾存在于无数人的心里,它的一砖一瓦都是日积月累的故事,没有谁能把它真正毁灭。

  而凌弘文呢,虽然一直毫无音信,但慕寒相信他正在继续自己的精彩,也许这种精彩需要用鲜血和伤疤来交换,少年,我张扬的少年,谁又会惧怕流血和伤痕。

  “慕寒。”

  慕寒在心里念着自己的名字,他觉得,自己的征途也才刚开始,未来的凶险和精彩一定胜于现在百倍。他可能很快就会知道自己的身世,然后用九幽之水化除玄鬼尸气,就像刚到神战大陆一样,继续在这片广阔的天地豪气冲霄,踏歌弹剑,逍遥闯荡。

  无论高歌猛进,亦或敌人的剑已经刺进自己的胸膛,征途都没有结束,这只是一个开始。

  背着剑的少年,胸腔里若还流着最后一滴鲜血,他就应该握剑战斗。

  “我会继续战斗。”

  慕寒握着九阳符剑,仿佛在幽冷的剑刃中看到了未来。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