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惊世言论

小说:代嫁娇医作者:玉清宸更新时间:2019-05-19 00:53字数:401318

皇帝身形微微一怔,不可置信的伸出手,上下指了指轩辕朗,紧绷的脸突然有了丝惊讶的笑意,让他突然忘记此行的初衷。

“朗儿”

他轻唤了他的名字。

这喊声第一次这么亲昵

儿时,轩辕朗还特别艳羡父皇喊其他兄弟时那份饱满的情绪,只是每次喊起他的名字时,不免语气了听出了沉闷和无奈。

他是个不被皇帝待见的皇子,其他兄弟能文能武,而他只能做轮椅。

“朗儿?”

他又唤了声。

好像还是不能确认这个面前高出他一头的俊朗少年,竟是那个终日与轮椅为伴的老五。

皇帝突然觉得自己一下子老了,现在的轩辕朗在他眼里好似一夜长大了一般,在抬头凝望他的眼神时,竟有些回避,半晌才又哽咽了一句,“能重新站起来就好”

林公公跟在皇帝身后,也是无比震惊,可他的视线在五皇子身上打量了一番后落在了娇兰的身上。

众人赐了坐摆好了茶,其乐融融,唯独太子妃生着闷气双手搅着帕子满脸的不服气。而另一边皇帝利索的甩了袍子坐在了太后对面,娇兰刚想搀扶着轩辕朗坐下,没想皇帝呷了口茶,甩了甩衣袖道了句,“让这小子站着吧,坐着仰视了这么多年,换个角度看看咱们,也适应适应。”

皇帝这话一出,太后心疼了,“朗儿刚能站着走几步还是别累着了,让孩子坐着说话,这一屋子的人都坐着了,皇帝您让他站着倒像是思书堂的刻板教书先生罚站学生了。”

“罚站?”

皇帝乐呵直言道,“能够罚站的过失那都是小事了,只怕有些事不是单单罚站就能揭过去的”

太后心知肚明皇帝这话中之音,不光是太后,怕是在场的每一位都明白这其中的意思。只是皇帝还没有直接点题,谁都吃不准皇帝会不会因为五皇子突然能站立了,而对他违逆旨意的事情有多大反应。

只是这么一直打太极,也不长久。与事没有解决,这件事还是得放在明面说道。

“对啊父皇,捍卫到皇帝威仪的事情是不能这么久揭过去了如果不加以严惩,以后姐妹都争相效仿嫉妒成性,不安守本分以后这内院不是乱套了。以后咱们这些福晋还要怎么主事啊”魏梦怡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她就知道皇帝与太后不同,太后一味宠溺,皇帝却最看不得有人在他头上动土,于是见缝插针在众人面前又挑起了此事。

皇帝听了捋了捋胡须,魏梦怡话音落了半晌,才“哦?”了声。

然后,然后就噤声了。

魏梦怡瞧着这气氛营造起来了,心底独自暗爽不已,这是要雷霆震慑的前兆吧她顿时觉得整个紫云宫的上空都笼罩着一层厚厚的乌云。力压而来,唯独她的头顶上方是晴空万里的。

“朗儿,你来告诉朕,也说道说道这事,是朕赐你的美人不合你心意?还是这兰丫头”皇帝一面说着,一面拍了拍腿,一副洗耳恭听之势。

“此事与兰儿无关是儿臣不想要美人”轩辕朗坦而言之。

他确实不想要什么美人,也不需要,一个辛家丫头他还没搞定拿下,再来几个?他可不想累着自个。何况这身体也不允许

皇帝挑了挑眉,饶有兴致的道了句,“倒也有些担当,可是生为男儿。哪个不是三妻四妾,妻妾多了子嗣自然来,你也老大不小了吧,你七弟孩子马上都快能鞍马射箭了,你要朕说你什么好”

“可女人又不是单单用来生孩子的”娇兰坐在角落里不声不响吃了口茶点冒了一句。

此话一出,震惊四座。

在场的几个福晋相互交换了眼神。

瞧。这就是那个敢把皇帝赐的美人贬为奴婢的女人

瞧,这样不守夫纲大逆不道的女人,迟早要被言论淹没,杀头那更是迟早的事

另一边魏梦怡特别满意的看着莘娇兰自掘坟墓,在燎原的星星之火上就添了把油,现在她什么话都不要说,那个笨蛋已经把自己慢慢玩进去了。

唯独皇帝怔了怔,半晌开口问道,“不生孩子还能叫做女人?”皇帝对于这样出于常人的惊人之语没有动怒,反而抱着一种研讨,或者更低的一个姿态,叫请教。

“回父皇,兰儿的意思只是觉得生为女人终身依附男人过日子是最可悲的,至于生孩子,那得遇到对的那个人生属于两个人最情投意合的那个孩子,而不是是个女人就能生您的孩子,那样并不能彰显男子有多厉害,反而甚是可怜”

女人依附男人过活是可怜的?

什么生情投意合的孩子?

怎么三妻四妾的男人就可怜了?

娇兰一席话一出,在场的福晋们纷纷觉得这大胆的言辞简直侮辱了她们的人身观,女子出嫁前从父,出嫁后从夫,能够依附男人生活那是她们引以为傲的本事,至于生孩子,大户人家娶得起媳妇从来没有怕孩子多养不起的,子嗣多说明这个家族人丁兴旺万事风顺,可怎么到了这个侧妃嘴里,这些左拥右抱享齐人之福的男人们还可怜了?

这些违背常理的言论,真是不知所谓。

郭氏也有些听不下去了,唤了声五妹,少说两句,暗地里还给娇兰使了使眼色。

娇兰知道郭氏心善,这是在提醒她,言多必失。

可娇兰朝她莞尔一笑,算是感谢,遂抬头迎向众人的目光,再次轻启朱唇道,“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这一心只能一对一,多一个都嫌挤更何况三妻四妾”

一对一?

这附庸风雅的说些诗词肆意畅想谁都会,可这设想虽然美好,也许道出了多少女人的真心话,可谁敢说出来?谁敢做出来?

可是不对

这侧妃好像有这胆子,而且正在实施着。

“人人都想爱人给自己的东西是独一份,分割出去的东西,始终不完满,就像父皇您后宫佳丽三千人,这三千妃嫔有多少能够分一杯羹得到您的垂青,又有多少人成年累月的都见不上您一面,她们苦苦等待的期盼的迟迟不来,无尽的爱变成了恨。所以与其让这么多人生恨,倒不如独守一份,放过她人。”

娇兰掷地有声的说着,不管她们听不听得懂她的言论,她都要说,因为心底有个声音让她说,让她反抗,所以她遵循着自己的心愿,拼此一搏。未完待续。

...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