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青玉案(全书完)

小说:重生之寻找回忆作者:天极水月更新时间:2019-05-19 01:01字数:456991

王翔在心里突然生起一丝警兆,大喊一声跳了起来,疯狂大叫道:“快跑,跑!”一边喊,一边奋力向前跑去,几发子弹从他身边掠过,和他一起殿后的队友刚刚跳起来就一头栽倒在地上。王翔连回头的时间都没有。对方的战术素质高得令人仰视,绝不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向胶着战场投放航弹,除非指挥员想要把敌人和自己人一起杀死,唯一的可能就是这枚航弹是精确制导的。 王翔没空去想精确制导的航弹有没有研究成功,当然更不可能知道现在天上这枚航弹还是实验室制品,现在全中国就两枚,要不是为了取得实战数据,还舍不得扔他脑袋上呢。不过估计他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有荣幸的感觉,他这会正在玩命的跑。后面缀上来的突击队员们已经接到了航弹攻击的通知,这会也在找隐蔽,居然没人有空向王翔开枪。刚才还很热闹的战场突然沉寂了下来。

天空中呈自由落体的航弹突然顿了一下,弹体上的导向雷达接收到了来自地面的指引信号,开启尾部的火箭推进器,五百公斤的弹体在空中滑过一道弧形,突然加速向地面俯冲。

王翔恐惧的听到空中传来的啸叫声,突然想起在军中受训时教官的告诫,大叫:“空袭,不要卧倒,找隐蔽。”但是在失去了无线电通讯的情况下,能听到他的话的人实在太少了,很多人发现了来自空中的威胁,按照平时训练时的要求卧倒在地上。还有一些人则根本没有发现出了什么事,就在茫然的寻找突然不见了的同伴的时候,航弹一头撞在了一棵大树的树冠上。

王翔笔直的贴着一棵大树站着,密集的钢珠弹在他身边飞过,把他的两名同伴撕成碎片。王翔能感觉到自己背靠的大树也在弹雨中颤抖,他甚至能感到有穿透了树干的钢珠撞在他背后的轻型防弹衣上,好在穿过质地紧密的树干后,钢珠的动能已经大大衰减,并没有能给王翔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暴雨般的钢珠来得快去得也快,王翔知道这个时候应该分秒必争,所以立刻转身,准备继续逃命,但是这时,身后传来一声枪声,一发子弹从身后击中了他刚才藏身的大树,有人懒洋洋的说道:“不许动,缴枪不杀。”

王翔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步炮协同是野战部队的基本功,没想到这些人空地协同也做得如此好。他慢慢转过身去,看到面前站着两个人。一个人头戴全封闭头盔,身穿套着重型防弹衣的丛林迷彩,手持一支九五式突击步枪,身上挂着全套的作战装具,就差背个背包了。另一个人则只披了一件迷彩服,看不出里面有没有套防弹衣,从衣服滕起的样子上看来,里面最多有一件防弹背心,这个人也没有戴头盔,手里也端着一支九五式,刚才说话的就是这个人。

王翔看着两个人持枪站立的位置和姿势,就知道自己没有机会了,苦笑着扔掉手里的枪,慢慢抬起右手,露出在刚才转身时摘下的手雷,向两个人示意自己的拇指位置。他看不到那个戴头盔的人的表情,但是却明显看到了另一个人眼中嘲弄的眼神,接着,那个戴头盔的人手中的枪就响了,巨大的冲击力把他向后撞倒在地,已经按下压发引擎的手雷在落地的瞬间爆炸了。

叶知秋慢慢从树后闪了出来,走到王翔被炸得支离破碎的尸体旁,低声说:“可惜了,是个好兵。”

另一个人一面在头盔面板上查询附近的生命标记,一面漫不经心的回答:“好兵就应该死在战场上。”

叶知秋没有单兵装具,当然不能像那个人一样方便的确认附近有没有敌人,一面端枪警戒,一面问道:“你怎么出来的?老头子终于把你要出来了?”

“老头子没那么大本事,是你那个朋友把我要出来的。”那个人的口气充满了嘲讽:“自已人总没有外来的和尚说话管用。”

叶知秋吸了口气:“丁飞羽把你要出来的?你现在是他的人了?”

“是。”那人笑了笑:“解放军不肯要我这种屠杀平民的侩子手,就算是为了掩护战友也不行,我只能去作佣兵。”他停了一下,又说:“家里的事他们都告诉我了,我还偷偷回家看了一眼,谢谢你们了。”

叶知秋叹了口气,实在不知道自己的这位战友做佣兵会不会比蹲军事监狱更好,看着身边开始出现的突击队员和佣兵,知道战斗已经结束了,他也没心情打扫战场,只好换了个话题问:“出来多久了,还习惯吗?”

那人叹了口气,垂下枪,找了棵树靠上去:“咱们当兵的,有仗打就行,有什么习不习惯的。”他指了指王翔的尸体:“这小子身手不错,估计也是特字号出身,还不是过不了正常人的生活。”说完这些,他大概是觉得话题太沉重了,笑了笑说:“我刚出来的时候,就给送到科西嘉岛上去了,那个教官牛叉哄哄的说要参加一个月的训练,希望我能完成全部的训练科目。”他取下头盔,露出一张清秀的面容来:“你猜我最后用了多久?”

“肯定不到一个月。”叶知秋笑了笑,他倒不是取巧,李善手下的佣兵怎么做战他也看了几回了,除了装备让他羡慕之外,单兵素质和他的战友们还有差距。能被放在丁飞羽身边的肯定都是挑出来的精英,普通佣兵是什么水平还真不好猜。

那人笑了一下,才说:“我当时看那老外的牛叉样,就想阴他一道,假装说想先看看作训大纲,丫大概看我比较顺眼,真给我拿了一份表格,大概是想吓唬吓唬我。我看完之后就有底了,当时跟他说现在就想试试,那小子下巴差点掉地上。后来他一个劲问我是不是中国王牌特种部队的,我就跟他说像我这样的,中国一划拉一大把,运气好的进王牌了,运气不好的就像我这样,哪哪不要,只好出国混口饭吃。”

叶知秋哈的一声笑了出来,指着他说:“你小子还这么贫。”

“没办法,改不了了。”那人笑了笑说:“完事我又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学电子设备和战场测绘,顺便飞了一下F16A,也没觉着怎么先进,听说这边有行动,就给调过来了。”

叶知秋听到这里,想起自己以后可能要在办公室里过下半辈子,再也闻不到战场的硝烟味,不禁叹了口气,正想再说点什么,通讯器里已经传出集合的声音。两个人对望了一眼,虽然知道这次之后,可能再也没有机会见面,也只是互相点了点头,并肩走了回去。

/**********分割线,本书最后一次分割线***********/

丁飞羽从林肯车上走了下来,脸上的淤青已经消退了,但是仔细看,还能看出来他的两只眼睛不一样大,那是一侧脸上还有些肿造成的。

叶知秋去了省城,所以陪在丁飞羽身边的是李善,他对丁飞羽可没有叶知秋那么客气,打量着远处的湾流公务机问:“就这么灰溜溜的走了?”

丁飞羽想试着笑一下,却没笑出来,只好差开话题:“那个记者怎么样了?”

“很勇敢的女孩子。”李善对水若柔的评价倒是很高:“可惜经验太少。她到省城刚一开始联系那几起车祸的家人,就被那边发现了,为了抢他出来,叶知秋手下有人受了伤。”

“这么厉害?”丁飞羽愣了一下,因为丁飞羽不准备等叶知秋完成任务再离开,所以佣兵们都留在成水,叶知秋带的人都是总参的人,暗中救人居然还会受伤。

李善撇了撇嘴:“那边动用了省城的警察,叶知秋他们说这些警察不知情,结果他们不敢下杀手,人家可敢开枪。”

丁飞羽点了点头,总参的人和他的佣兵最大的差别就是对自己生命的态度,佣兵们当然是自己优先,总参的兵身上的责任太多,保护这个保护那个,就是没人要他们保护自己,甚至有人提出当兵就是应该牺牲的,也算人民军队的一个特点。

李善继续说道:“那个记者的几个朋友倒是挺聪明,化装坐火车来的省城,可惜还是没瞒过人家。叶知秋的人下手晚了些,那个叫笑青天的名记居然抢了辆汽车逃跑,叶知秋的手下只好开车替他去撞追兵,又伤了两个。给他当兵真够倒楣的。”

“结果怎么样?”丁飞羽皱起眉头看着机场跑道边站着的一群人,希望结束这次谈话。

“还行,之后那边就没什么强有力的动作了,倒是采访的过程中有点麻烦,大多数被采访人根本不相信他们,就算相信他们是好心也不相信他们的报道能发出去。有人还质问他们当初求告无门的时候记者干什么去了。”

这个倒是丁飞羽早就想到的,他摇头低声说:“当官员们遇到比他们更强大的力量的时候,他们其实什么都不敢做,从这一点上来说,卢老二和王翔更像男人。倒是那些老百姓,我本来以为接受了这么多年的文化冲击,他们会学会反抗,看来麻木比反抗更容易。这是劣币理论。”

李善不知道什么是劣币理论,摇头说:“起码还有水若柔、笑青天这些人。”

丁飞羽哼了一声:“人都是会堕落的,向下总比向上容易。”他指了指向他们走过来的人群:“这里不是军事禁区吗?他们是什么人?”

“德惠峰和张升宇,说是来送你的,卫兵就让他们进来了,必竟一个是市委书记一个是市长,驻军也得给点面子。”

“德惠峰?”丁飞羽皱起了眉:“他怎么来了?不应该一点风声也没听到啊。”

“也许是来探风声的。”李善无所谓的说:“要不要见他?”

“算了。”丁飞羽摆了摆手:“让我们看看官员们的骨气吧。”他加快了脚步,向德惠峰和张升宇迎了过去。德惠峰回头吩咐了一句,让跟着他们的人留在原地,这才和张升宇一起走了过来。

三个人站到了一起,张升宇习惯性的等德惠峰先和丁飞羽握手,谁知道德惠峰并没有伸手的意思,他看着丁飞羽说:“你终于想走了。”

“是啊。”丁飞羽耸了耸肩:“给你们添麻烦了。”

德惠峰淡淡的笑了笑:“你的确给我添了很多麻烦。”

丁飞羽深深的看着他,想了一下才问:“你都知道了?”他看到德惠峰的表情,慢慢的问道:“为什么?你是这里的一把手,为什么这么做?”

德惠峰哼了一声:“你知道成水有多穷?”他看了看站在一边对他们的对话莫名其妙的张升宇:“我们的张市长上任以来最愁的是什么?是钱。做什么都得用钱,想发展更需要钱,可成水最缺什么?也是钱。”

“所以你就勾结卢老二制毒?”丁飞羽嘲讽的看着他:“用大米提炼神经素,你还真找到了一个人才,可是这种见不得光的产业就算再发达也带动不了经济。”

“最少农民种的大米有地方卖。”德惠峰恨恨的说:“你知道前几年成水的农村是什么样?这里最不缺的就是粮食,可是种粮食要靠天吃饭,天时不好,粮食欠产,总算丰收了,米价又跌了。可是不管农民有没有钱,农业税要交,各级政府的摊派也要交。我可以严查下面的乱收费,可是那些村官乡官吃什么喝什么?国家自己的财政都不富裕,每年那么点财政补粘能干什么?有几年的时候,农村根本没人愿意种地,种得多赔得多,种得少赔得少。要不是我给他们找到大米的销路,成水比现在还穷。”

丁飞羽看着有些激动的德惠峰,叹了口气:“这就是你的理由?”

“牺牲的总是少数人。你以为发展是不需要牺牲的吗?”德惠峰嘲讽的看着丁飞羽:“从上到下,很多人都已经认识到这个问题,不然你以为轮得到你这样的人回来主持公道?”

“我没有主持公道。”丁飞羽摇了摇头:“还记得刘晶吗?他不是个好人,却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卢老二为了毒品生产,从各地拐骗十几岁的男孩给他干活,这些小孩听话,接受能力又强,反正毒品生产也不用出力。拐骗来的小孩又不用发工资,人死了往山沟里一扔,倒是个好主意。可惜他没留神拐了前刑警队长郑爱民亲戚家的一个孩子,郑爱民是老刑警,居然查到了鹤翔,卢老二派人干掉了他,到现在都找不到尸体。刘晶接任后,感觉到了其中的问题,所以一直暗中调查。他是武警部队出身,身手比郑爱民强得多,居然查到了一些东西,知道成水高层有人参与这件事,所以偷偷联系李森,因为李森是省里空降下来的,嫌疑最小。可是李森出于对党的信任,又汇报给了你,你找人去杀刘晶,却被重伤的刘晶逃了。他知道只有我能救他,所以一直逃到了我家附近,被我的人截住了。也就是那以后,我的人才会对我家附近加强戒备,卢老二的人突袭我家才没成功。”

德惠峰低头想了一会,才轻轻摇了摇头:“这是天意,非战之过。”

丁飞羽轻轻按了按自己的耳机,说道:“我的人告诉我,你口袋里有一支枪,他让我提醒你,如果你掏枪的话,就不用接受双规了。”

德惠峰愣了一下,问:“你怎么知道?”

“远距射线扫描。”丁飞羽笑道:“剂量不大,就是定位有点麻烦,还好不算太难。”

德惠峰叹了口气,独自转身向外走去。张升宇目瞪口呆的看着他的背影,半天才问:“你们说的是真的?”

丁飞羽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头从他身边走过,远远看到一个男人带着一个小孩站在湾流的舷梯下。

丁飞羽快步走了过去,低头看着那个脸色苍白的小孩,笑着说:“你还好吗?”

“我很好,妈妈死了。”小孩抬起头,帽子下的头上,看不到一根头发。

丁飞羽点了点头:“你妈妈最希望你的病能治好,所以才托那位大姐姐到成水来找我,你愿意跟哥哥到国外去吗?”

小孩子点了点,黑如点漆的眼睛望着丁飞羽:“我妈妈为了给我治病才会累死,你会不会累死。”

丁飞羽慢慢蹲下身子,扶住小孩子柔弱的双肩,望着她的眼睛说道:“哥哥很强壮,所以不会被累死。”

“我会很听话的。就像听妈妈的话那样。”小孩子认真的对他说。

丁飞羽温柔的笑了笑,拍了拍她的头,站起来向面前的范贤说:“你怎么来了?”

“陆天宏太嫩了,让你耍得团团转。所以上面想明白了,派我来送你。”

“看起来总参的人才也不多。”

“不是我们的人才不多,是你太狡猾。”范贤微笑着看着丁飞羽:“成飞去不成了,我很遗憾。”

“我也是。”丁飞羽的脸上看不出丝毫遗憾的样子:“出了那么大的事,那个人要是还能见我就太不明智了,这个我能理解。”他顿了一下说道:“顾向东怎么样了?”

“很不好。”范贤摊了摊手:“我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不过估计他要有几年苦日子过了。”

“把他给我,上海弗雷需要一个负责人。”

范贤摇了摇头:“这个恐怕不容易,他参加的军事项目太多了,去外企身份太敏感。”

丁飞羽点了点头,突然说道:“涵道浆。”

“什么?”即使镇定如范贤也露出了惊骇的神情:“你什么意思?”

“你们不是想要涵道浆吗?我用这个换他。”

范贤很认真的想了想:“他值得吗?”

“这世界从来不缺少天才,他有大多数天才没有的品质。”丁飞羽微笑着回答。

范贤叹了口气:“我看这买卖做得。”

“少听点郭德纲的相声吧,你又不想上春晚。”丁飞羽俯身抱起小孩:“再见吧,希望还能再见。”

范贤笑着点了点头,伸手和丁飞羽握了一下,转身离开。

丁飞羽抱着小孩登上舷梯,看到机舱门口站着一个中年女性黑人,不禁愣了一下,说:“你怎么来了,难怪范贤要在飞机下面等我。”

女黑人笑着伸出手来:“总统听说你要回去,非常高兴,让我代表他来欢迎你。”

丁飞羽伸手和她握了一下,淡淡的说道:“谢谢。”

“总统让我转告你,欢迎你回国。”

丁飞羽嘲讽的笑了一下:“他欢迎的不是我。”说着,抱着小女孩从她的身边走过,回头吩咐:“起飞吧。”

(全书完)

/*本来想写后记的,但是写到这里,突然觉得有没有后记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本书终于完本了,没有留下太大的破绽。我一直认为,一个作者应该用他的作品说话,让读者从他的作品中找到问题的答案,所以不喜欢写额外的解释,请大家见谅。

最后,感谢所有一直支持我的读者朋友们,感谢你们的支持,再见!*/

/*附:青玉案·元夕

宋·辛弃疾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