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陶谦请辞州牧

小说:汉末萌夫作者:阡陌yq更新时间:2019-04-23 13:59字数:430966

“州牧大人,快,快看,那边,援军来了……”

“大家坚持住,援军来了……援军来了……”

“是啊,援军来了,终于来了……”看到从侧翼掩杀过来的兵马和那明晃晃的吕字大旗,陶谦激动的几乎站立不住,“开城门,开城门,给我杀出去,接援兵进城。”

……

最终,在徐州军和并州军的合力夹击下,曹军大败。

陶谦亲自将吕布等人迎进了郯城州牧府,并请吕布上座。

吕布推辞,最后在陶谦左手边第一个位置上坐了下来。

“这次多亏了镇中将军,若非镇中将军及时赶到,郯城还不知道会如何呢?”陶谦有感而发,曹军在彭城虽然没有像历史上那样屠城,却也是几乎把整个彭城都搜刮了个遍……

“这本是布职责所在,陶使公客气了。”

“镇中将军不知道会在徐州呆多久?将军救郯城百姓于水火,老夫要好好款待将军……”

“目前,某还没有收到陛下的下一步指令,暂时应该会呆在徐州。”刘表之前只是让他过来救援徐州,也没想到他什么时候能把徐州的危机解除,所以并未言明让他下一步要做什么。

“那将军,下次去信给陛下时,可能给老夫带一份奏折去长安?”这样提心吊胆的日子,陶谦真是过够了,他已经老了,两个儿子陶商、陶应又不成器。若是太平年景还好,儿子虽然没有大能耐,干点平常事情也不是不可以,可是这样的乱世,一不小心。命都要没了,陶谦哪里敢把他两个儿子送出去,所以他还是趁着这会儿徐州有人接手,赶紧带着儿子回老家吧?

“可以,不过,你自己不能送去吗?”吕布疑惑的看向陶谦。

“哦,自是可以的。自是老夫的折子递上去。没有将军的快……”他现在就想着越早能够卸下肩上的担子越好。

“恩。”吕布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之后,陶谦给吕布介绍了一下郯城的官员。徐州能够拿得出手的武将,差不多也就曹豹一个。其他的都是文官。要说这些只会耍嘴皮的,要是平时,肯定没有这么好说话。不过,谁让今天吕布突然杀出来救了徐州呢?而且吕布不管怎么所。都一定程度上代表着刘表,所以他们倒是不敢放肆。

大家认识了之后,陶谦便让人上了酒菜,不过吕布等人并没有喝酒。倒不是说他们不好酒,而是当兵的都知道,战不打完。是不允许喝酒的,否则很容易喝酒误事。

如今。曹军虽然败退了,但是依然在城外几十里,并没有彻底撤兵,所以他们还要随时保持警惕。

第二天,曹军并没有再攻城,吕布闲来无事,先检查了一下郯城的防御工事,然后替陶谦往长安送了一份请辞奏章……

陶谦的请辞奏章很快就到了刘表的手里。可以说,这对刘表,真是瞌睡,有人给送枕头。

他正在愁,怎么拿下、或是削弱这些州牧手里的权势呢,没想到陶谦竟然主动提出去官回乡养老了。

若是陶谦在这里,刘表一定会好好地夸一夸他,辞职的太是时候了。所以,刘表很大方的给陶谦的两个儿子,安排了一个好去处,去襄阳读书,读出来后,再根据他们的所长,给他们安排个职位。

当然,跟着这个赏赐圣旨一起到徐州的,还有荀攸不久将会就任徐州州牧的消息。

而洛阳,则由刘表的未来亲家,蔡邕接替……

******

再说陶谦,接到刘表给他的密折,快高兴疯了,没想到陛下会看在他忠心耿耿的份上,顺便把他两个不成器的儿子的问题给解决了,这样一来,就算他现在就去了,也可以瞑目了。

心情一好,这人身体也好了很多,陶谦一下子感觉年轻了好几岁,就连睡觉都安生了。

这天晚上,用完饭,他将两个不成器的儿子陶商、陶应叫到跟前。

“商儿,应儿,阿爹的请辞折子,陛下已经批了。待新的州牧大人一到,阿爹就回老家去了。你们两个……”

“我们跟阿爹一起回去……”陶商、陶应虽然不成器,文不成武不就,却都是难得的孝子,对自家老子还是很孝顺的,一听说老子要回老家,立马出声要跟着一起。

“不用,不用。”陶谦挥挥手,心里却很是为两个儿子的孝顺高兴,“陛下特招你们去襄阳读书,等读出来了,再给你们分配个职务。你们收拾一下,待曹军退走了,你们就动身。至于阿爹……这请辞的折子,虽然陛下私下里是同意了。可是大面上还得再往上送两次(这个只是走个形式,历史上的三让徐州跟这个其实是一个道理,并不是刘备不想要徐州,而是他要把姿态摆足,不是我要的,而是你硬要给我的),再等到新州牧大人到任,恐怕至少还得一两个月时间呢。”

“那我们送阿爹回了老家再去。”听说能够去襄阳,陶商、陶应两人也很激动,互相对视一眼,眼里都是欣喜,不过虽然高兴,孝道,他们还没忘记。

“没必要,这里距离丹阳(丹阳郡,今天的安徽宣城)不远,再说阿爹也不是一个人。”他回老家丹阳,到时候肯定会带走一批想要回家的丹阳兵,一路上,他并不缺护着的人。“倒是你们,此去襄阳有千里之遥,要小心。另外,去了襄阳那边,要好好用心学,不要给阿爹丢脸。”

“阿爹放心,我们一定会用功的。”陶商、陶应齐声答应。

“那就好……”

交代完儿子,陶谦送出自己第二封请辞信的同时,趁着曹军没攻城,将手下都召集了起来。

“诸位,谦已老迈。近来身体越发不如意,不能担当徐州州牧重任。前些时候,谦已经往长安递了折子,向陛下请辞,想来不日新州牧大人就会到来……”

“州牧大人,您这是?”一石激起千层浪,陶谦一说到请辞州牧之职。下面立马跟那沸油一般炸了锅。

一时间。众人议论纷纷。

“诸位,诸位……”陶谦挥手压了压,示意大家噤声。“请辞的事儿。谦主意已定,想来陛下也会考虑老夫年迈,力不从心,重新着派合适之人前来接替。老夫想说的是。看在同僚一场,大家最好提前有个心理准备。新的州牧大人应该一两个月内就会到任。”

“如此,大人觉得陛下会派谁前来接任?大人可有举荐人选?”下首一人问道。

“没有,不过现在天下依然还是乱局,想来陛下会派遣一可信之人前来。”至于这个可信之人具体是谁?陶谦就不清楚了。

因为陶谦扔出的大炸弹。接下来好长一段时间,都能看到徐州的官员,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低声私语。

吕布有所发觉。也打听清楚了事情的始末,“公台。你说陛下会不会直接让某接替那陶恭祖(恭祖是陶谦的字)?”明晃晃的肥肉就在眼前,要说吕布一点想法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不过,他心里也清楚,自己好像不太适合当州牧,虽然他自己也说不清楚,自己哪里不合适。

陈宫摇头,“州牧是文官,做的是文政,将军是武将……”言下之意,都不是一个系统的,根本不可能。

“州牧如何是文官?州牧明明有调兵之权……”现在的州牧那可是一州之主,什么权利没有?

“将军大误。”陈宫摇头,“州牧确实是统领一州军政,可是将军觉得,有陛下在,会继续允许这种情况持续下去?撤州牧不过是早早晚晚的事儿,等到州牧一撤,那接替的官职可不就只是个文官?管理政事?

若是将军现在做了州牧,到时候难道还要让陛下给你再换回去?不说有没有这种可能,朝廷里武将官职就那么多,陛下手下能将可不少,到时候将军再想要一个守卫疆土,杀敌立功的机会,恐怕都没了。”

陈宫跟了吕布一段时间,深知其人是个彻彻底底的武人思维,根本不适合官场的那些弯弯绕绕,而且他怕吕布的心大了,到时候收不回来,所以一开始,他就不打算给吕布野心滋生的机会,直接告诉他,他就只适合做将军,打掉他心里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

“啊?那这样的话,就算了,某还是做这个镇中将军好了。”相比较跟文官叽叽歪歪,吕布还是喜欢拳头解决问题。

“最近,可是有人跟将军说了什么?”陈宫怀疑有人在吕布耳边说了什么。

“哦,就是蝶衣说了下,她不愿意多奔波,另外,魏续说州牧的权值比较大……”吕布也是个没心眼的,一下子就把两人给卖了,还不自知。

蝶衣?魏续?很好,陈宫心下思索,应该怎么对这两个不安定因素。

蝶衣倒是好办,不过是一个妾,虽然吕布比较重情,可是后头刘表又给吕布赏了几个美人,想要让她乖乖的,亦或是让吕布远离她非常简单。

可是,魏续这边就不好弄了,不管怎么说,那也是吕布的妻弟,可是把这个危险留在吕布身边,陈宫又不放心。这次是自己正好发现了,下一次如果没发现怎么办?

陈宫思来想去,都没想到一个稳妥的办法,只能先把这事儿扔到一边,想办法先解决了眼前的问题——让曹军退兵再说。

再说,曹操这边,得知三千运粮队被吕布一口吃掉,还损失了那么多粮食,曹操的心疼的都在抽。

原本,他以为刘表速度不会这么快,这样一来,他可以拿下徐州也就有了更下一步的希望。现在,徐州没拿下来,他还是只有陈留弹丸之地,接下来该何去何从,曹操愁得头发都快白了。

一方面,他想向刘表效忠,毕竟他还是心向汉室的;另一方面,来自身边的阻挠太多,太多人想要去博那万一的可能……

“仲德,你说我该怎么做?”曹操现在是真的有些茫然。

“这个,昱也帮不了主公,还是要看,主公最想要的究竟是什么……”程昱云淡风轻的缕着胡子,眼睛要闭不闭的,竟然有点仙风道骨的感觉。

“我最想要什么……”曹操喃喃自语。

“主公,昱刚得到消息,陶谦已经向刘表请辞,卸任州牧之位,刘表已经同意了。另外,淮南袁术,攻击广陵郡……长安,已经准备派兵前往淮南……”

“刘表这是要……”

“杀鸡儆猴。”程昱睁眼看了眼曹操,继续道,“徐州陶谦一旦卸任,州牧之位落到刘表手中,刘表必然会派心腹之人前来治理。可以说,刘表此时已经把徐州看做了他自己的地盘。这时候淮南袁术却兴兵进犯广陵郡,那自然触犯了刘表的利益。

前些时候,刘表刚刚给出大家选择,这时候正想着找只鸡出来杀杀,没想到袁术就倒霉的跳了出来。所以,如果老夫猜得不错,淮南很快就会落到刘表的手里。”

“仲德告诉我这些是?”

“如果主公想要那个位置,想要曹家至高无上的地位,那么主公就势必要救下淮南或是拿下徐州,否则,刘表先拿下徐州,再攻取淮南,北面又有赵云,到时候陈留就成了瓮中之鳖,插翅难逃。若主公没这个野心,倒不如再刘表发兵之前提出投诚,这样还能跟着捞点功劳。”

程昱其实私心里,是不想让曹操放弃的,然而现实太过不堪,说实话,曹操现在就算是继续走下来,路子也会很艰难,而且成功的可能微乎其微,倒不如现在回头,还能别人吃肉,他喝点汤。而且,有袁绍在,就不愁没有立功的机会。

“让我想想。”曹操默。

程昱理解的点头,曹操确实该想想了,而且这也是他最后的回头机会了。

等到刘表把淮南拿下,曹操再想投诚,虽然,刘表也一定会接受,但是到那时曹操手里的优势可就全没了。

ps:时间过得好快,转眼十月份又一般过去了。这周因为有个不错的推,所以数据都还不错,趁着这个机会,阡陌也厚着脸皮上来吼两嗓子,有月票的,打赏的都快投过来,没有的,推荐票阡陌也不嫌弃。谢谢大家。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