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4章

小说:穿越田园风光作者:莫如归更新时间:2019-05-19 00:59字数:295835

没用多久,执事的领头人押着一个瘦小的青年呼呼喝喝地回来,那人正是脸上有颗痔的曹大志。他刚才想从厨房后面逃走,本已经开溜进小巷子里了,没成想却突然跑出两个壮汉,他把迎头抓住。眼下曹大志灰头土脸地被押着,心知自己的下场一定会很凄惨。

“公子来看看,是不是这个人?”领头的男人说道,把曹大志押到宋景微的面前。

“就是他。”宋景微扫了一眼,用脚踢踢弯着腰的曹大志,问道:“你的同伙在哪里?”

“……”曹大志张了张嘴,但是什么都不敢说,他要是把那群人供出来,这个石窟镇就没有他容身的地方了。

“他不肯说,你们看怎么样?”宋景微对领头人说道,这种逼供的事情还是交给专业人士。

“嘿!自然是有他好果子吃!”领头人立马一脚踹向曹大志,把人踹得惨叫一声,他喝道:“快说!你的同伙在哪里?你若是不老实招供,我就让你尝尝断手断脚的滋味!”

曹大志疼得脸色发白,吓得满脸冷汗,他想差了呀!他若是死也不供出同伙,也一样是下场凄惨。这帮执事可也是流氓地头蛇般厉害的人物,他唯唯诺诺地说道:“别打……别打,我就说……”

“快说!”领头人喝道,同时得意地看了宋景微一眼。这些犯罪小人,还就是要打,不打就不老实。这不一打就招了吗,多简单。

“是,是……我……我带你们去。”曹大志哆嗦着说道,待脚不那么痛了,才从地上爬起来。

于是一群人,又浩浩荡荡地出了客栈。曹大志带他们去的,是流氓歹人们经常聚集的窝点。他们很有狡兔三窟的意识,经常换着地方聚头。这次是踢到铁板了,遇上了个有仇当场就要报回来的主,带着一二十个壮汉,出其不意地把他们包抄起来。

瞧着鸡飞狗跳,四散逃走的混子流氓们,被一个个地抓到院子里蹲着。

宋景微说道:“这些人,阁下打算怎么处理?”

领头的男人咧着嘴说道:“咱们这儿有个公家的石场,把他们通通撵到石场里去,让他们好好干活。”

这个处罚倒是新鲜,比坐牢更有改造意义,宋景微问道:“不知道他们要在石场干多久?”

“嘿嘿,这个嘛,多则五年,少则三年,端看他们表现如何。”领头男人颇为自豪地说道:“咱们石窟镇的民风虽是彪悍了点,但是绝对鲜少有作奸犯科的事件发生。只因石场的活儿不是一般地辛苦,嘿嘿嘿,去那儿待上两年,他们就知道什么叫做老实了。”

“那确实。”动辄三五年,还是干的辛苦活,这个处罚一点都不算轻。

“怎么样,公子可满意他们的下场?”领头男人问道。

“好,你处理得很好,石窟镇有你们这样秉公办事的执事,是石窟镇的福气。”

“嘿嘿嘿。”

“走,咱们找个敞亮点的地方,吃上一顿好的。”宋景微整了整衣襟,请这些汉子一道去酒楼吃一顿。这个请人办事就要吃饭的惯例,在他身上恐怕是抹不去了。

午后太阳正旺的时间,天气暖了那么一点。与汉子们吃过一顿不算午饭的午饭,天色瞧着也不太早了。宋景微对他们说道:“不瞒众位,我这次前来贵地,为的是贵地的岩茶茶种。前面已经和你们当地的茶农商量好了价钱,但是在运输这一块上,我有些担心。”

领头男人道:“有啥担心,每年都有人从我们镇上买走茶种,也是一般运送的。”

“偏偏是运送的问题,我买的茶树整整有一万株。”

在座每人都到吸着凉气:“一万株?”那可是一笔大生意。

“正是,假如一辆马车可以运送三五百株,那也得二三十辆。何况马车的数目不是问题,靠谱才是问题。”

“那倒是不用担心。”领头男人知晓,宋景微是被之前勒索打劫的事情给吓着了,他哈哈笑道:“马车的事情就交给我吧,我保准给你找靠谱又老实的车夫,绝对不会坑你的!”

宋景微闻言就道:“那敢情好,你若是肯帮忙,我就放心了。”

“没问题!”拿人手短,吃人嘴短,瞧着人家也不是吝啬的人,他们这点小事哪能不办好。

当天下午,赵彦茗带来一群挖茶种的工人,宋景微和沈君熙则是带着一串马车。一行人浩浩荡荡地进了山,走的不是当初阿吉带的那条小路,而是能通马车的大路,可比小路平坦容易得多。

赵彦茗说道:“你们一下子能找齐这么多辆马车,着实不容易。”他之前还担心过这个问题,没想到雇主自己解决。俩个外地人,倒是比他想象中厉害。

“托朋友的福,并不是我们自家找的。”宋景微笑了笑说道。

“原来如此。”赵彦茗了然地点点头,也是,他们来之前肯定是经过介绍和打听的。

只有坐在身边的青年才知道,媳妇才不是托什么朋友的福。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种因得果,一切都是有预谋的。

回到赵彦茗家,他立刻率领工人们去挖茶种。临走时问宋景微和沈君熙是否一道同去,宋景微说道:“我们几天奔波,实在是累得很,要不今天你们自己去,我们明天再去?”

“那行。”赵彦茗马上安排住处给他们,说道:“茶种约莫要挖三天左右,你们可要等等。”

宋景微说道:“没关系,有个地方给我们住就成。”一万株茶种,只要三天时间就可以挖齐,也算是快的了。赵彦茗带回来的工人,也不全都是下地挖茶苗。他分出一部分人来,专门处理刚刚出土茶树。所以在宋景微看来,他们的工作效率还可以。

赵彦茗道:“因你路途比较远,我们就不帮你处理得太仔细,你拿回去下种的时候,再剪根。”

“好。”宋景微点头道,每天晚上晚饭以后,便坐下来向赵彦茗请教种茶的经验。

沈君熙家里也是种茶,对一些粗浅的知识多多少少了解。此刻和宋景微一起听着别人种茶的经验,也有很大的收获。他见媳妇这么认真,这么上心,从一个对种田什么都不懂的富贵少爷,变成靠田地生活的农人,心里头便十分感触。假如连媳妇都对种地这么认真执着,他又有什么理由不去学习,不去钻研。

“总的来说,茶树喜欢冷热适宜的气候,喜欢向阳,土地酥松最好,不宜太潮湿。你家那处与我们这里相差不远,种茶应该是适合的。”

“是不远,那边也是种茶。”宋景微想到村里的名字,笑道:“就叫茶山村来着。”

“哈哈哈。”赵彦茗笑,听闻对方也是世代种茶的茶农,态度亲切了不少。

三天一抓眼就过了,茶种也终于挖到了一万株。然而怎么装车又是一件麻烦的事情,幸亏赵彦茗常年买茶种,显得有经验,不多久就帮他们想到一个适合的方式。

当初从家里带来的银子,走一趟下来,已经花得七七八八。眼下终于可以回家,俩人得心情都有些雀跃。

坐在有车厢的马车上,这几天特别安静的青年笑着比划道:“我想咱们儿子了,不知道他怎么样?”

宋景微笑着说:“肯定是好的,能吃能睡,不然还能怎么样?”他出来这么久,心里当然也是想的,不过他比青年内敛一点,不会表现得太明显。

“嗯。”沈君熙点点头,脸上的笑容挥之不去。

“这趟辛苦了。”宋景微扭头对他说道,当初想过自己一个人来,幸亏是沈君熙跟来了。他也不是十分自负的人,这一趟如果只有自己的话,局面确实不好说。

“……”沈君熙也看他的,愣了一下,连忙比划道:“不辛苦。”他收了笑容,目光心疼起来,连接着比划:“辛苦的是你。”要不是为了家,为了日子好起来,媳妇根本不用到处奔波。

“我吧。”宋景微看着别的方向,说道:“我想给你们赚多点银子。”

沈君熙有些敏感,他立刻握住宋景微放在膝盖上手。他不爱听这话,显得他们是生疏的,不是一块的了。这不好,他摇头看着宋景微,希望他不要这样说。

“我以前是这么样想的。”宋景微说道,接着恶劣地望着青年笑起来,那模样有几分戏谑。

“……”沈君熙的神色一下子呆,一下惊喜。他怎么可能会怨宋景微耍他,高兴还来不及。他最直接的表现就是,立刻欢喜地扑过去揽住宋景微肩膀,笑得合不上嘴。

“不要自作聪明,我的意思是,我以前是想多赚点银子给你们,现在是想让你自己银子。”宋景微清了清嗓子,说道:“我又不是铁打的,不想过辛苦日子。”当初是一心想着过悠闲的日子,可是过着过着,还是自讨苦吃地给自己找事做。

“……”沈君熙紧紧拦着他,有一种我什么都不管,反正就是那个意思,他愉快地比划道:“咱们是一家,我帮你干活,你赚钱养家。”

“嗤,怎么不是你赚钱养家?”宋景微说道,因着马车微有颠簸,二人坐在上头显得摇摇晃晃,距离倒是不曾分开。

“我干活,你管钱。”青年一本正经地比划道。

宋景微笑了笑,听不出真假的说道:“那好啊,我会安排事情给你做,不过宝宝你还是要带好。”渐渐地在宋景微心里,带宝宝成了沈君熙的主职,因为他带得好。

“嗯。”青年很欣然地点头应了,并不觉得辛苦。假如身边一直有着他们,便再辛苦也高兴。

在路上颠簸了两天快三天,马车终于驶进了梨花镇的地界,再走不远就回到了茶山村。回到自己熟悉的家乡,离开了好些日子的家乡,感到连空气都分外亲切。

越是离家门越近,心里头的思念就越是急切。

在沈家大房里,这天中午杨氏还在饭桌上抱着宝宝唠叨来着,跟丈夫沈东明说道:“俩孩子一走就大半个月了,也不知道啥时候能回来?”当初走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说是十天八天来着。

“这有啥,他们俩一块儿去的,咱们有啥好担心。”沈东明倒是不担心,他这些天也忙得紧,上回从别处拉回来的莲种,这两天才堪堪种下去,一会儿还要去跟哑伯商量商量收尾的事情,他说道:“你跟笨笨待家,我出去一趟。别乱跑哎,说不准他们今天就回来了。”

杨氏应道:“你去吧,哪能今天就回来。”她一边哄着宝宝,一边嘀嘀咕咕地说:“咱笨笨想不想爹呀,你爹和小爹不疼你了哎,都去了这么久还没回来。”

也就是这一两句话的功夫,前面小黑突然呜呜地叫起来。这会子沈东明还没出门,听声音就搔着脑袋道:“大中午的,难道是哑伯来了?”

“你快去吧,别让人家等你。”杨氏瞧了他一眼,催促道。这些天都是这样的,沈东明离开了家,家中就剩下她们祖孙俩,还有外面的小黑狗,当然,小黑如今的身量可不小。

“哎……”沈东明刚才还慢腾腾,眼下被杨氏一催也不敢耽搁,马上就拿起水壶出门去了。

因着哑伯带来的那条大黄狗和小黑关系处的不错,沈东明瞧见小黑急切的表现就以为是心急着要见同伴了,他摸着小黑的狗头嘿嘿笑道:“急啥呀,这就给你开门,让你们俩玩儿去。”

他说着,直起身来开门,哪知眼角一瞥,就看见多日不见的儿子和儿媳妇站在门外,这真是,老大的惊喜!

沈君熙见了父亲的面,连忙笑容灿烂地比划道:“爹,我和媳妇回来了。”

更让沈东明惊喜的不是儿子,他听儿媳妇也微微笑地好像喊了一声爹,他就愣住了,这是他听错了还是真的?

“熙哥儿他媳妇,你刚才喊我啥?你喊我了吗?”沈东明不确定道,整个人还是愣愣地。

沈君熙也是呆呆地看着宋景微,跟他爹一样,啥反应都像慢了一拍。

“喊了,您这是要去哪?”宋景微说道,看见沈东明身上带着水壶,他猜测道:“是去藕塘吗?那边种得怎么样?”一回来就关心工作的事,工作狂得属性就是这么下意识地。

“哦哦,藕塘啊,藕塘很好,前两天已经全部种好了。今天还得弄一弄田坎,咱们地里的土太松了,田坎得用石头垒。”沈东明详细地说道,本来说石头不好,担心到时候挖藕的时候割道脚。哑伯便建议他们去找那种大块圆滑的石头,虽说搬运起来费了点功夫,可是当真实用。

“好,那我一会儿再去看,现在先进去看看宝宝和娘。”宋景微说道,这次说得特别清晰,不存在幻听的可能性。

于是沈东明和沈君熙又一次呆在那儿,他们父子俩齐刷刷地眨眨眼眼,表现出奇地一致。

“要一视同仁。”宋景微严肃道,然后踢了踢身边的青年,好叫他回神,“去把东西拿下来,让车夫进来喝口水,把钱结算给人家。”好友好些事情要做,都是细碎的琐事,没那么多时间发呆。

“嗯,嗯。”沈君熙木木地点头,连忙按照指示去了。

沈东明见儿媳妇往里面走,他也不出门了,直接跟着一起进屋,边走边说道:“你娘和笨笨在大厅里呢,咱们去瞧瞧。”这个年近五十的农家汉子,此刻笑得温暖又朴实。

宋景微对他说:“我们出去这么久,您二位照顾宝宝辛苦了,谢谢您和娘。”

沈东明听着这些话,顿时显得手足无措,他说道:“咋能这样说话,咱们是一家人,那是我大孙子,我们照顾他不是应该吗?”儿媳妇对他们这么认真地道歉,令他感到浑身不自在,耳朵都似乎热了起来。倒是很感触,儿媳妇出去了一趟,回来之后显得跟以前不一样很多,跟他们更亲近了。

这是好事,很好很好的事,近来家里总是好事一件接着一件,好得让人不敢相信。

“总之不管怎么样,都辛苦了。”说这一声是应该的,宋景微心里想道。

二人边说边走进了屋里,正巧杨氏抬头张望,第一眼就看见了风尘仆仆的儿媳妇,她还以为自己眼花了,吃惊道:“景微回来了?”

“是啊,回来了。”宋景微对杨氏点头,然后就盯着她手中的肉团子,总算是见到这个日思夜想的小家伙,他满满地露出一脸笑容。

“哟,真回来了?”杨氏一惊一乍地大呼,再到宋景微盯着宝宝不放,她大大地笑起来,连忙边说边抱给他道:“想孩子了吧?快快,来抱抱他。”

“嗯。”宋景微先脱下大氅放下,才小心地接过那团宝贝疙瘩,显然是刚吃饱喝足,现在待在臂弯里乖巧可人,他接过来说道:“谢谢娘。”笑容是一直没变的。

同样是把杨氏惊呆了一下,她转着眼珠子瞧了瞧儿媳妇,又瞧了瞧站在一旁的沈东明,这……

“嘿嘿。”见老妻也是那么呆,沈东明嘿嘿地笑起来,显得老实憨厚道:“儿媳妇叫你呢。”

杨氏这才呆呆地点头,应道:“哦,哦哦,你咋那么客气呢,这有啥好谢的呢!”她又不自在又愉快地笑起来,觉得今天真是个好日子,儿媳儿子回来了,她高兴。

“对了,景微和熙哥儿吃过午饭了吗?”沈东明连忙对杨氏道:“别愣着,快去厨房看看有啥吃的,给俩孩子热上。”

杨氏连忙也想到这茬儿,说道:“是是,我这就去。熙哥儿呢,咋不见他呀?”

“在后面。”宋景微说,张望了下门口,看见青年也来了,他便继续低着头看宝宝。

沈君熙见了杨氏,也是笑容灿烂地打招呼,惹得杨氏连连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快屋里坐着去,先喝口热水,娘去你们热饭菜。”她不是不想好好瞧瞧儿子,但是吃饭比啥都重要,万事得吃饱了再说!

“嗯!”沈君熙笑着道,目送杨氏轻快的背影在门口消失。

“桌上有茶,刚泡好的,快倒点茶喝。”沈东明坐下来招呼,见儿子坐下瞅了几眼宝宝,慢慢喝上了茶,他连连问道:“这次出门咋样,还算顺利吗?路上的天气没啥变化吧?”看家里这边还是挺好的,就是一直没能暖起来。

“都好的。”沈君熙把视线从宝宝身上收回来,向父亲比划道:“买莲种和茶种都很顺利,路上天气也还算好,我们都穿得厚实,也没冻着。”他们回来之前,已经在路上商量过,回家之后不会把遇到歹人的事情告诉父母,免得二老担心。

“那就好,那真是算顺利了。”沈东明闻言,欣慰地笑起来,说道:“你们找回来的莲藕真是好吃啊,那天我们吃了一顿。”不过是买回来做莲种的,他们不敢多吃,也就是吃了一顿,尝尝鲜。

“……”沈君熙笑弯了双眼,点头比划道:“那莲藕确实好吃,媳妇也爱吃。”

提到了莲藕,宋景微抬头问道:“是了,哑伯在这边住得怎么样?还习惯吗?”他是老人家,宋景微担心他换了地方住不好。

“习惯。”沈东明一口道:“他可喜欢这里了,天天一吃饱饭就待在藕塘那边,看着长工们种莲藕。”说起这事,他笑哈哈道:“他是个爱指手画脚的,偏生他说啥别人又看不懂,还是得让我去。”也就是他能看懂,顺便陈祥贵也能看懂一些。

“那就好。”宋景微笑道,终于和宝宝亲密够了,把宝宝让给那个眼巴巴的青年抱一抱。

“哎,他住在外边那个三间屋的小院,背靠着书社,正门对着茶园和藕塘,可喜欢了。”那里来年风景一定很好,别说哑伯,沈东明自个也挺中意的:“每顿饭我们给他送点肉菜过去,有时候他自己爱煮啥煮啥,反正那边也有个菜园子。”自从外面养猪棚子打起来之后,杨氏又在旁边种了几垅菜,长势比家里种的菜还要喜人。那也很正常,有猪粪做营养嘛。

“好,这位老伯对种莲藕很有经验,为人也不错,我们能照顾就尽量照顾他。”之前也答应过,要给老人家养老送终,这话宋景微不是乱说的。

“哎,那是自然。”沈东明跟哑伯一起做事这么多天,哪能不知道哑巴的能耐。

“对了,茶苗也要回来了。”就紧跟在后面的事,估计下午也全都抵达,宋景微与便沈东明说起种茶的事情,一时间滔滔不绝。

青年则是稀罕地抱着儿子,与儿子玩耍。偶尔会注意一下媳妇,听听他们说了啥,该往心里记住的记住,免得到时候跟不上媳妇和父亲的脚步。

直到杨氏端着饭菜上来,才把沈东明赶出门去。听见儿媳妇说,下去再去找他们,杨氏忧心道:“你们刚刚赶回来,不累吗?我看还是吃饱了洗个热水澡,睡一觉才是正理。”

宋景微闻言,也觉得杨氏说得没错,他总是不经意地就成了工作狂。他及时在心里反省自己,同时点头道:“好,那就明天再去。”

杨氏也笑了,因为儿媳妇听了她的话,“就是这样的,我看休息一晚还不够,过几天再干活才是正理。当然了……”她瞧着抱宝宝的青年道:“笨笨他爹不在此列,他明天就好去干活了。”

“……”沈君熙微笑着听着,也不反对母亲的话。反正自从家里娶了媳妇,媳妇生了宝宝,他就变成了家里地位最低的人。

“来,把宝宝给娘抱着,你快和你媳妇一起吃饭。”杨氏说道,把宝宝从沈君熙怀里抱出来。

宝宝离了身,沈君熙便专心地照顾自己和宋景微吃饭,时不时地给身边的人夹点菜,盛点汤。

“还是家里的饭菜好吃。”好久没有吃到杨氏煮的饭菜,宋景微满足地道,出去走了一圈,才知道家里的饭菜是最香的。

“多吃点,别留菜,晚上我还多做点。”杨氏笑眯眯地叮嘱道,心里头着实高兴,见大孙子打了个可爱的哈欠,她爱怜地亲了大孙子几口,“这小家伙要困了,我带他睡觉去,你们好好吃着啊。”

宋景微抬头道:“好,您去吧。”

等杨氏和笨笨不在屋里了,青年撑着脑袋,目光温柔地看着他。

“吃菜吧,别看着我。”宋景微端起盘子,把盘子里的剩菜全部倒给青年,“都吃光了,听你娘的,别剩菜。”

“……”青年望着如山堆的饭碗,也还是甜蜜。

吃饱饭后,宋景微听了杨氏的话,让青年给自己提满热水,洗了一个舒服的热水澡。他看时间这么晚,也不敢躺下床睡觉,对青年说道:“茶苗快到了吧?”

“嗯。”沈君熙附和道,确实应该到了,他比划道:“你睡,我去看看。”

“不行,你不会安排。”宋景微不信他,洗完澡就没睡觉。

他在懒人椅上靠了一会儿,果然没多久运送茶种的马车就陆续到了。按照今天的天色和天气,是没办法种了,他让工人们都聚集起来,教导他们学会剪根须。茶苗的根是这样的,要移植之前,最好把主根的尖端剪掉那么一截。不能太长,也不能太短,要剪得适中。

“这个简单,大伙儿们都是种过茶的,不会剪坏。”沈东明对这个有经验,都不需要宋景微这个半吊子说的。他带领着大伙们一起整理茶苗,把二十几车的茶苗井井有条地摆放好,剪好,准备明儿个下种。

“我看着明天的天气就很适合,这个天种茶苗最好了。”沈东明瞧着大家忙活,不时到处指点一下,还有就是分出一部分人来,说道:“要随途挖穴,明天一早就开种了。”

明天一早,这么多的茶树,就要开始种了。这么多的茶树,要弄起一个辽阔的茶园来。沈东明想想就觉得兴奋,这可是大基业。虽说是儿媳妇的吧,但是往后肯定也是要传给他的大孙子沈畅。那么也算是他们沈家的了,他们倒是不觊觎这些,反正现在日子过得已经很好了。只要是他们大孙子的,也没差。

碰巧的是,今天入夜时分,天空上飘起了毛毛细雨。

沈东明哈哈大笑道:”这下可好,连老天都帮咱们,明天的茶树好种了。”有这场雨水的滋润,这次的茶树成活率一定很高。

第二天早上,小雨天蒙蒙亮的时候有停歇的迹象,等到他们吃完早饭开工,天空已渐渐晴朗。

沈东明带着众人,开始了如茶如火的种茶工作。沈君熙和宋景微轮流跟着学习协助,但凡沈君熙在家里带宝宝的时候,宋景微就会出来。反之沈君熙不在家的时候,他就留在家里。

也不是不信任杨氏,而是家里的琐事有很多,杨氏看着宝宝就没人去做了。

村子里边的乡亲们也知道,沈家大房的茶园和藕塘都在种了,不适就有人结伴过来围观。想想一百多亩的土地,几十上百个的长工一起干活,那场面是十分壮观的。至少村里的人们没见过,他们看着很新鲜。

当然,心里犯什么嘀咕的都有,不乏冒酸水的人家,也不乏纯粹好奇的人家。

这天上午,哑伯找到宋景微,对他比划说:“我看种着是差不多了,茶地的肥料怎么施放我不太清楚,不过莲藕这边可要抓紧施肥。”

施肥?

宋景微这也才想到这个问题,他连忙问道:“那您说,莲藕的肥料应该怎么施?”还有用什么施,他也不清楚。猪粪?牛粪?

哑伯比划道:“去收集吧,把村里边的牛粪都收集起来。”

“好。”宋景微二话不说就点头应道,他马上去行动。

这天下去,村子里边传开了一条消息,听说沈家大房要出钱收牛屎?一担牛屎十文钱?家里种地的,十家有六七家养了牛,一屋子的牛屎少说也能装上五担左右,那就是五十文钱,几乎相当于一天的工钱了。

有些人家觉得这是好事,反正自己家又用不了那么多,不如买了划算。有些人家却摇头不打算卖,觉得留着自个家的地用比较划算。

反正不管他们是怎么想的,宋景微对外说的是,他这里长期收牛屎,随时都要。于是当天下午,就有村民手脚麻利地担牛屎来了。

宋景微拿着本子,一个个地登记验收,担子太小的不算,分量要合格,里面茅草多的不算,他们要的可是牛粪不是茅草。检查合格以后,就可以直接给钱。

村民们收了钱都挺开心,没想到牛粪还能卖钱。

“大家回去左邻右里宣传一下,我们这里长期都收的。而且立刻就给钱,绝不会拖欠。”宋景微对收了钱的乡亲们说道。

“行,我们都回去告诉他们去。”有些人笑嘻嘻地道:“他们也想来的咧,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敢情他们是来做探子,就算宋景微不拜托,他们也是会回去大肆宣扬。

这天过后,村里人只要家中有多余的牛粪,就会担到宋景微这边来卖掉。宋景微这边买到的牛粪,在哑巴的安排下,一担一担地下放到各个藕塘里。

宋景微瞧着那口专门留出来养淡水鱼的清塘,说道:“您对养鱼有什么看法?”

哑巴一早就知道他想养鱼,早就想好了,对他比划说:“过阵子天气回暖,就可以去买鱼种。清塘放草鱼,鲤鱼。藕塘放鳝鱼和泥鳅。”

宋景微问道:“藕塘可以养虾吗?”

哑巴想了想,点头比划道:“可以养,不好抓。”

这倒不是问题,宋景微在心里琢磨了片刻,便开始计划买鱼种和小虾的事情。茶地那边有沈东明看着,他腾出手来一计划,顿时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情等着他做。

这个二三月,是忙碌的二三月。

宋景微之前因怀孕胖起来的赘肉,也因此渐渐消退。虽说没有变回以前那种骨感,但也一眼看去就觉得瘦。

杨氏心疼得不得了,一边煲补汤一边抱怨沈君熙,说道:“你媳妇这么忙,忙忙忙,忙得骨头都出来了。你瞧瞧他那脸蛋,哪还有肉?”她要说的重点不是宋景微瘦了,她继续道:“你再瞧瞧你自个,吃得比猪多,睡得比熊瞎子香,也不知道多劝劝你媳妇,让他跟你学着点。”

反正她看到的儿子,是不会瘦的,一年到头都是这副模样。

殊不知沈君熙是有苦难言,他本来就瘦,自然是没变化。什么吃得比猪多,他不吃饭怎么照顾一个大的一个小的?如今地里又忙,家里地里两头跑。自从他们回家以后,笨笨又抱回屋里跟着他们一起睡的,半夜总是要起来喂奶换尿布等,他是真的没有睡得比熊瞎子香。更何况书社也要看着点,如今裴鸿轩有孕,他时不时还要去帮帮手,让裴鸿轩歇一会儿。

所以说,大家都看到宋景微在忙,其实最忙的是沈君熙。

“拿着吧,快端去给你媳妇喝。”杨氏说道,把盛起的补汤交到儿子手上。这是给宋景微喝的好东西,就是这么一碗。

宋景微把汤喝完,剩下的肉块他不吃,这是常年喝汤留下的习惯。但是这样倒掉挺浪费,他知道青年不嫌弃,便塞给他道:“给你吃肉。”

可怜青年还以为媳妇心疼自己,连忙笑得甜蜜温暖,点头比划道:“你吃,你瘦了许多,要补回来。”

“快吃吧,要不就冷了。”宋景微把筷子交到他手上,不容置疑地道。

见媳妇这么执着,沈君熙便不好推辞,低头把碗里的一碗肉块吃光。

“好吃吗?”煲过汤的肉块应该不好吃,可是青年嘴里的似乎不一样,他吃得津津有味,于是宋景微好奇地问道。

“嗯。”沈君熙抬头应道,笑眯了眼。其实这块肉是好肉,是猪脚上边连着筋骨的瘦肉来着。杨氏用慢火炖了两个时辰,肉块早已入味了,肉里边带着药材的香味,嚼起来特别香,口感特别好。

“有这么好吃?”宋景微不相信地说,他看到青年的表情是很美味的,这不科学。

“嗯。”沈君熙直接夹起一块,送到他嘴边,一副你自己试试看就知道的表情。

“……”蹙眉看着嘴边的肉块,宋景微撇了撇嘴,不过青年满眼期待地看着自己,好像勉为其难吃一块也不是不行。

沈君熙见媳妇张了嘴,一开始面带嫌弃地咬着,嚼着,然后慢慢神奇地疑惑起来,就笑了。

“很好吃。”他再一次比划道。

“还可以……”不是特别难吃,松软吧,又连着筋,有嚼劲。味道很入味了,吃着不难受。这是宋景微最后的总结。

“嗯……”沈君熙高兴地笑起来,只是因为一个赞同罢了。这种分享食物的喜悦,真的很好呢,他心里想。

“我记得家里有很多药材,怎么炖那么少?”宋景微喝了几天这种补汤,但是他从没见过家里的其他人喝。之前因为忙碌,来去匆匆,也没心思去注意这些。今天和沈君熙一起吃了这点肉,让他突然想起里。他说道:“最近大家都忙,而且春天进补也适合,让你娘给大家炖上,让大家一起喝。”

沈君熙对这些都没什么在意,他并不觉得母亲杨氏单独给宋景微炖补汤有什么不对。一来是他自己心疼媳妇,二来呢,宋景微确实是家里瘦得最快的人,大家都看在眼里的。

如今宋景微开口说了这个,他也点头答应,准备回头跟母亲说一声。

宋景微看他后知后觉的模样,便道:“你是做人儿子的,也太没心眼了,那是你爹娘,这些物质上的东西有什么值得吝啬?”在他看来,物质上的东西是最容易满足的,如果连这个都不成,还谈什么关心?

“……”青年被他说得,羞愧地垂垂眼。并不是他不爱父母,而是因为没过惯养尊处优的日子,没得时时刻刻惦记着吃好穿好,到了时候该进补之类的意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