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大结局

小说:三婚盛宠:前夫,请签字作者:花在落更新时间:2019-02-22 14:35字数:601721

她卑微着,带着祈求,这辈子,她几乎没这样过,她总是将头颅抬得很高,好像仰着脑袋就会高人一等一样,可如今,她低头了。

是因为深爱吗?所以愿意放下所有的自尊?

也不一定吧。

可能她只是不知道自己这一生追求的到底是什么,她以为是权势,可是当这些已经不可能成为她的,她就想随便抓住一个,就哪怕是爱情也好。

她能感觉到粘腥的血液从伤口处往外冒,粘在匕首上,粘在她的手上,她握住匕首的五指颤抖着,慢慢松开……

向琛浓眉微蹙,身体失去平衡,双腿不受控制的差点跪倒在地,他站稳,转身。

秦北摇头,双唇一张一合,音色颤动,“对不起……”

一行人从远处狂奔而来,瞬间,这寂寞的山上似乎热闹了许多。

“向琛!”一声穿破夜空的尖叫。

梁青雅拨开陆萧和滕野跑过来,而众人在看到即将倒下去的向琛时,纷纷慢了下来……

只看着梁青雅仿佛疯了一般往前冲。

“向琛!”青雅想接住他,却与他一起跪倒在地晏。

向琛吸气,酿出浅微的笑来,“我没事。”

青雅扶在他腰间的手触碰到一大片的血迹,她颤抖着满是血迹的手掌,强忍住即将涌出的泪水。

“叫救护车!快叫救护车!”她嘶吼着,冲着陆萧吼着,那一张狰狞的脸,那仿佛用尽全身力气的嘶喊,无一不让人动容。

“向琛,不准死,不准死知不知道!”她手足无措,撕着身上的晚礼服,撕了半天却怎么也撕不开,她抿着泪,像是一个无助的疯子。

向琛叹出笑来,气息不稳的轻咳,看她像个孩子一样跟晚礼服发脾气,看她急得快要哭出来,他撑住身体,将她的双手稳住,“我真的没事,别怕。”

青雅晶亮的眼睛看着他,数度哽咽,她故作镇定的责怪他,“辰辰出生到现在,你做过几天爹地该做的事情?都是我一把屎一把尿的将他养这么大,养得这么优秀这么可爱,你呢?你那时候都去哪里了?你在哪里逍遥快活呢?我告诉你向琛,你如果再抛下我,我不会再管辰辰,不公平,不公平你知道吗?孩子是我和你一起生的,凭什么都是我来养?你不准睡,不准睡!”

看着向琛笑着眯上眼睛,她慌了,扶住他肩膀叫他,恐吓他,“不准睡!你如果敢抛弃我,我一定不会再管辰辰,我也一辈子不会原谅你!向琛!向琛!”

不管她怎么叫,向琛还是闭上了眼睛。

整个夜色里,只听见梁青雅近乎绝望的声音……

陆萧叫了救护车,滕野几人终于缓过来,迅速上前帮忙……

“爹地!”从远处传来一个尖锐的奶声!

辰辰从林木怀里窜下来,小腿甩开了跑过来,扑进爹地的怀里,哭着,喊着,小家伙从小到大还没这样丢脸过,是的,他一直觉得男子汉掉眼泪很丢脸。

林木扶着秦骁走过来,秦骁面色冷峻,身后的黑西装快速的上前,扶着向琛上了车。

青雅母子跟着上了车,车子很快的驶了出去。

每一分每一秒都如同在和时间竞跑。

秦骁拄着拐杖向前艰难的走着,慢慢的走向秦北,秦北害怕,害怕得站在原地动弹不得。

为什么要这么害怕呢,就因为他是长辈吗?还是因为,他们从来不像亲人?

因为在她心里,爷爷不像一个长辈,他像一个统治者,操纵着秦家所有人的命运,她害怕,害怕某一天她会粉身碎骨。

“爷爷……”她颤着。

秦骁不语,只是这样静静的看着她,越是这样,秦北越是恐惧。

秦骁叹息,终是什么都没说,转身离开。

他本想借助这个机会,让这帮年轻人好好聚聚,那栋别墅他很多年没有踏入了,今天,他是放下了以往的所有来到这里,这里有他所有美好的回忆,他本想借助这个机会告诉顾清雅,你看,你孙女这么大了,她有幸福的家庭,你也有可爱的曾孙,如果是这样,你能不能原谅我?

他把sun的几个股东全部叫过来,甚至不惜花费人力物力将经常在国外的那两个叫回来,其实是想借助这个机会,替她们牵牵线,毕竟这几人在s市都是有名的青年才俊,不管是家世到人品,都是佼佼者。

如果几个孙女都能觅得良人,那他走得也能安心了。

却没想到会闹出这些事来,他去接了辰辰和凉风,中途接到电话,说出事了,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妈咪!”凉风很少接触到妈咪,可每次一看到妈咪,他一定会黏在她屁股后面。

秦好还看着那辆车离开的方向,她清秀的脸沉默着。

两个月后。

已是夏日正浓,太阳毒辣得要把人烤焦。

不远处,女人身穿白色婚纱,双手搂

tang着男人的脖子,含情脉脉的望着男人的眼睛。

男人优雅不羁,噙着让人着迷的笑容,一只手勾住她的腰。

四周怡人的风景在骄阳的炙烤下,刺眼颓废。

“新娘再往后倒一点,腰往下弯,往下,再往下,曲线很重要……”

青雅很听话的往后倒,笑容维持太久,已经僵硬得脸都酸。

也压根没心情看向琛已经紧咬牙关……

支撑得太累,她腿部力道一松,与此同时,她啊了一声。

咔!

“不错!非常棒!ok!换场地!”摄影师打了个响指,拿着摄像机独自欣赏着离开。

青雅忍着背部的疼痛,咬牙看趴在身上的向琛,拍了大半天的婚纱照了,快要累死了,脾气都大了很多,她生气的拍他,“你能不能行?”

向琛翻身躺在草地上,懊恼:“老婆,腰还有点疼。”

“真的?”她这下不累了,爬起来看他眼睛,“别拍了,回去休息。”

“妈咪,不行的,我还没上场!”辰辰小奶包穿着白衬衫,站在旁边抗议。

这么热的天,等了这么久,他容易吗?说不拍就不拍,在这家里他也是有人权的。

青雅没理他,撩开向琛的衬衫检查伤口,旁边观影的急了!

“喂,我说你们还能不能行?靠!这鬼天气逼着来看你们拍婚纱照也就算了,居然现场上演限制级画面,故意折磨我是不是!”陆萧狂嗷,他穿着白t恤驼色短裤,站在遮阳伞下,一脚踢开座椅,像极了耍脾气的坏男孩。

纪忆被他喊烦了,吐出吸管,一脚踹上他的腿,陆萧不耐烦的瞪她。

“你瞪我!”纪忆不悦,又是一脚踹上去!

“靠!”陆萧让开来,拍了拍脏掉的裤脚,“你这女人有病啊!”

“生气啦?是不是想揍我?”纪忆没心没肺的逗他。

陆萧抓住她胸前的衣服,因为她衣服领口过低,于是一不小心,咳,真的是一不开心,就占了便宜。

“你以为我不敢揍你?我把你揍成猪头,看你还敢不敢出去勾搭别的男人!”

纪忆鼻孔朝天,甚是不屑,“我敢不敢,你不知道啊?”

嚣张!这个女人真是嚣张!靠!

“那个男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他送你回家!”陆萧已经憋了好久了,终于还是问了出来。

纪忆愣了一下,想了半天,终于明白他的意思,随意一答:“送我回家怎么了?我还在他家过夜了。”

什么!晴天里的一惊雷!陆萧的世界大雨磅礴!

“你!纪忆你!”陆萧气得抓狂,咬牙,压着闷气,灵魂却已经在这草地上狂奔了好几圈。

纪忆甩开长发,潇洒的仰着下巴,“就准你留恋花丛,就不准我摘几片绿叶了?”

啥?

纪忆很是跋扈,“要玩大家一起玩嘛,这样才公平,反正就像你说的,我们是真爱就行了。”

“你跟别的男人有一腿,还敢说对我是真爱?”

什么逻辑嘛!

“原来这不是真爱啊?呃,那天对你抛媚眼那女人找我了,说对你是真爱。”

陆萧阴沉着脸,“她去烦你了?”

纪忆挑眉抠着手指甲,“我以后不想看见她……”

陆萧拿手机,“我马上让她滚蛋!”

纪忆满意了,伸了伸懒腰,“也不知道明天要不要赴约,人家请吃饭这种事情好像又不好拒绝……”

“不准去!不准去听到没有!”陆萧跟着她屁股后面,纪忆装没听见,完全无视。

就这样乐滋滋的由他恼怒,自己朝着一旁的姚星辰走过去。

“他妈的,老子什么时候才能拍到婚纱照!”陆萧彻底暴躁了,火气大得全往纪忆身上撒,对着她的背影直跺脚!

老子的婚纱照!老子的婚礼!老子的女人!

妈的,老子不干了!这他妈的鬼天气敢不敢来阵风!

敢不敢不这么热的天拍什么全家福!

有人把这场别具意义的野外大团圆当成折磨,也有人把它当成享受的,就比如姚星辰。

此时她正安静的坐在那里,长裙遮住修长的美腿,一手握着调色盘,一手拿着画笔,美目专注的看了一眼梁青雅的方向,认真的创作着,那模样很动人,浑身散发着浓郁的艺术气息。

果然女人都是两面性的,这时候的姚星辰温柔安静得像个仙女。

纪忆站在她身后,看着她勾勒出来的画面,色彩很大胆,强烈的视觉冲击非但没有破坏婚纱照的柔美,甚至还利用这样的碰撞,凸显出如同烈阳般美好炙热的感情。

“老婆,喝点水。”陆萧算好了时间,上前做男仆,递上来一瓶纯净水。

姚星辰眼都没抬,只是认真的作画,仿佛外界一切都干扰不到

她。

滕野心疼老婆,替她擦了擦汗,拧开瓶盖递到她嘴边喂她……

“滚开!”姚星辰冷冷两个字,甚至懒得看他,不,没时间多看他一眼!

艺术创作的时候,特别是灵感来的时候,最忌讳旁边有人打扰。

滕野默默的退到一旁,抱着女儿放在腿上,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电话响了,他就接起来,一听具体情况,脸色瞬间冷起来,“这种小事都解决不好,我要你还有什么用!”

那语气冷酷强势,完全跟之前判若两人,纪忆张大嘴巴,这完全是精神分裂吧?

就在她崇拜之时,姚星辰冷冷的看向滕野,看了几秒,滕野心虚得吞了口水,姚星辰暴跳如雷,画笔就砸了过去,“你他妈能不能安静点!”

“……”纪忆惊悚了,好心解围,“算了,别吓着孩子……”

她说着,看向漫漫小姑娘,小姑娘正非常淡定的在够着吸管想办法喝果汁,感觉到纪忆阿姨的目光,她看过来,一秒,又继续手头工作。

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这不是正常的么,男仆是没有大声说话的权利的,她喜欢的男孩子就不喜欢说话。

正这样想着呢,她喜欢的男孩子就来了,林以清抱着凉风小奶包走过来,秦循拎着包,轻蔑的看了看四周的环境,似乎嫌弃得不得了,就近找了一张桌子就坐下,包往一旁的椅子上一摔,热得扯开领口。

林以清冷漠的看了他一眼,抱着凉风转过身去,不想再看见那张脸,更讨厌他吊儿郎当的翘着二郎腿的样子。

她这一转身,就看见不远处和容娜他们坐在一桌的容修,从她走过来开始,容修的视线就没有离开过她。

林以清对他微笑,清冷如霜,却煞是动人。

容修也动了动嘴角,清冷的男人笑起来比女人还迷人。

“林以清!”秦循看到了,脾气要上来。

林以清回头,“我去跟老朋友说说话,你不会阻止我吧?”

“……”秦循微愣,别开视线,“如果我阻止呢?”

“那我就不要结婚了。”

他看过去,女人有点无理取闹的样子,每当她不那么理性的跟他说话,他总有幸福的感觉,他冷笑,“你又威胁我?”

“嗯。”

“为了那个男人,你居然要这样威胁我?”

“嗯。”

秦循的脸色明明差得要死,可下一秒他却大笑,“好,去聊,随便你聊多久,不过聘礼我就不会给那么多了。”

林以清放下凉风,冷道:“聘礼一分钱不准少。”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向容修。

秦循冷哼,悠闲自得的听着蝉鸣,交易就交易吧,威胁就威胁吧,反正他给的起。

人世间有没有这样一种感情,当两个深爱的人最终没有在一起,再见面,还可不可以微笑呢?

在夏日的午后,这灼热的野外,聊聊那些年轻时候的过往,说说当初的趣事,回味当初那份简单纯粹的感情,那种感觉,未必不好。

随后一笑置之,想想这许多年的执着,也许会轻叹一声,当初真傻,总以为爱一个人就是一辈子,也不管这份爱到底有多艰难,而它之所以艰难,只不过是因为,他们或许未必是最适合的。

他们爱的,只不过是青春年少时的第一次悸动,因为太过珍贵,于是不舍得放下。

“你还说我傻,你那时候多笨,我弄坏了师傅的东西,你非说是你弄的,你追女孩子的方式真老套。”林以清很久没这样敞开了说话,好像这样舒服多了,再也不用戴着冷酷的面具,好像要和这个世界隔绝了似的。

容娜在一旁附和,“就是,太老套了!哥你这样不行的,你这么笨,什么时候才能给我找个大嫂啊?”

随意的一句话,就连沈言他们几人都感觉不对,容修见林以清尴尬,声音如一缕青烟,“找个比我更笨的,应该没问题。”

不算幽默的一句话,容修能说出来,已是难得。

“哥,你会冷幽默了?”容娜惊讶,顺手接过秦以默递过来的果汁。

林以清释怀的笑了,与容修相视,容修说:“其实如果我们在一起,该多好。”

林以清轻轻的眨了一下眼睛,“可惜没有如果。”

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秦循,看他正躺在椅子上闭着眼睛,她突然之间张大了双眸。

似乎想明白了。

如果我们在一起,该多好。

容修的这一句话让她明白了,或许有种爱情不是两厢情愿,而是有一方愿意排除千难万险朝你走来,即使那千难是你的爱,即使那万险是你的情,他就这样用他独有的方式慢慢侵蚀你的爱,慢慢征服你的情,然后就造就了爱情。

她和容修,一直在等待着对方,守护着对方,却不曾有一方主动去拥有对方。

她看向容修,那眼

神,容修懂。

容修晦涩的笑了,“祝你幸福。”

林以清也笑了,“你也是。”

或许放手不是最好的结局,可它也不一定是最坏的,看着她越行越远,容修知道,林以清对于他的爱,都留在了他的回忆里。

林以清,你一定要幸福。

林以清,我真的很爱很爱你。

林以清,再见。

从此以后,林以清对于他,是曾经,是朋友,是亲人,可能他还是会守护她保护她,却绝不是以爱情的名义。

秦循睡得正开心,好不容易感觉没那么热了,眼前闪过来的黑影让他睁开眼来,一看,林以清笔直修长的双腿在他眼前,再往上看,她这表情怎么怪怪的?

“怎么了?”他坐起来。

林以清不说话,看着他。

她这眼神……秦循心脏噗通噗通的。

“秦循,你爱我吗?”

秦循顿住了,她什么意思?受刺激了?林以清怎么可能说出这种话?中暑了?

他蹙眉站起来,摸了摸她的脑门,林以清推开他的手,冷着脸:“回答我。”

这么正经的时候……秦循反而不好意思说出口了。

他清了清嗓子,故意将视线往两边晃。

林以清拨正他的脸,“你不说我就当你默认了。”

“……”秦循一头雾水。

林以清环臂,女王之势,“既然如此,以后那些小三小四小五就没必要往我面前带了,我这人下手有点重。”

秦循慢慢反应过来,他这是要转正了?

兴奋!

那边,向家三口正放松的张开双臂躺在草地上。

阳光透过树叶的隙缝洒下来,斑斑点点的落在他们的脸上。

“幸好秦北没伤到你要害,不然你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能康复,不过想起来还是有点后怕。”青雅伸出去的左手握住向琛的手,眼睛滴溜溜的看着树叶,感受夏天的美好。

向琛微笑,调侃,“你说你当时怎么那么傻。”

青雅知道他又要说那件事,气恼,“你知道你那些照片有多丑吗?再说,我怎么知道秦循欠了你人情,所以根本不会散布照片啊,不过他怎么那么阴险,居然用这个骗我!”

“不过,他到底欠了你什么人情啊?”青雅好奇。

向琛慵懒的哼了一声,“五年前林以清要自杀的时候,我救了她一命。”

后来他说服林以清离开,此事让秦循对他又感激又痛恨,当初秦循救了他,也许夹杂着报恩的成分,只是这家伙的脾气永远那么冲,偏偏以怨报德,才会有那五年的事情发生。

即使又过了五年,那家伙的脾气还是一点没改。

“他昨天跟我夸你了。”

“他夸我?”不可能吧,那种渣男……

不过好像也有夸过她一次吧,虽然不是很好听……

“那他夸我什么了?”

向琛阴阴的微笑,“他说你是他见过的最笨的女人,最自以为是的女人,最矫情的女人……”

“等等等等!”她听不下去了,“这叫夸?”

向琛侧过身来,刚要解释,躺在中间的小奶包说:“妈咪,能得到个最,你就知足吧,最起码也是第一啊。”

一个爆栗,小奶包脑袋开花,抗议:“总打脑袋会变笨的!”

青雅捂住他的嘴巴,不开心的瞪向琛,“你老婆都被人家侮辱成这样了,你怎么还幸灾乐祸呢!”

向琛笑意渐浓,“我觉得没什么不好,如果你那么完美,那还需要我干嘛?”

青雅竟无言以对。

又折腾了一会儿,中午休息时间。

大家放下各自忙的,将带来的美食拿出来,正准备用餐呢,又有贵客到!

这次真是齐了,梁以白,梁月一前一后走过来,后面的是江心晴和梁幕,再后面,刚下车的江心澜,向虞成,小萝卜,杨玉梦,宋思辰,杨萝,容迦。

梁以白和梁月还是老样子,不过听说在国外过得不错。

江心晴和梁幕也还是老样子,听说有可能会结婚。

听说小萝卜正向着梦想一步步前进,还经常害怕自己还没实现梦想,她的爹地已经over了。

还听说杨玉梦和宋思辰在一起了,原来宋思辰的老爸早就选中杨玉梦做儿媳,所以才逼儿子去参加那一次的生日宴会。

还听说杨萝又要和容迦老死不相往来了……

总之,每个人都有他们生活的样子,可能如意,也不尽然如意,幸好都还说得过去。

“听说你要拍全家福,我们可是推了所有事务赶过来的,这面子给的够大了吧。”江心澜主动跟儿子邀功。

“赶快拍吧,帮我拍得漂亮点。”

“一副老女人的样子

,难道还能拍成一朵鲜花?”

“你是鲜花插过的牛粪!”

“我跟你已经没关系了,你说话给我注意点!”

“是啊,你只不过是被鲜花抛弃的牛粪而已!”

杨萝和容迦又干起来了。

青雅走到江心晴面前,“妈,我爸妈不肯来,他们不来我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没关系,他们可能不太喜欢这样的场合,再说这也不过是个形式。”

青雅点头。

江心晴看人都到齐了,便说道:“那开始拍吧?”

“等一下吧,还有人没到。”

江心晴看了看,还有谁没到?

“来了。”青雅指了指她身后。

江心晴回过头去,在看到来人时,她沉默了。

秦家全体都到,秦骁在前面走着,秦香荷搀着他,其余的人都在身后跟着。

“妈,我没有提前告诉你,是怕你不愿意……”

“没事。”江心晴无所谓的笑了笑。

那张全家福,好大。

每个人的笑容都藏着一个故事,而那些故事或简单,或浪漫,或凄美,或者经历了岁月的磨练,或许承受了生死的考验,或许细水长流,或许天人永隔……

不管怎样,只要你还在陪着我,哪怕你曾经陪过我,那都可以称之为:爱情。

江心晴真正释怀,是在三个月后。

那天,是秦老的葬礼。

她一身黑衣,胸前别了一朵小白花,以儿媳妇的身份站在那里,她忍不住的掉下了眼泪。

其实,爱恨都会随着时间消逝,死者已逝,活着的人却还要继续活下去。

知遇,知遇。

青雅看着秦老的照片,眼前模糊成光圈,她轻喃:“爷爷……”

秦老走得很突然,那天,秦老跟她聊了一晚上,说到奶奶,那个让他牵挂一生的女人。

说到她倔强的脾气,说到那个小木屋的故事,说到那个别墅里曾经有过的美好时光。

最后,他看着天上的星星,说他好像看见了她。

第二天,他就再也没有醒过来。

他睡在那张床上,很安详。

这一世沉沦,终于得以圆满。

青雅泪流满面,再也待不下去,她转身,向琛担心的看着她,她摇摇头说没事,说她出去透透气。

她没想到,秦好也会在这里。

她与秦好四目相对,两人皆是不语。

许久,秦好哭了,这许久以来,她伪装的坚强在这一刻彻底瓦解,她咬着嘴唇扭曲着面庞,眼泪如泉涌般,止也止不住。

青雅抱着她,让她趴在肩头,仿佛又回到那一年,她是她的梁姐,而她只是一个单纯的小姑娘。

唯一不同的,这个小姑娘的心里装着一个已亡人,她没有人可以述说那份痛苦,她找不到一个人来帮助她的无能,她甚至没有得到过那份爱。

“他说,替我照顾秦好。”青雅重复明肖死前的最后一句话。

秦好泪如雨下,她终于大声的哭出来,将这几年所有的委屈与痛苦一并哭出来,哭吧。

总算,你最后一句话里,是我的名字。

不管你是抱着怎样的心情,可在你失去生命那一刻,你最后想到的人,是我。

有些人,她等的不过就是一个确定,确定你也爱我,或者确定你有那么一点在乎我,那么,我就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我们的爱情。

“妈咪!”

秦好抬起头,看见凉风很乖的站在那里,满眼的渴望。

她哽咽:“凉风,过来。”

凉风向她飞奔而来,扑进她的怀里,他第一次,感受母亲的温暖,真的很暖。

辰辰在后面看着,优雅的眉眼之间有明显的波动,青雅过去抱起他走了回去,向琛迎面而来。

“向琛。”话音刚落,她突然捂住嘴巴作呕。

“老婆!”

她这一举动让向琛慌了神,青雅按住他的手,胃里难受,她拍了拍胸口,“我想吐。”

想吐?

看这架势,难道……

向琛黑瞳冷凝,最近她……特别爱吃辣。

心情阴转多多多晴,他又要当爸爸了!

而且,可能是一个小梁青雅!

他欣喜若狂,抱着她亲了一口又一口,抱起来转圈圈,老婆老婆的叫着哄着疼着……

好像恨不得,极限盛宠。

这世上,不是每一份爱情都会惊天动地,我们的爱情通常都是平平淡淡的,我们每个人又不都是完美的,两个人在一起,会有很多的摩擦,误会,与不满,可生活正是因为这些不完美,正是因为他或她的小毛病,才会变得特别珍贵,就比如向琛和梁青雅。

而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拥有一份独属于自己的爱情,我们配拥有那样一份爱情。

这便是,三婚盛宠。

(本书完)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