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晚霞 第八节黄昏之景(七)(结局篇)

小说:情与血作者:兰帝魅晨更新时间:2019-04-23 14:12字数:1286696

三复带着李望在听了阵,就转道往左 这里的环境林青似乎很熟悉,一路碰到有巡逻的人都好像看不见他们。李望渐渐发觉这并非隐身异能,而是林青似乎能够干扰人的神经系统,把视觉信号关于他们的东西通通屏蔽。

李望未经听说过这种能力,更想不明白机器的探测何以无效。

但直到林青带着他见到大哥和王安珠时,果然没有人发现他们。

大哥和王宝珠都还活着,但生不如死。

身体关节都被金属磁针穿透,头部被套着干扰脑波的仪器,以致他们变异者的能力得不到发挥,异化状态的千疮百孔的身体伤痕无数。两个人都没有了眼珠,只剩两个可怕的血窟窿。十根手指断的只剩两根和一根,王宝珠胳膊少了一条。

纵使如此他们却都还活着。

几个白褂的人观察着数据闲聊着。

“世事无常啊,昨天的大哥今天变成仪器下的怪物。”

“早就知道他们不可靠,怪物就是怪物!”有人不以为然的如此说。

“把安哥鲁莫亚王说的如何可怕,也没什么了不起。大哥的能量没多可怕,”

“那是我们的未来部队战斗力强大!以前的什么总门战士都是些未经正规练的乌合之众,哪里能跟我们的未来部队相提并论?他们当然觉得变异者不可战胜,但在我们未来部队眼里变异者根本不算什么!”那人说着,犹自骄傲的道“科学,只有科学才是正途!什么怪物什么超自然能力以及莫名其妙的皇帝新衣都不可能跟科学相提并论!”

就在那几个白褂聊天的工夫,林青旁若无人的打开了机器的束缚,拔出刺进大哥和王宝珠体内的磁针。

有个白褂看见了,惊恐的楞呆看着。

半响才能说话道“你,你们看!”

其它全望过去,不见有人,只看见磁针离奇的离开困住的两个人身体,机器却没有发出警报。干扰脑波的头套自行打开,大哥和王宝珠双双睁开双眼的时候突然消失不见了。

就在几个白褂眼前突然蒸发不见了。

当即有个白褂按响警报,一个迅速查询系统疑心被入侵。

这当口林青已经打手势招呼王宝珠和大哥走。

两个人挣脱束缚后伤势立即就开始愈合。见到是林青和李望,均都吃惊异常,却很快发觉异样而不敢说话。

他们明明在几个白褂身旁,却好像透明似的。

“怎存回事!警报系统失灵?”

林青一路领着他们到了总部总负责人的办公间,里头的人正忙着。林青示意李望进去小李望便整了整衣发,牵着惊疑不定的大哥和王宝珠踏了进去。

里头忙碌的人突然看见门自动打开,又看见进来的大哥和王宝珠时惊惧的就按下警报。

李望却很冷静的让大哥和王宝珠坐下,自我介绍道“你好,我叫李望。李心是我母亲。”

那人见大哥和王宝珠毫无敌意,一时惊疑不定。

这时分已经赶来几个未来部队的战士端枪对着李望他们,却被那负责任示意不可妄动。

“李公不清自来所为何事?本部的安全防备措施对李公而言似乎毫无作用。”

“妈妈听说这里有两个心怀满腔报国热诚却遭遇不韦的可敬可怜之人。于是让我来。”

那人保持着微笑反问道“李小姐的意思是?”

正这时通讯器里传来报告。

“报告默联,默的李院长来了。”

那人一听就知道是为李望而来,道了声“请。”

李望这才答话道“因为我能够让变异者恢复成为人类,所以妈妈让我来 ”

包括王宝珠和大哥在内,所有人都愣了。

林青看见李院长赶到时就原路离开了基地。

李院长是李心的叔叔。有他在,安全局在大哥和王宝珠的事情上又自觉理亏愧对李家,如今李望反而出现此地又帮助大哥和王宝珠恢复为人类。那么李望绝对不会有事,还会受到加倍礼遇。

这当然是李心所乐见其成的事情。

小小年纪的李望就留给安全局一个以德报怨的光辉形象,一个爱国的形象,一个能力非凡神秘莫测可怖可畏的形象。

林青按动手机,编辑了条短信发送出去。

她站在总部基地外的林地,深深呼吸了口新鲜空气,满面微笑。

“你还笑的出来?”

一把声音响起的时候,一阵白光渐渐出现李心的身影。

“因为我早知道你的打算,你根本不会兑现诺言让我活到最后一天,你要的就是在我根本想不到的时候,突然夺走我的性命,不会让我死在陈依身边,不会让我有机会在离开这个世界前亲口对他留下几句遗憾。所以你假装没察觉李望任性妄为回来的事情。”

李心抬手取下耳环,取下点缀满发的宝石,把散乱了的长发随意紧束,冷淡的看着林青,看着她的微笑。

“你真是个可恨的人。偏偏不让人遂了心愿,你不痛苦我怎么能收获成就斑 ”

“有什么可痛苦的,当年我们约定合作对付总门主,事了后我的性命由你夺走。结果你多给了我这么多年的时间对我而言已经是莫可求的幸运。现在我当然不痛苦,我感谢苍天,感谢命运给了我注定的悲伤后还能赐予我这么多的幸福。”

“有多少幸福就会有多少痛苦。就像我妹妹,如果她不是涉足感情,即使遭遇刺杀也不致于在临死前那么痛苦。对生的眷恋越多,临时的痛苦越深。我当年不杀你,因为那时候杀你不足以让你体会我妹妹死亡的痛苦!”李心戴上双质地奇异的手套,脱下高跟鞋丢甩一旁。“每个人都会痛苦,人只能对不够在意的事物看开想开。你可以装的若无其事,但我知道你内心对生命的眷恋和不舍。因为我完全体会过李茵死亡前的心情。”

林青看李心一副战斗架势不由轻笑道“你何必如此?我不会反抗,你要杀就杀吧。”

“你当然不会反抗。”李心不以为然的冷笑。“你能反抗吗?反抗有用吗?即使杀死我但你能够杀死 刀吗?你不死,陈依因为我妹妹离世所留下的复仇人格就绝对甘心死去,那个人格一定会杀了你。你甚至害怕陈依目前的人格会知道你就是加,山就是刺杀李茵的事实!你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话音落时,李心的手按住了林青的天灵盖。

刹那之间,林青感觉到生命在加速流逝,那种立即死去的感觉不由自主的充斥了身心。 刹那之间,她不由自

刹那之间,她眼眶里充盈了泪水。

李心的手离开她头顶时,林青无力跌到在地,甚至没有站起来的力气。她知道自己快死了,李心故意留她一口气让她眷恋生命,因眷恋而痛苦。

林青止住泪水,突然展颜笑道“对不起,谢谢你。”

李心满面悲痛,咬牙切齿的看着跌到地上无力爬起的人。

“对不起有用吗?李茵死之前的心情你懂了吗?可惜你不完全懂,因为她带着尚未出世的孩离世!而你根本不可能有孩,你根本不可能比她更痛苦!”

啊 ,,是啊,少林青着眼望天,看着风清云淡,看着绿黄枝,喃喃失声。“可是我仍然感谢你让我多活了这么些年。可是我该死,难道你还要杀了他?”

“李望只需要一个让他感怀惦记的、不存在人世的父亲。”

“你果然缺夫人性,竟然要杀死自己孩的亲生父亲。十月怀胎难道还能让你真的抱着孩不是你的,是为李茵所生的念头?”林青问罢见李心一时没有接话,不由就笑了。“走了,你一定不会承认说心里并非这么想,一定不会承认并不想杀死陈依这种念头。其实你仅仅希望李望因此他的保护而感动,希望李望再也不敢也不要与他见面罢了,你哪里会杀他呢?我的担心真多余,李茵盼他好好活着,你也一样。”

“不要用你们这些人可笑的感情和人性来揣测我!”

林里传来阵脚步声,不重,但让人听着就感觉到沉重。

没多久,李望已经走近。他低着头脸,一步步的挪到林青身旁。

李心丢了把剑在他面前。

“我说过不要心急,时机到时会让你亲手杀了她为赐予你灵魂的母亲李茵报仇。”

“妈妈什么时候来的。”李望弯腰拾起了剑。眼睛却望着等死的林青,后者面挂着微笑看着他。眸里透出的仿佛是鼓励,鼓励他动手,鼓励他亲手复仇。

李望一直痛恨这个女人。

杀死了他一个妈妈,又抢走了生养他的、第二个妈妈的男人。抢走了他的爸爸。

当年第一次见到这个。女人,他就忍不住愤怒的要杀死她。

这种冲动他本来不能抑制,但就是这个他渴望杀死的女人一次次教会了他冷静,教会了他如何更好的坚强面对残酷。

当年被这个女人逼迫这称呼其干娘的时候,李望恨不得跟她拼命。可是他那时学会了忍,不可思议的忍了。

这个女人对他从来都不好,总是说些伤害他的话,他父亲不在时这个女人就再不会装着对他很好。 可是,这个女人从没有真正虐待过他,从没有巴不得他死。

这个女人一直在教授他。

李望不知道李心会来,不知道今天能够复仇。现在他才想明白自己的回来不是偶然,因为李叔如此凑巧的赶到。

他没想到,但他知道这个女人想到了。

李望双手抓着剑柄,高高的举起了手里的剑。

为什么他后来对这个,女人没有那么恨了呢?

因为李望发现这个女人很爱他的父亲,发现这个女人并不爱他,却因为他的父亲而甘愿帮助他,甘愿看他成长的越来越利害,越来越强大。

“妈妈,她已经快死了,”

李心一耳光抽过去,打的李望跌坐地上,后者没有哭,没有抬脸,他自觉愧疚,自觉这耳光该受。这是母亲第一次动他,但他觉得自己活该。

“你疯了吗!”林青勃然大怒的呵斥李心,后者的目光立时转移到她脸上,洗然大悟。她知道李望为何不忍下手了,失望让她痛苦的难以自己。一种因失望而生出的毁灭情绪在她胸膛燃烧。

“你疯了吗!”林青二度质问。“你这么睿智的女人难道要为了流逝的过去毁灭现在拥有的幸福?你自己缺失感情和人性,但望儿没有缺失!他是活生生的人,还是个孩!你要求一个没有缺失感情人性的孩做到如你这般的冷酷无情?你疯了吗!”

李心的胸口蔓延的怒火因为这番话渐渐平息,恢复了理智。

是的,她不能因为李望达不到期望就心生不如毁灭的心,这是种愚蠢。那是她的孩,十月怀胎,教养多年的孩。

“妈妈 ”李望跪在地上抱着李心的腿,满脸自责的愧疚。

“好,妈妈答应你。也让你看看爸爸现在成了什么样”

朦胧的白光包裹住林的他们。

白光消逝。

荒野路段。

黑色的碳灰飞舞漫天。

许情大口的吐着鲜血,倒在地上无力站起。

只有她一个人还活着,其它人都被烧成了碳灰。

战神之怒绽放的红光遮天蔽日,爆发的红光如流星弹雨,焚毁了一条条的生命。

陈依抓着战神之怒,走一步,停一会。

他受到了沉重的打击。在催动战神之怒力量时承受了不知道多少数倍音速弹的集火攻击,他眼前时而清明。时而模糊,走一步路都会感到天旋地转,五脏移位般的痛苦。

“你刚才就能杀了我,再苦多此一举。”

陈依根本不能答话,也不想开口答话。他一张嘴吐出来的就是血。

是的,他刚才就能杀死许情。

可是他没有这么做,此刻却要忍着走一步路都痛苦万分的折磨去杀死她。

这很可笑。

他骑坐在许情伤重的身躯上,举着战神之怒,却久久没能刺下去。

他一点不明白为什么要对这个女人手下留情。

许情看着面前燃烧焰光的致命武器,看着 刀不决的迟疑。突然喊问“你明明没有丢弃总门的理念,为什么不愿意为国为民贡献自己的力量!你不愿意杀我,因为你喜欢我坚持理念不计代价的品性,我知道是这样,从在县时我就知道你内心仍旧期盼渴望着浩然正气理念的实现。可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你明明期待又不肯承认,又不肯努力尝试!”

陈依发觉自己不能否认许情的话。是的,多年前他就为许情的这种努力坚持所打动。他们的合作根本不必要存在,仅仅是他不想杀死许情的一个理由。他没有杀许情,在王宝珠表明底细后也没有杀王宝珠。

只是因为他欣赏许情和王宝珠的品性。她们跟大哥不同,大哥是一根筋的在努力,而她们却深知黑暗仍旧愿意坚持相信光明。

“因为没有纯粹的浩然正气。物生物灭,弱肉强食,尽皆自然定律。期盼纯粹的浩然正气和期待人的生存不必录夺弱小生物植物生存权一样荒唐而不可能

二依站了起来,放弃徒劳的举右,他根本不愿意杀尝 “我期盼只是因为我也是个人,当然会希望世界一片美好。我不做因为我知道那根本就不可能。我们的努力不可能改变世界,我们也没有途径把世界改变成桃源。怀带这种希望做的事情最终只变成世界结构、争权夺利的一部分。”

陈依走几步,停一会的往卡车过去。

他要去市。他还记得。他想见林青一面,也不想让李望怪他说话不算。

就在这时,一团白光带着三条朦胧的身影出现。

见到白光时,陈依就立住工 他知道李望没有事了。

但白光里的三条身影清洗时。他又愣住了。

林青的状况非常糟糕,虚弱的只有气出没有气进似的,皮肤的颜色不正常的泛红。

李望看着他,又低下头脸,又抬起看他,又低下。仿佛做了亏心事般不敢正视他的目光。

“她快死了?陈依拖着重伤的身体,快步走过去,蹲在林青身旁,看着林青,话却在问李心。

“她快死了。”李心淡淡说着,又补充道“我下的手。”

“是吗”陈依抱起林青,看她还笑着,但不一会眼里就有了泪。

“你早就有心理准备了。”

“嗯

“原谅我的自私。”林青说着。又忍着不让眼泪滑下来,问他“恨我吗?”问罢又自嘲的笑“好俗喔!”

“我恨你,希望你死。因为我爱李茵;我不恨你,希望你长命百岁。因为我爱你。”

林青的头无力的歪到,双手无力的垂放,

再没有来得及说一个字。

再没有来得及手一个字,

陈依抱着她,站起来。

“想不想替她报仇?你可以办到李心问他,神情依旧冷淡。

“我想杀你,因为我爱林青;我不想杀你,因为你是李茵的姐姐是李望的母亲。”陈依抱着林青一步步朝卡车过去。

李心看着。冷眼看着,无动于衷的看着。

李望眼眶里都是泪,可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他不知道说什么。

许情抓起地上的枪,支撑着坐起来,举枪对准陈依。

“跟我回去,否则我会开枪

陈依闻言停了步。

突然解除皇帝新衣,身手把玉佩拽了抛起,又挥动战神之怒将启动皇帝新衣的玉佩焚烧毁灭。

战神之妇七作收缩成一点光亮,缓缓飞到李望额头,钻没进去。

“我能给你的,只有它。对不起

陈依看着李望,挤出勉强的微笑。后者愣愣看着他。看着他恢复原貌后全身被血染红的模样,看着他口鼻耳朵仍旧在持续流出鲜血的模样。他害怕的愣在那里,,

陈依看了眼许情,淡淡道“开不开枪我都会谢谢你

便再也不停留的往卡车走,拉开车门,抱着林青爬上去。

卡车的引耸发动,呼啸而去。

许情手里的枪跌到地上。回头四看时,李心和李望已经不在了。

周围只有些未来部队战士遗留的武器,有好的,有碎了的。

还有的就只是漫天飞扬的黑灰。

大哥和王宝珠果然恢复成了人类,当检查的数据从白褂嘴里吐出来时,他们激动的抱头痛哭。

这是做梦都不敢想过的幸运。

他们自己才知道当一个变异者的痛苦,当一个异类的痛苦。

安全局里赦免了他们变异后造成的破坏罪责。原本也没有杀人,她们本来就只求让人相信大哥就是安哥鲁莫亚王意识寄存体的事实,抱定了必死之心。哪里又会愿意杀伤同事?因此不仅被免了罪责,还都保留原来的职务继续留在安全局工作。

许情却为行动担负了责任,遭到不少质疑。

她所带领的未来部队全灭,独她得活,而她报告称 刀最后也死了。

局里决定暂时将她搁置,即使力挺她的人也无可奈何的说损失太惨重。局里会质疑她的能力理所当然。劝她先休息一段时间。

早曾经历过这种打击的许情坦然接受了。

却离开了市在市居住。

大哥时常来探望王宝珠和许情。三个人的关系比过去更亲近。

许情在市住了一年,局里终于又因为特殊任务决定启用她。

临行前她去了钱金星的公司。

钱金星亲自接待了她。

“陈依啊?别提了,真是个气死人的弟弟。这一年他换了份差事,份!做好好的突然就丢下辞职信跑了!”

许情就知道陈依又丢下辞职信跑了。他工作很尽力,没日没夜的拼命,工作成绩很出色,所以钱金星一直让他帮忙,辞职了这里又劝他去那里。每到一个分公司一个新职位陈依都会没日没夜的工作,最多一个多月的时间就能创造出骄人的成绩,而在那时候他就会丢下辞职信,说不做了。

“他觉得一种工作变成机械的重复时就没办法投入十分的精力,那时候就会清闲,当然会走

钱金星叹气道“我也知道林青的离世对他打击很大,可他是有能力的人,我实在不希望他一直走不出来,希望他过的好。”

“钱总视他为弟弟当然会担心。不过事业对他而言没有意义,否则也不会三番五次拒绝林家的给予。”

“前几天林总的夫人还想让我帮忙劝劝陈依,林青一走他就把产业和钱全转到林总夫人名下。他们惦记林青,念这份情想让陈依留着那些产业和钱不愁生计,偏偏他是个牛脾气根本不听劝,我说也没用还正发愁呢,要不你见到他也帮忙说说?”

“还不知道他在哪里呢?。

钱金星就道“要不你看看,他前天辞职的。或许还住着没走。我写个地址给你

许情拿了地址乘飞机抵达市,又坐的士到了地址上的住宅拜 便不禁摇头。

陈依就是个月光族,这一年里赚多少花多少,但绝大多数钱都花在家里。不赌不嫖不吸毒,但他非常能吃。一天能吃七顿饭。赚的钱七分花家人身上,剩下的就吃喝用完了。在哪个城市工作暂住都租昂贵的房,却收拾的很干净。理由很荒唐。房够大家务活就多,家务多他就多点事情做少点时间闲。

许情是不敲门的,情报门出身的她根本不在乎门上的锁。

开门进去时正看见陈依在收拾东西。

“要回市了?”

“嗯

“张涟快结婚了,跟她干爹的儿

“我知道

“听说她不久前找过你?。许情说着帮忙

“来过。”

“她的未婚夫好不容易劝动她鼓起勇气为感情勇敢一次,她才敢对你一表心情感你竟然给拒了?”许情跟张涟也认识,常听后者谈论心事。

当时张涟的干爹说了想法后。她迟疑不决。她的干哥哥就对她说,如果心里有不甘就应该努力为自己争取一次幸福。张涟当时很吃惊的。但听她干哥哥说完后就不吃惊了。

“我希望你能够愿意全心全意的和我组成家庭,全心全意的经营未来的生活。这必须建立在你没有遗憾的基础上。如果你不勇敢的为自己卓取一次就无法甘心,如果成功了我会忠心祝福,如果失败了就请你为过去利上完美的句号,然后认真的重新开始。

因为这番话张涟鼓起勇气对陈依表白说明了内心的情感。

“有什么好说。张涟现在过的很好。”陈依收拾罢了行李提上,又拿了本书就走。许情跟着下了楼。

“坐飞机?”

“坐飞机无聊,闲着没意思。开车回去一路没空想别的最好。”

“我刚从市来又要回去。”许情哑然失笑。

他们上了车后陈依电话叫响,许情见他没接就直接挂断了。

“又是哪个女人?”

“家里催着结婚,认识了一个看着还行,见了几次面觉得不合适就算了。”

“结果你算了别人没算是吗?现在走也不说一声电话也不接了。真冷漠。”

“离开这里再无交集,也没有必须应酬的理由了还联系做什么。”陈依发动引擎,开飞快的直上高速。

“半年前你就说家里催,到现在你换过四个城市呆了,挑这么多都没个合适的你想怎么样?”

“十之七八听说我做没钱的工作时就不联系,仍然联系的见几次面就觉得没意思。总说些无聊的事情。哪来那么多话说?还有些其实不相信我说的职业。知道底细了就打听我一个月收入多少。不在乎物质的倒有,幼稚单纯的不堪忍受,只顾私情对孝道完全没考虑过,要么就满脑的享乐主义二人世界主义,换了是你会有兴趣继续联系吗?”

许情切了声道“明明是你没兴趣谈感情就为了父母才有结婚的念头。然后就冲着这样考察别人能挑到才怪。世上哪来那么多的林青呀!”

“所以只能算了。不是我不结婚而是找不到合适的。”陈依说罢又道“晚上去我家吃饭。

许情没好气的横眼过去。“又让我去应付你父母省得他们吧嗦结婚和对象的事情?” “没错。”

许情看着陈依冷漠的神情,一时心里情绪复杂,喘嘘感怀着却又不能言语。一年来她见过陈依七次面,前者从不拒绝与她见面。但许情发现这个人是真的心死了,故而心硬如铁,永远别指望感动他,也别指望真正接近他。有感情的人都不可能受得了他冷漠的心肠。

他不会酒醉哭喊或抱着林青的相片消沉,因为他是虚无主义者,他看的开。但他的那种看开不是选择微笑迎接未来的希望,而是麻木的在时间流逝无所谓的品尝着没有希望和失望的生命。

车开到途陈依接到来自国外的电话。

许情听出是萧乐的声音。

“对不起。我最近才知道林青的事情。你还好吗?”

“老样。”陈依无动于衷的回答让电话那头的萧乐半响不知道该说什么。

“最近我打算回国,”许久萧乐才蹦出这么一句话,但还没说完陈依就打断道“在那边好好过,国内如果有事情我可以替你办。”

“没什么事情,只是想回来看看。不过现在也忙的很没有真正决定。”

“在开车,改天再聊。”

“好的。”

许情想起林青留给她的遗书。

林青在知道李望回国后就猜到了李心的打算,可是她没有选择,也没有办法再争取求生。那时候她就准备好了遗书,给父母的,给陈依的。给遥遥的,还有给她许情的。

遗书里林青仍旧自责不该把萧乐打击太过,想起将来她离世后陈依的情况就担心难过。推想说到时候陈依不避讳又不厌烦的异性恐怕会有她许情。

言下之意已是明白。

但许情知道林青一定没想到陈依会心死的如此彻底。否则绝不会在遗书里留有期许。

他根本不会爱人了。

“局里准备重新用我了。”

“恭喜。”

“晚上去你家后 嗯,留宿一夜吧,明天我就乘机去市。”

“好。”

许情晒然失笑摇头。

林青终于有错了的时候,她根本不该对陈依还有期许,也不想再无谓的试探。

“于成杰还好吗?”

“上个月踉跄遥分手了。悲痛之余没有消沉,事业仍旧一帆风顺。”

“你们的反差很大。”

“是的。”

陈依驱车到了海边,没人的地段。

这里是林青的墓地。

她的遗书里希望把骨灰撒到海洋,不喜欢留个墓碑让家人,让陈依记着伤心。

其实有没有墓碑都一样。不过每次陈依来时还是感到了区别。

目的死气沉沉。

而海洋波澜壮阔。

晚霞映照的天地一片火红。

一条身影赤着双脚,一步步在沙滩上步走。走上礁石时飞着起来,一闪落到陈依身旁。她拿着一块移动盘递给他。

“小望在默学骑马的照片,还有击剑比赛的录影。”

“谢谢。”陈依接过收起。

李心坐在他身旁的礁石上,极目眺望远空。

陈依见她脚上沾满了沙,头发披散着,又就那么坐礁石上,不由道“想起了小茵。”

“我也是。所以想试试赤脚在沙地行走的感觉。”李心微笑说着。突又抬脸问他“以后有什么打算?有没有想过到国外生活?小望一直惦记你。”

陈依抓起把李心带来的、木盒里的金粉末,朝海里抛洒。

“今生若死。

只愿归于虚无。

因自知成不了佛,

只求永得平静就好。

脱开这无尽轮回

不达,

不堕。

奢望吧

李心失笑看着他,抓了吧金粉末陪他丢掷到海里。

“还真是奢望

《全书完》。旧凶巧

有事急需出门无暇更正错字,明天修订。

望书友们见谅。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