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爱的折痕(100)

小说:抚爱的折痕作者:圆畅更新时间:2019-03-20 23:58字数:238786

  夏丽丽,此生我只爱过你一人,但没有善终,这是我们双方的不幸,我对不起你,曾经深深地伤害过你的心。但你要明白,那都是因为爱你爱得太深的缘故。因为在乎你,所以做出了让你伤心的举动,正如我不止一次说过的泰戈尔《飞鸟集》里的那句诗:我医治你所以伤害你,爱你所以惩罚你。

  此生和你有缘无分,这是生活对我们的一种嘲讽,你要敢于面对,有什么呢,一切都会变的,只有从来在什么地方也未发生过的,才是唯一不会改变的东西。就当是生活的一种改变,真的,这有什么呢。我不放心的只是,你是不是会怀孕,我还记得,那次你到我那里来,我们抑制不了彼此的激情,没有防护地做了一次爱。这不是我有意要这样,只是我那个时候想到的是如果你有了我的孩子,那么我们就尽早地回去结婚。现在看来,如果你不幸怀了我的孩子,那么只有委屈你到医院做掉他了。真对不起这个可怜的小生命。你今后找一个男人成家时,千万不要找像我一样的男人了,你应该找一个可以托付终生的男人。我相信你会找到的,上天保佑你。

  工地上的事已经接近尾声,自己的落网不会给工地带来致命的影响,有黄天明,那工地上的事也是可以按部就班地做下去的,自己不在,经理也会用心地负起责来了。

  天然的心里有一会儿的宁静,在这宁静中,他听到了车轮“唿唿”地响着,再有就是车顶上那烦人的警报声一直是那么鬼哭狼嚎地嘶鸣着,像是因为抓住了自己的一种张扬。

  顿了顿,天然又想起了自己在这城市里所做过的一切,包括积极的与消极的:谋杀过人,打过架,当过英雄,做过好人。可是功不抵过。今天落得这个下场是在情理之中的。

  不知那个叫黄烁的女子最近怎么样了,她还说过要跟她父亲说,让自己一定去那父亲的工厂里做事哩,自己是有意地避开她了,看着自己跟她在一起她那种幸福的劲儿,自己真怕又会欠了一个女人的情义。所以自己有意地避开了她,不知道她是否知道自己的良苦用心呢。想到这儿,天然看了看手上这块她送的手表,这手表还在自己的手上一步一步地,既像老态龙钟地,又像朝气蓬勃地在一成不变地向前走着。天然不知道自己这块手表还需不需要,他知道自己在进监狱前,这玩意就会作为危险品被搜走。

  天然陷入了沉思,等了好久,当他的目光看到车厢内的一块窗玻璃上有一个洞时,他突然作出了一个决定,他出人意料地把手腕上的表摘了下来,从那个小小的窗玻璃洞里扔了出去。

  手表扔出去了,天然把头倚在窗玻璃上看见了扔出去的手表像作出一种什么意味似的地掉在了地上,形如一片红色的枫叶坠地时宣告夏天的结束一般。看到这儿,天然的眼睛里突然溢满了泪水。

  在泪眼朦胧中,天然突然看到车子已经到达西江桥上了,从两旁整齐而雪亮的路灯可以得知。借助这雪亮的路灯,天然突然从窗玻璃看出去,无意中看到一辆迎面开过来的的士车上坐着一个熟悉的人影,似乎是夏丽丽,她把头趴在窗沿上,头发被风吹起,半掩着她的脸,满面愁容,正盯着每一辆过往的车辆,而当押解着自己这辆鸣着警报的车子迎面过来时,她更加注意地盯着这辆车子看。

  当车子走近了,彼此相交时,天然看清楚了,是夏丽丽,没错,天然鼓足了勇气,对着那个刚才自己扔手表出去的窗洞,声嘶力竭地喊了一声:

  “夏——丽——丽——”

  喊完,他泣不成声。

  夏丽丽听到了,她从这声音里知道了是天然在呼喊,这声音她好熟悉,能唤起她以往的诸多美好的回忆。而这一切,意味着结束了,一种彻骨的悲凉感弥漫了全身,在当她知道自己行将和天然错过的一瞬,她突然伸出了手来,向天然的车子挥舞着,像是要握住什么东西似的。

  天然已然离开她好远了,当他靠在车窗的眼睛看到夏丽丽挥舞着的手时,他突然想起了自己曾经写过的一首词——《相逢在都市的车窗口》。想到这里,他又想到了那个叫“阿怪”的网友,这个音乐专业的大学生,不知道她把自己的这首词谱成曲没有,当初她是信誓旦旦地承诺过的,她说她一定会把它谱成曲,然后再从网上传给自己,让自己再发到网上,看看网友们的反响。

  这一切,现在突然让天然觉得并不重要了,因为纵然她做了出来,而自己也没有机会听到了。

  但这毕竟是自己曾经做过的梦呵,而自己的下场又反证了这首歌是自己人生的谶语,那么,这绝对是有价值的一首词,至少是为自己,从这个角度来说,还真期望阿怪能把它做出来。

  于是天然把倚靠在车窗的头收了回来,垂了下去,不再去看这个流光溢彩的城市。眼睛里流露出来的目光开始观照自己的内心,轻轻地,轻轻地,把这首曾经贴在网上的词按自己的理解在心里唱了起来——

  没有执意为谁停留,

  匆匆是都市的节奏;

  没有执意为谁等候,

  忙忙是行人的脚步。

  却在不经意间回头,

  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你,是你,我真爱的朋友。

  当我们彼此伸出了相拥的双手,

  却又是面对距离的问候,

  为何分别会这么久?

  我给你的信你收到了没有?

  我们相逢,

  相逢在都市的车窗口,

  我差一点就抓住了你的手。

  我们相逢,

  相逢在都市的车窗口,

  我差一点就握住了你的手。

  2006年8月12日完稿

  2007年9月3日定稿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