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梦魇(大结局)

小说:诈尸还魂作者:黑岩杨杨杨小天更新时间:2019-05-20 20:37字数:409788

在离北京还有几十里地的时候,我就望见了冲天而起的瑞气。z幽瑞气千条,在半空中形成了七层玲珑塔,照耀四方。玲珑塔比我当初见到的规模大了太多太多,我仰起脖子也看不到最顶层。

宝塔中。龙吟之声不绝于耳,偶然还能看到只鳞片甲从塔中探出。

北京城所在的位置自古叫做苦海幽州,有孽龙存在,明朝时候建下八臂哪吒城,困住了孽龙。当时主持建城的是刘伯温,以他的能力也只能镇压,使孽龙不能为害,却不能改变孽龙的运道,使其变成祥瑞。

但显然,现在的江离做到了。

列车缓缓驶入北京城。从入了北京开始,沿途我基本上随处可以见到江离的信徒。区别他们的方式非常简单,就是他们眼中那两道淡淡的黑线,只有我能看到。

除此之外,很多人的脖子里戴着的护身符,也不再遵从什么男戴观音女戴佛的传统。一律带着雕刻成江离模样的挂坠。

雍和宫自从前些年那场大战后,香火不再灵验,也一蹶不振。白云观的灵气也同样被压制了下去,现在北京城的修道者唯一能看到的灵气汇聚的建筑就是那栋矗立在城中心,辐射四方的玲珑塔。

我进入地铁站,看着熙熙攘攘的人流。不可否认,江离传下的功法确实大大的提升了寻常人的身体素质。他所要的,无非也就是这些人臣服他。

“抓贼啊。有小偷!”呼喊声中,人群里窜出个灰影,快速朝出口逃窜。这小偷身法如同游鱼,滑不溜秋。眼下是上下班高峰,地铁站里摩肩擦踵,他却完全不受影响。我眼看他东一钻,西一闪,硬生生从人群里挤出条路。他行动之间身体都带起一串虚影,看着跟拍电影似的。

这小偷用的是虚空动一类的法术。我想起了万圣殿里元击败的那些人里面,有个道士就擅长这种法术。

是江离到了万圣殿,把里面的功法学全了。然后公诸于世?也不是没这个可能。

小偷转眼到了出站口的刷卡机。他身子像大鸟似的高高跃起,一掠三四丈,眼看到了地铁站门口。

这时,混在人群里的一个中年男人愤怒了。他双掌一撮,普通的肉掌陡然变得像是烧红的烙铁,手掌变成了蒲扇大小。男人抬起火红的手掌,朝小偷后心拍去。

半空中的小偷口中吐出鲜血,身子像是烧红的虾米似的蜷缩起来。一动不动了。

男人用的功夫是密宗大手印。

“谢谢。谢谢您!”被偷的妇女领着女儿上前,朝出手的男人道谢。男人倒是不居功,捏了捏那小女孩的脸蛋,就走了。

我察觉到那小女孩一直在盯着我看,就回望了眼,然后愣住了。这眉眼,这神情,活脱脱是当初在北新桥地下那间午夜浴池里遇到的龙川。

只不过,我现在已经处在穿越后的时空了,这个世界的一切应该和之前并不一样。

小女孩大步走到我的面前,冲我伸出手,“我叫龙儿。”她的声音奶声奶气。

我摸摸她的头。他肠余巴。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你就觉得很亲切。我们之前是不是认识?”这个小女孩一点也不认生。

我捏了下她的脸蛋,快步走开。“我们没见过,你认错人了。”

走出两步,我扭头冲她笑道,“你长大之后检点些,不要太**了。不然,她会伤心的。”

小女孩的妈妈骂骂咧咧的走上前把女儿领走,朝我直翻白眼。小女孩不吭声,若有所思,不知道是不是想起来了什么。

从出了地铁站到走在王府井大街上,我又看到了几起街头斗殴事件,其中有几个人同样也用的是道术。往日街头贴的各种老中医广告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各种名目繁多的养生术进修班,传授八段锦、五禽戏等等,当然最多的还是江离传下的养生术。

江离的照片,也贴满了大街小巷。

迎面而来的大爷大妈们,都是满面红光,神采飞扬,除了眼睛里的黑线外,没有任何的不妥。

这几乎算是传说中的盛世了。人人心强体健,无病无灾,人人如龙。

只不过,这种幻觉没有维持太久。当我走到古城墙附近的时候,又目睹了斗殴。这次是两个会五雷咒的人互相在对打,直打得风起云动,雷电乱劈,坚硬的青砖地面都变成了齑粉。更惨的是,几个路过的行人惨遭殃及,变成了焦炭。

这里曾经是北京城最安全的地方,眼下发生了行人斗法杀人的事儿,警察却迟迟未见。我环顾四周,看到大街上的行人也比三年前少了很多。

随手从路边的报刊亭买来几份报纸看了起来,上面的大头条都刊登着最近最大的盛事。各大宗教领袖齐聚北京,承认江离创立的教派,并推举他为宗教联合会的会长。照片上的江离宝相庄严,一脸神圣。

与此同时,报刊亭里的老大爷正在聚精会神的看着电视机,里面正在播放新闻。我听了会儿,全是关于各地发生斗殴、大规模冲突的事儿。

“日子现在不好过?”我递给他一根烟。

老头儿接过烟,叹了口气。“现在人们的体质都比之前强了,各种各样的气功大师也都冒了出来,各种收徒弟。我老伴的慢性病也是被那些气功大师治好的。按理说我该感谢,但是现在社会的治安是越来越差了,人们一言不合就动手,杀伤力也厉害的多。你发个掌心雷,我扔个火符之类的。那些警察的实力现在还不如有些平民,快要镇压不住了。我看,迟早得乱。”

我向他道了谢,朝远方的七层玲珑塔慢慢行去。江离就住在那里。

走到江离面前异常的顺利。他早知道我要来,吩咐塔中的守卫都撤了,独自在宝塔七层等我。我并没有施展法术,而是踏着宝塔的台阶,一阶阶的走上去。台阶足有数万级,等我走到江离面前的时候身上也微微出了汗。

“为什么要步行上来?”他皱眉。

“为了行走的时候好好想一些事情。脚踏实地总是好的。你脚踩虚空的时间想必比较久了,你很久没流过汗了吧?”

“不要妄图用话语动摇我的内心。”江离冷笑。“我两年前就推算到了你的存在,算出你会对我有威胁,为此派了很多人去找你,没想到今天你自己出现在我面前送死。”

他似乎并不把我放在心上,直接把后背对向了我,缓缓张开双臂。这座宝塔现在是北京最高的建筑了,他站在宝塔最高层拥抱下面,就好像把整个北京城都拥抱在了怀里。“现在我就是至高无上的神,你是生是死都由我掌控。”

我张开嘴刚要说话,江离的身影擦着我的身子瞬间掠过。

我的身子被削掉了一半,鲜血马上溅了出来。

“啧啧,你修炼这么久,就炼成了这样?太弱了啊。太弱了。”他喃喃自语,眼里都是疯狂的笑意。“等我再去灭了那个牧和元,我就是世上唯一的神了。”

“你不行的。我也不行。他俩都是妖怪,我们只是普通人,哪怕你资质比寻常人好点儿。你现在已经是他们的棋子了,却不自知,真是可悲。”

江离虽然对我造成了重创,但我现在生机强大,一时片刻还未死。

“已经很久没人敢对我说教了!我现在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他眼中厉芒一闪,也不见结手印之类,我就觉得身体有了崩塌的感觉。那种感觉,是每个细胞都被放在油锅里炙烤的疼痛,是来自灵魂深处的煎熬。

他貌似癫狂,“怎么样,感觉好受吗?”

“我再给你换个花样……”他的声音到了一半戛然而止,因为他发现自己的身体正在快速虚化。不止是他,这座七层玲珑塔也在塌陷。

“什么情况?”他的声音里第一次出现了惊惶。

我望着他肩膀上贴着的黄色符箓。那是从聪叔给我的锦囊里取出来的。他给我的这第三个锦囊在我穿越之后依然存在我身上。就在刚才,江离和我擦身而过的时候,我把锦囊里的符箓贴到了他身上。

这个符箓唯一的作用,就是让我对江离施加的攻势能够百发百中。

而我对他的攻势,则是催动了“梦魇”的命格。

这个命格唯一的作用,是让现实和梦境互换。也就是说,让现实世界变成梦境,让梦境变成现实世界。

我在海底三年,基本上全部的精力都用来催化这个命格。

我自知资质比不上牧和元,比江离也差不少,从一开始我就是抱着必输的打算来打这一仗的。我只希望能跟毛子和江超多呆一段时间。

“在梦境里做你的霸主吧!”我望着逐渐消失的江离,轻轻对他说。

他经历了最初的癫狂后,逐渐平静下来。“呵呵,你以为梦境就是虚假的吗?庄周梦蝶,哪个是现实,哪个是梦境,你分得清?所谓的梦境,不过就是另外一个时空罢了。等我的修为再次突破,我就可以突破时空的限制,到时候我一定会回来把你斩尽杀绝的!”

“希望你能回来。我等着你。”经过这三年的淬炼,我的心境已经波澜不惊了。我现在只想见到毛子。

“你等着吧,我一定会回来的!”在江离的长笑声中,玲珑塔轰然倒塌。与此同时,我的眼前也天旋地转……

……

等我醒来后,毛子正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我。

我环顾四周,还躺在自己卧室的床上,头上敷着冰袋。

“太好了,粑粑,你终于醒了!”看到我醒,毛子忙给我端来一碗砂锅粥。“你高烧不退,已经昏迷了十天十夜了。吓死我了。”

我把粥一饮而尽,香甜的滋味在我唇齿间炸开。我捏了捏毛子肉呼呼的脸蛋。“毛子,真的是你?”他被我逗得直笑,“粑粑,怎么了?”

紧紧抱着他,感受着他真实的温度,我的眼泪都快要掉了下来,只是使劲亲他的小脸蛋。十天没刮胡子,我的胡子已经非常长了,弄得他一直说痒痒痒。

这时,手机响了,我接起来一看,是江超。他告诉我,他在老家呆的憋闷了,有点想我,要来北京看看我。

我忙不迭的让他赶紧来,随即挂了电话。

这感觉,真好。

这就是我的梦境,我希望永远不要醒来。

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了沉重的敲门声。

(全完)

本站访问地址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