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少年长老

小说:逆翔天外天作者:城春草木更新时间:2019-05-20 03:05字数:226909

  第二天,他踏上了去京城的路程。

  一路顺利无事,他根据名刺上的地址,很快找到了京师灵武大学堂,也很快在校长室见到了丁孙石——炎国京都灵武大学堂校长。   丁孙石眼睛紧紧盯着公羊安远,露出古怪之色。

  公羊安远坐在椅子上,被他看得不自然。扭捏了几下身子,慢慢站起,道:“不知晚辈有哪里不对?”

  丁孙石道:“你的灵武已踏入灵幻等级?难道吃药了?”

  公羊安远修炼过散灵术,一般人根本看不出他是修灵者,没想到被他一眼瞧出灵武等级,心中骇然,暗自佩服不已,忙回答道:“没有吃药,只是侥幸而已。”

  丁孙石眼睛睁得大大地,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仅仅一个月而已,竟然从灵真七级升到灵幻等级,这是怎样地修灵速度!他知道他肯定有奇遇,否则不可能有如此质的跳跃。

  他也没追究,缓缓道:“原本我还打算让那几位老不死的一起来考验下你,但现在看来,不用这么麻烦了。按照你现在灵武等级,可以直接去本校的灵武研究院学习了,你接受吗?”

  公羊安远不知道灵武研究院是什么机构,现在只想离开家乡远远地。那里充满了尔虞我诈和死亡陷阱,更重要的是,他杀了许霆渊,无法向夏无眠交代,只能远远离开那个地方。有时候躲避也不失为一种办法。   他一口答应道:“我接受。”

  丁孙石微笑着拍了拍他的手,道:“好,年轻人,前途无量啊!我这就发入学通知函到你郡里和学校,你在京城玩几天就回去吧!入学还得等到明年。”   公羊安远谢过丁孙石,走出了校长室。

  京师灵武大学堂地处炎国京城的西北,占地逾千顷,里面不仅树木森森,更有曲桥流水,雅山奇石,景致甚是怡人,也属外地人到京城必游的一处风景名胜之地。

  公羊安远也早有耳闻,他漫不经心地在校园里闲逛着,不知不觉来到京师灵武大学堂的后山。

  这几日正值国家祭祀日,禁止一切包括旅游等娱乐活动,学校也闭园谢客。故学校里除了师生外,几乎无外人。

  天天在学校里的生活的人对这些景色早已习以为常,又正值上课时间,后山几乎无一行人。

  已是午后,暖暖的阳光穿过高大树木枝条繁叶,斑驳了山林石径,四周一片寂静。有蝴蝶轻轻在林中飞舞,渐渐飞入林木深处。

  半山腰,几乎无一行人。山林深处,有一数十米方圆潭水,水中央有深红色凉亭,一座九曲桥曲曲折折,自潭边蜿蜒到了凉亭。

  凉亭内,有三个年轻人,两男一女,均着京师灵武大学学生服装。两男生脸色一黑一黄,均身穿藏青色大褂,右胸口上绣金色飞龙。女生容貌秀丽,肤色雪白,身穿紫色长裙,右胸口绣着一条展翅欲飞的金色凤凰。

  三人默默地注视着公羊安远由远而近,眼中似乎流露出一丝警惕之色。

  公羊安远缓步在桥上,左顾右盼,眼神扫过三人,不作停留,旁若无人般,在一转角处停下,目光落在潭水中五颜六色的金鱼身上。有红色、白色、粉色,黑色……不同颜色的金鱼在水中自由地游来游去。尾巴轻轻摆动,划浪却无声。   天地一片静谧。

  一片枯叶随风飘动,轻轻地落在水面上,一条金鱼飞速游到落叶下,小嘴轻啄,又嗖地离开,涟漪在水面上荡漾,画作一个个圈。

  公羊安远耳朵一动,清晰地听到叶落水面之声,鱼啄叶之音,甚至听到了鱼遁划过流水之痕。

  有风穿过潭边林木,轻抚他的脸颊,从水面掠过。他似乎似乎听到了路边花草中昆虫爬动的声响,听到了飞鸟从树木丛中穿梭的剪影,听到了游鱼潭中自在遨游的水痕,听到了种子破土发芽的力量。

  他轻轻闭上了眼,集中精神,专注于这来自大自然的声音,奇妙感顿生。

  一瞬间,周围的风景、人物、鸟兽等动物宛若一幅幅立体图画出现在他脑海里。仿佛灵魂出窍一般,他能清晰地感受到这片天与地,这片天地的万物他都能随心所欲地捕捉到。

  他已不需要眼睛,凭借风中的声音,他已能感知这个世界。   画面在不停延伸,随着山高而升,随着流水而落。   他不知道,他已悄然领悟了“风”之灵。

  领悟风之灵,首先需要有强大的精神力。风者,天地之气也。没有强大的精神力,是感悟不到天地之气的。

  公羊安远从小练习“灵符论心法”,已修炼十多年,他的精神力早已让大多数人高山昂止,只是他不知道而已。另外,领悟“风”之灵还需一定的机遇与悟性。

  悟性太低不行,没有机遇也不行。俗话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运气也是一个成功人士不可或缺的。

  不多时,画面已达到山顶,他看到了山顶一座礼堂。礼堂内,一个男低音断断续续的传来。也许是距离太过遥远,他的精神力不足以支撑如此远的距离,他听得不是很清晰。隐约听到这么几句:“明年的四月六日……展现…...力量与风采……”紧接着,一阵热烈的掌声从礼堂内传出。   忽然,他脑海中莫名地一阵刺痛,他眉头一皱。

  画面在飞快地缩小,回到了潭水四周。他听到谭池中央亭子里的女生轻声道:“曲桥那边的小孩怎么回事?一动不动,眼睛还闭着,似乎睡着了。”

  黑脸男生哼了一声道:“一个小孩子而已,身上也不见有灵气,不要管他。”   黄脸男生轻笑道:“若不放心,现在我就去做了他。”   女生道:“就知道打打杀杀,一点品位都没有。”

  黄脸男生道:“那是那是,我哪有阿曼小姐诡计多端,不仅能够借刀杀人,更能杀人于无形。”   “……”

  默默听着这些言语,公羊安远似乎感觉到此地是个是非之地,不可逗留,悄悄离开了。

  在他走后不久,一位身穿黑袍的中年人从天而降,来到潭中亭子里,对着三人问道:“可否见什么可疑人路过。”

  黑脸男生恭谨回道:“除了一个十二三岁小孩曾在九曲桥停留过,不曾见过其他人。”   黑袍老者嘴一撇,道:“怎么不示警或把他留下?”

  黄脸男生回道:“柳长老多虑了,那名小孩是个非灵体,身上没有一丝灵气波动。”   “这样么?”老者沉思起来。   女生紧张问道“柳长老,发生什么事了么?”

  柳长老道:“刚才我在山顶,发现有一股强大的精神力向山顶弥漫,我和李长老运用精神力合力一击,才堪堪把他击退。”

  “你和李长老合力一击?那是多大的精神力啊!难道是学校里那些老不死的?”

  “应该不是,那人虽然精神力强大,但明显不知精神力的运用,被我们一击就退。若那人也懂精神力的运用,我和李长老难以占得便宜。”   “那更不可能是那个小孩了。”黑脸男生道。

  “那我去其它地方查看下,你们也要更加注意警戒了。”说完,柳长老腾身而起,走了。

  女生忽然幽幽道:“那名小孩有问题,非灵体怎么可能进得了我们大学?即使是教职工子女,非灵体也不得在学校里闲逛。除非……”   “除非什么?”黑脸男生紧张问道。

  “除非那名小孩的灵力高过我们,或者他身穿掩盖灵气的衣着。”黄脸男生道。

  “那怎么办?”黑脸男生愁眉苦脸,“万一那个小孩是奸细,我们没有发觉,是要受到处罚的。”   一说到“处罚”二字,三人一阵哆嗦。

  女生忽然一笑道:“这都是我们的猜测,一名小孩怎么可能有那么深厚的精神力呢?是不是?换句话讲,如果那名小孩真的是奸细,凭我们怎么可能擒得住他,精神力强大者无不是制符高手,随便一个高阶符就够我们受得了,是不是?就当不是好了。”   “也只能这样了。”黑脸学生道。   话虽如此,但三人心里仍旧有些惴惴不安。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公羊安远离开后山后,又在京城玩了七八天,回到了学校。

  他一入学校,千丈山灵武小学校长裘尚就赶了过来,兴冲冲道:“恭喜公羊安远同学啊!你的灵武大学入学通知书到了,是京都灵武大学堂研究院的入学通知书哦,没想到能一下子进研究院啊!”   学校很多老师和学生也都来庆贺。   公羊安远有些应急不暇。

  不多时,梵陵镇镇长苟羽陪着郡王朱武能以及一大帮长老,也纷纷来到了学校。显然。他们也得知公羊安远回校了,并进入了京都灵武大学堂研究院。

  朱武能见到公羊安远,一拍他的肩膀,哈哈大笑道:“我就知道你不同寻常,这次来,我代表整个云林郡邀请你加入我们云林郡长老。”

  公羊安远一时有些茫然,他唯唯诺诺道:“我现在的灵武不足以当入长老吧”。

  朱武能笑嘻嘻道:“公羊长老谦虚了,你没有资格当长老,还有谁能有资格当长老?大家说是不是?”   “是——”众长老附和道。

  公羊安远不知道,一旦进入了京都灵武大学堂研究院,那就意味着将来的他灵武等级不会低于灵化,更有两成几率踏入灵元,更重要的是从此他与炎国高层政坛有了联系,因为炎国高官大多出生京都灵武大学堂研究院。他又是如此年轻,将来前途绝对无量。现在不抱佛脚更待何时!

  朱武能媚笑道:“我早知道名师出高徒,东方师神龙见首不见尾,将来公羊长老绝对是我大炎国的顶梁柱啊……”

  公羊安远周围传来一片阿谀奉承之音,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看着朱武能,忽然说了句大煞风景的话,道:“不知郡王可曾寻到当初我在郡王府被抢的“保颜丹”?”   此话一出,四周一片寂静,几乎针落可闻。

  那天,朱武能儿子娶亲之日,被许霆渊等人大闹,脸面丢尽。公羊安远虽然不是罪魁祸首,也参与了其中,甚至直接和朱武能对立。现在被提起,实在不是时候。

  朱武脸色却不变,干咳了一声,叹息道:“哎!都怪本王无能啊,那日不仅犬子婚礼被搞黄,还丢了公羊长老的“保颜丹”,至今查寻不到,就连卫权贵总捕头都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了。”

  公羊安远知道卫权贵已死,“保颜丹”的失踪也在他意料之中。其实他知道,即使朱武能知道“保颜丹”的下落,也不会告诉他的。无价之宝,岂容他人知晓。

  公羊安远也不计较,不再追问。众人又开始对他吹捧起来。

  虽然公羊安远百般不愿意,但朱武能还是安排郡里官差抬着他游街庆贺,并犒赏他十万低阶灵石。   拿着纳税人的钱当人情,官者都会。

  没几天,公羊安远的父亲公羊忘忧也调回到千丈山灵武小学,父子重新团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第二年春,公羊安远先去了千丈山灵武小学,没见到东方昭阳,有些失望,把人形傀儡插上中品灵石,让它们自动管理“万野花草”园,然后踏上了去京师灵武大学堂求学的行程。

  他不知道,这一年,一件影响炎国的大事即将发生,爆发点就在京师领悟大学堂,他又该何去何从?(第一卷终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