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百九十八章 十八罗汉

小说:大代表作者:良鸣更新时间:2019-05-19 00:49字数:578725

第百九十八章十八罗汉

凌云山谷的巫马族人恩怨分明,了解到陈令是阿达的救命恩人,并且来到山谷的目的是找寻父亲之后,很爽快的放了人。

当然也让陈令演示了自己那半吊子的武功,粗浅却极有境界的太极套路一使出来,立即让谷里的长老大为惊异,也很容易的相信了他几乎是无师自通的修炼出真气的说辞。

因为不属于任何世家帮派势力,又不愿意落户凌云山谷,白须飘飘的老谷主万分遗憾的放弃了招揽陈令的想法,心中感叹又糟蹋了一个习武天才,当然这之前陈令也发誓无论将来情况如何,绝不与凌云山谷为敌。

父亲陈大仁吃了不少苦头,但除了在原始森林中艰苦跋涉,也没遭受皮肉之苦,甚至他和领路的向导阿横连人影都没看到就在断崖下被打晕,然后掳到了山谷内,一直被草药弄成昏迷状态,不用担心他们发现进谷秘道和打探谷中情况。

“大令,那些药材真的不能弄到一些?”

趴在陈令背上的陈大仁眼睛瞥着一干凌云山谷子弟背在背上藤篓中的药材,心中依旧没有放弃收购的念头,凑在儿子陈令耳边小声询问。

“老爸,那些草药你多少钱一苗卖的?”陈令听到父亲的问话有些哭笑不得,心想是不是所有资本家都那么要钱不要命,算是职业病么?

“一千二百块一斤,”陈大仁语气显得十分羡慕,“麻阳医药公司说还可以加价,绝不会少于这个价格,品质越好价格越高”

“老爸,你吃大亏了……”陈令叹了口气,说:“这东西不按斤卖,对某些人来说比野山参还要珍贵,一小苗就不止一千二,麻阳那边当然想要收。”

“啊~~~”陈大仁猛的立起头,震惊的望着那十几个藤篓,里面都是草药,一株株滚圆晶莹,在透过头顶茂密树叶洒下的斑驳阳光下发出湛蓝色的光芒,看着高贵而神秘。

这么贵?陈大仁直接无语了。

包括巫马山在内的十八名年轻男子一声不吭的疾行,表情凝重,但目光中偶尔散发出来的光芒和时而瞥看陈令眼神,显示他们心中的渴望和激动,却全都忍着不说话,行进速度十分快。

“到了。”巫马山停步,放下左手拦腰提着的阿达,恭敬的转向陈令,说:“先生,我们是跟着一起出去,还是自行赶到衡寿县?”

“一起出去吧,”陈令微微一笑,“反正今后你们也要在别人面前曝光,村里有个好朋友在,你们迟早要认识的。”

“是。”巫马山微微弯腰领命,然后挺起胸膛沉声说道:“所有人检查自己的装扮,从现在开始,大家都姓马,名字不变,记住了”

“是”十七名凌云山谷子弟齐声应诺,立即开始整理检查全身装扮,提着阿横的子弟更是直接将他扔在地上,后者自始至终都处于昏迷状态。

不多久,巫马山指着阿横对同伴说道:“将他弄醒,所有人注意,今后少说多听。”

待同族再次齐声应诺后,巫马山对陈令说道:“先生,我们准备好了。”

“嗯。”陈令点头,心下畅快,大手一挥,说:“我们回去”

刚刚醒转脑袋还晕晕沉沉的阿横从地上爬起,看着身边突然多出来的十几个人,眼前熟悉的景色说明已经回到山寨了,心下震撼,好不容易才找到依旧趴在陈令背上的陈大仁,表情复杂的说道:“陈总,这是怎么回事?”

陈大仁已经听说了对方的劣迹,忍着厌恶说道:“你的工作完成了,回头我马上就给你剩下的三千元劳务费。”

说完不再理会这个明明能救下同伴却贪生怕死独自逃生的人,后者一脸的迷惑,却在听到三千元的时候眼睛发亮,立即浑身充满力量。

“谢天谢地终于平安无事了。”狄世襄一把搂住刚刚站在地上的陈大仁,激动得无法制止,后者因为长时间昏迷全身肌肉有些麻痹,站得并不稳定,被狄世襄这么一扑一抱,直接往后就倒,被陈令及时扶住。

“辛苦二掌柜了,别的话我也不说了,今后但有所求不敢推辞”陈令看着站在一旁微笑的二掌柜薄格达,许下承诺,同时扬起右手挥向对方,代表价值百万“大财”运势的红气送出,一闪而没的引入薄格达的额头,让他清瘦白皙的脸上染上了一层富贵红润。

“这就叫好心有好报”小盘适时做出点评,对于这次的灵力消耗它不觉得浪费,身后跟着十八名灵力提取机呢,此趟山林之行它的收获最大。

用狄世襄带来的卫星电话通知了家里的母亲郭秀兰,让她放心,然后在阿达家吃了一顿丰盛的野味,陈令从狄世襄处取了十万元现金交给阿达一家人改善生活,饭后就向山外进军,春节马上就要到了,不能继续耽误,只有二掌柜薄格达仍需留在这里收拢参与搜救的人员,并支付相应的报酬。

“三公子,你说的是真的?那个先生真的能够帮我们提高功力?”

衡寿县江北的一动老旧平房的院子里,一名颇为壮实的黑脸青年满脸渴望的盯着巫马山,提出自己的疑问。

“巫马山怎么会骗大家,巫马石你不要问了,赶紧去练功”说话的是一名二十四、五岁左右的青年,按辈份巫马山要叫他叔叔,所以直呼巫马山的名字。

“是真的,我亲身体验过,虽说只有一次,但先生绝不会在这件事情上骗我,大家今后一定要对先生尊敬”

巫马山沉声说道,然后又转向直呼自己名字的青年,说:“我说过不要叫我巫马山万一让戴家人知道了行踪,不仅大家的安全会受到威胁,就连先生一家也会被牵连,以后要叫就叫我马山”

“哦,我错了,以后我叫你阿山,你叫我阿木。”巫马木立即承认错误,继续说道:“咱们说的是来查证先生的身份家世,如果真能帮大家提升功力,这一时半会也不能回谷,会不会让谷主怀疑,然后就保不住这个秘密了。”

“那不管”巫马山说道,“能保密多久就保密多久吧,我已经跟先生讨论过这些,这次申请出来历练至少可以待一两年,只要定期给外面的联络人打电话通报平安就行。”

“是啊是啊。”另外一名子弟点头说道,“历练三五年的都有,也不能因为咱们天份差一些就不允许吧,我记得向长老提出历练申请时他满脸的奇怪,等大家修炼有成了回去让他们惊讶,看二哥还会不会说我没用,哼”

“你们都申请了历练?”巫马木瞪大了眼睛,环视一圈,见所有人都点头,拍着额头悔道:“我以为是阿山开玩笑的,没有申请历练,这下麻烦了……”

“那你自己回去重新申请,可不能泄密了”壮实黑脸青年满脸紧张的盯着巫马木,“你要误了我的机会,我跟你拼命”

与此同时,送父亲回家安抚了母亲和妹妹的陈令正赶往这个离家不远的小院,心中十分激动,马上就要有自己的班底了,只要这些巫马家的人开始了训练,他就不担心有人会下贼船。

从巫马山的描述里,陈令知道提升功力对于这些天赋欠缺的人来说意义有多重大,任何习武者都无法抵御如此诱惑,这辈子他们就任由自己差遣了。

“十八罗汉,我来了……”

感谢“醉月秋寒”的月票支持

财神保佑你

[]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