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慕番外3 岁月山川在【全文完】

小说:爱妻入瓮作者:乔嫮更新时间:2018-12-10 07:56字数:617511

因为顾乔生慕小年时曾大血崩,所以怀孕八个月时,慕家和顾家就开始进入紧张的备战状态,慕琛也不时请假在家里陪她。

此时的顾乔心态却平稳了许多,每天除了吃睡,便是在别墅里随处走走,有时见慕琛盯着她隆起的大肚子皱眉,还开导他。

离预产期还有二十多天的时候,顾乔便住进了医院洽。

慕琛为方便照顾,每天只下午去上班,其余都在医院里陪她。

这样一番折腾,慕琛也瘦了一圈下来钤。

看着慕琛为自己、为即将到来的女儿笨拙忙进忙出的模样,顾乔又是无奈,又是感动。

顾乔破羊水比预期中提早了三天。

当时,慕琛和顾乔正在讨论女儿名字的问题。

几天前,两人分了工,慕琛负责取正式名字,顾乔负责取小名。

自那以后,除了工作和顾乔,慕琛的脑子便被这件事所占领,可是翻字典,查典故,仍找不到满意的名字,反观自家女人,却是没有一点压力。

于是趁这天顾乔躺在床上休息,慕琛有些好奇地问她:“乔乔,女儿的小名,你想好了?”

“嗯。”顾乔边按着电视遥控器,边忙不迭点头。

“叫什么?”慕琛的好奇心被吊得更高。

顾乔的目光从电视机屏幕挪回到慕琛的脸上,随即又看到他手上的字典,不由得了然一笑:“叫‘朵朵’,一朵花的‘朵’。”

“这样就行了?”慕琛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她。

以前,慕琛便觉得她取儿子的名字比较随意,但在听说了它的来历之后,也能接受。

只是这次,不能因为女儿是一朵花,就给取“朵朵”、“花花”啊。

看到慕琛一脸较真地几乎把眉毛拧到一块,顾乔又忍俊不禁地笑了出来,而后,捏了捏他眉间的川字型,解释道:“‘朵朵’不是挺好的吗,小名而已,简单易记就可以了。即便是真正的名字,也没什么。比起一个名字,我们以后赋予她完整的亲情,优秀的品质以及不屈的精神,不是更有价值?”

闻言,慕琛若有所思地沉默了下来。而后,伸手将顾乔的手拉下来,握在手心边捏着,边颔首道:“你说得对,名字远没有她所具有的品性重要。只是,你以前将年年带得那么好,我又看着她慢慢陪我们九个月,我可能太紧张了。想给她所有最好的,又怕自己做不好一个女儿的爸爸,于是变成这副患得患失的模样。”

“什么时候这么没有自信了,杂志上那个气拔山河、决胜千里的慕总哪儿去了?”顾乔立刻笑眯眯地凑近他。

知道顾乔拿他最近的商业采访在打趣他,让他放松,慕琛也不回嘴,只是也配合地笑笑,替她拉好被子,而后似想到什么,重新含笑地看向顾乔:“乔乔,女儿的名字,我想出来了,叫她慕伊,不可畏也,伊可怀也。”

“啊?”慕琛话题跳得让顾乔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慕琛却继续笑着说道:“这样不仅跟你‘一朵花’对上了,更重要的是,如果以后女儿嫌弃名字难听,我可以说有你一半功劳。”

“……”

顾乔顿了顿,终于笑推了他一把:“对,你做得很对,以后你有什么过失,尽管往我身上推,反正我这个妈妈做惯了冤大头。”

听出顾乔的反话,慕琛笑得更欢畅,因为顺带解决了女儿的名字问题,心情也轻松了许多。

但两人互相笑了没多久,顾乔突然皱眉,反抓住慕琛的手,声音有些颤抖:“慕琛,我肚子痛得厉害,好像快生了!”

慕琛看到顾乔脸色发白,立刻喊叫着冲出病房,向护士站狂奔而去。

顾乔被推进产房是下午四点钟,此时正逢刘香兰接慕小年放学,接到他的电话,两人连忙赶了过来,在家里休养的梁巧如也闻讯赶过来,再加上何盼、林晓染和慕家两位姑姑,一堆人堵在门口候着。

慕琛本来是杵在产房的,但医生嫌他太紧张,怕影响其他人的情绪,将他赶了出来。

可是即便如此,慕琛的情绪没有丝毫平复,听着产房里顾乔不时的尖叫声,就像有人用针扎着他的心脏。

这样煎熬了一会,慕琛终于忍不住转到梁巧如面前,紧着眉问道:“妈,乔乔这样太痛苦了,不是可以麻醉做剖腹产吗,为什么不选那个?”

“这样你就受不了了,乔乔生年年的时候可是比现在还痛苦?”

梁巧如玩笑道,而后看了产房大门一眼,解释道:“乔乔五年前就没用剖腹产,现在这个是第二胎,应该没什么问题,而且顺产对乔乔身体比较好。”

“哦。”

慕琛又忍了回去,而后似想到什么,真诚地看向梁巧如:“妈,五年前让你们受累了。”

“这个时候怎么说这个,都过去了,现在不是挺好的吗?”

知道慕琛必定联想起顾乔五年前受得罪,梁巧如笑着地揭过。

慕琛又点了点头,便侧身面对着墙站着,自己一人慢慢消化情绪。

可是安静站在梁巧如身边的慕小年本就有些被顾乔的声音吓到,此时听到他们说生他的时候,顾乔更辛苦,整张小脸都扭到了一块。

他抬头看看梁巧如肃着脸等孩子出生的情景,又看看慕琛紧捏着拳头按在墙上的模样,想了想,放开梁巧如,走到慕琛身边,小心翼翼地拽了拽他的衣角,仰着西瓜头说道:“爸爸,你不用紧张,生我的时候那么辛苦,妈妈都没事,现在一定也会没事。”

慕琛此时才将部分注意力放在自己儿子身上,见他小眉紧皱着,一双黑汪汪的大眼睛里满是担忧,想起虽然说过不会忽视他,但由于顾乔怀孕和工作的原因不可避免造成疏忽,心里顿时一阵惭愧。

慕琛蹲到慕小年跟前,微笑地帮他拉了拉衣服说道:“嗯,妈妈有年年、外婆,奶奶和我,一定不会有事的。”

“嗯。”

慕小年用力地点了点头,此时又有顾乔的嚎啕声传来,慕小年皱眉扭头看了产房方向一眼,沉思片刻,一脸笃定地看向爸爸:“爸爸,以后我一定乖乖听妈妈的话,对妈妈很好很好。”

“嗯,乖。”慕琛欣慰地抱了抱他。

此时此刻,家里两个男人同时明白了顾乔身为女人的不易。

几人就这样七上八下地等了一个小时时,顾乔的声音突然又拉高了许多,高亢的声线让大家不用想象就知道她此刻遭受着怎样的罪。

慕琛下意识抱紧慕小年,只觉得整颗心都要被这声音揪出来。

然而这声音没落下,一阵清脆而稚嫩的哭声从产房里传了出来,慕琛顿时像被点了穴一般怔愣当场,在场其他人也瞬间安静了下来。

正在此时,产房大门打开,产科医生边擦着汗,边从里面走出来,微笑地对大家说道:“恭喜各位,母女平安,现在可以进去探望了,只是要保持安静,孩子可能会睡着……”

医生话未落,慕琛便以最快的速度冲了进去。

直到真切地抓住顾乔的手,看她虚弱地躺在那儿,笑盈盈地望着他,慕琛一颗澎湃不止的心才真正归位,用手下意识抹一把脸,才发现自己何时居然流了泪。

慕琛赶忙又擦了擦,重新看向顾乔,张口想说些什么,但一下子发现有好多话,顿了顿,只握紧她的双手,语气沉沉地说了一声:“辛苦了,谢谢。”

“不客气,应该的。”顾乔唇角轻挽,带着些小俏皮。

此时,刘香兰、梁巧如、林晓染几人也进来,梁巧如从护士手上娴熟地接过慕伊,在怀里仔细地抱着,刘香兰则边擦着眼泪,便捏着她的小嫩手玩着,林晓染和何盼看看顾乔身边有慕琛照应着,也围到孩子身边新奇地观察着。

顾乔看向围成一堆的人,对慕琛笑着提醒道:“去看看朵朵吧,看是像你,还是像我?”

慕琛也看了那一堆人一眼,踟蹰片刻,握着她的手点了点头,便起身走到他们中间,梁巧如看到,连忙朝他挥了挥手,笑道:“爸爸快过来看看,这女儿又是一个美人胚子。”

慕琛凑上去,目光立刻被这小小一只吸引。

她确实很小,是他见过的最小的女孩儿,小脸皱巴巴的,眼睛闭着,剔透细嫩的皮肤之下可见青色的血管,一看便觉得娇弱得不可思议。但脸上依稀已经有顾乔的轮廓,尤其眼睛的弧度可预见,以后必定长成像她妈妈那样勾魂夺魄的大眼睛。

她虽然闭着眼睛,但嘴巴一动一动的,嫩嫩的小手也一张一合着,慕琛观察了片刻,小心翼翼地将一根手指放在她小手边,她立刻似有知觉般将它抓住,紧握在手里,慕琛立刻感受到一团柔软到不可思议的温情。

梁巧如见他谨慎的模样,笑着将孩子往他身上递了递,怂恿道:“爸爸来抱一下女儿,怎么样?”

慕琛又徘徊了一会,不过还是肃着脸伸出手,小心翼翼接过她,彷如接收着世界上举世无双的宝贝。

等慕琛抱住慕伊,一直够不到的慕小年终于忍不住蹦跳地喊道:“爸爸,我要看一下妹妹,我要看看妹妹和我长得像不像?!”

躺在床上的顾乔看着儿子如此猴急的模样,又看看慕琛难得笨拙的搂抱姿势,不自觉又笑了出来,内心也涌动着无以名状的感动。

微风从晚秋的枝头拂进微敞的窗内,顾乔突然想起一句话:树在,山在,大地在。岁月在,我在,你还要怎样的美好世界?

对啊,她这一生不奢求什么,岁月山川都在,爱人亲人都在,这就是她想要的生活,这就是她想要的美好世界。---题外话---

1、这篇文终于写完了,感慨良多,谢谢大家一直以来地不离不弃。

2、本来想写些慕伊长大点的番外,但发现我对孩子的描写全都给了慕小年,再来写他,怕会重复。

3、正文的结尾是个半开放式的,很多人担心陈静的儿子会怎么样。其实怎么样也会是慕小年这一代的事,作为立体的人物,他们自然会有他们的成长轨迹,我若都写出来,这篇文必将没完没了,所以留给大家一些想象空间。

4、前面说过还会有些小番外,这些会在我的新郎微博里兑现,不能看也没关系,不会影响这篇文的完整性,想看的可搜索微博名“乔嫮”关注。

5、下篇文但愿还能见到大家,谢谢,大家追文辛苦了。

...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