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第五第十章如此真相

小说:分水林之二疑案魅影作者:笑君杀手更新时间:2019-05-19 00:59字数:338847

第五十章

如此真相

……

我蒋永辉,在这个鸟不拉屎,暗无天日的鬼地方已经待了整整五年.似的,我厌倦了,在这五年的时间里,几乎没什么进展.戴老板很生气,可我也没办法。

大量的人力物力,使得我们找到了一些线索.可那又怎样,我们连宝藏的影子都没发现.更不用说是深入的去探索,调查了。

我很思念我的妻子,还有我的孩子.好几年都没能见上一面,也不知道他们孤儿寡母的,生活的好不好。

由于工作的性质,迫使我不得不与他们断绝一切联系.而事实上,被断绝的是整个社会.我,还有我的一批兄弟,被孤立了,被与世隔绝了。

没人知道我们的存在,因为知道的人都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其实我们也一样,也是被遗忘的一群人.恐怕除了戴老板,没人知道我们是死是活。

这就是我的人生,或者说,这就是我的后半身吗不,我不愿意.现在,我最期望的,就是尽快找到那批宝藏,换回我的自由。

不过,话又说回来.戴老板的性格我太了解了,如果真的为党国找到了那批宝藏.很有可能,我和我的那帮兄弟,就真的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的。

我唯有苦笑,这就是我的命运,身为党国军人的命运.戴老板教导我们,一切都要为党国的利益而奋斗.是的,我就是这么做的.党国的利益高于一切,我也是这么做的.为了党国,为了戴老板,我可以牺牲掉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

……

今天,突然接到了戴老板的命令,要我们不惜一切代价,做好长期潜伏的准备。

时局一天天的在变化,今日的党国已非昔日的党国.兵败如山倒,共军的节节胜利,和党国的节节败退,预示着国民政府彻底的垮台了.如同一座大山,被彻底的推翻,再也不可能恢复到以前的样子了。

我虽在世外,对现今的时局还是了如指掌的.戴老板要我们留下,做长期潜伏的准备.事实上,我是知道原因的.无非就是想让我们这批永不见天日的人,继续寻找宝藏的线索。

只要拥有了这批财宝,党国就可以东山再起了.但我还是怀疑,真的能东山再起吗即便拥有了富可敌国的财宝。

……

会议召开了好几天,一直没有一个完善的方案.想要在共军领导的新中国,堂而皇之的潜伏下来,确实是件不容易的事.虽然说,共军还没有解放全中国.可戴老板和委员长都撤到台湾去了,共军一统中国,只是时间问题。

最后,经过大家的一致商议,我们做出了一个决定,得出了最终的方案.当然,此条方案带有一定的危险性.到事到如今,除此之外,我们别无他法。

既然决定留下来,既然决定潜伏.那么,危险一定会有的,切实存在,不可避免.我们都在委员长面前发过毒誓,致死效忠党国。

死亡并不可怕,我和我的兄弟们早已把死亡置身事外.可怕的是,我的完不成任务.辜负了戴老板和委员长的信任和栽培。

……

行动就定在今天晚上,在此之前,我们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势必在今天晚上,一举成功,拿下蒋湾村。

对于蒋湾村,在这五年多的时间里,我已经了解的非常清楚了.事实上,从五年前,当我踏上这片土地开始,我就为今天的行动做好了准备。

蒋湾村有一百三十三口人,在这五年多的时间,我先后安排了二十七人潜伏进了蒋湾村,成为了他们中的一员.就连现任的村长,都是我的人。

因此,我非常有信心,今晚的行动,一定能够完美的成功。

可笑的是,作为一名军人,我没能在战场上拼杀,没能够看着日本鬼子乖乖的溜回那个弹丸岛国.今晚,却要亲手屠杀自己的同胞.可悲,可叹啊!

……

当夜,我和我的兄弟就将一百多具尸体扔进了太湖.然后,换上了他们的衣服,打扫了战场。

整个行动进行的非常顺利,我们做的干净利落,没有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

当夜无话,我们摇身一变,全部都成为了蒋湾村的一员.是的,我们替换了原来的村民.神不知鬼不觉的潜伏了下来,为今后的工作,打下了一个完美的基础。

就这样,在我的精心设计下,我和我的一帮兄弟,在蒋湾村正常的生活了下来.直到我们找到我们想要的东西为止。

……

很明显,新的身份,新的生活,并没有引起周边地区人的注意.毕竟现在到处都在打仗,到处都在死人.谁又会来在乎,关注一个小小的蒋湾村呢!

几个月之后,我得到了一个坏消息.开启宝藏大门的四块青铜封印不翼而飞了,整个调查工作一下子陷入到了僵局。

没有青铜封印,就等于这五年多来的工作汤了,功亏一篑.那么接下来,我又该何去何从,我的兄弟又该何去何从。

台湾肯定是去不了了,不说现在已经是共军的天下.即便我们真的冒死去了台湾,没有完成任务,戴老板和委员长也是不会放过我们的。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简直就是度日如年。

……

‘我靠,敢情那些死尸是军统那些人干的.‘看完日记,阮小天第一个站出来,发表他的意见,‘这帮龟孙子,他们还真能做的出来.一夜之间,一百多条人命.你们说,这帮龟孙子,和当年的日本鬼子有啥区别.‘

第二天中午,方新他们几个就聚集在蒋寒家的客厅,研究起从密室里带出来的那个日记本。

看完之后,小雪紧皱眉头说:‘这本日记并不全,你们注意到没有,前前后后都有缺损.而且,在现有的日记中,对于宝藏的调查,几乎之字未提.你们觉得,这可能吗‘

此时,方新站了起来,踱了两步说:‘缺损的部分,很有可能就和宝藏有关.他们拿到过青铜封印,说不定还真进去过.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还是没能成功.‘

沈括也站起来说:‘应该是人为的,可能是蒋永辉本人,他不想让自己辛辛苦苦弄出来的线索,白白的拱手让给别人.还有一种可能,在我们之前,已经有人进入过那间密室,拿走了所有关于宝藏的线索.‘

‘这不太可能‘小雪反对的说,‘当时我们大家也都看见了,那把铜锁锈的相当历害,没有个几十年,是根本锈不到那种程度的.‘

沈括却是冷冷一笑,他说:‘我也没说是最近才有人进去的.‘

方新马上就说:‘你的意思是,在蒋永辉那个年代.或者在蒋永辉死后不久,就有人进去了,并且拿走了所有的资料.‘

沈括接着说:‘这不是不可能,别忘了,他们把整个蒋湾村的村民,在一夜之间给调了包.他们可都是蒋永辉的手下,他们也一定知道密室的存在.‘

大家都在议论了,说着说着,杜子娟突然冒出一句:‘蒋湾村‘然后,就用十分异样的目光盯着方新。

像是能传染一样,这间屋子里的所有人,突然都用那种异样的目光盯着方新看.看得方新的心里毛毛的,冷汗瞬间就下来了。

‘你们……你们这是干什么干嘛都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怪吓人的.难不成,我变成怪兽了.‘方新想说个笑话打趣一下,可是没人笑得出来。

方新的心里没底,他情不自禁的倒退了几步.杜子娟趁机上前一步,紧逼向方新.她说:‘方新,你的老家好像就是蒋湾村.而是,我们这儿只有你是蒋湾村人.‘

‘你……你什么意思‘

阮小天忽然猛拍桌子,也逼近方新说:‘我靠,我明白了.你是蒋湾村人,而蒋湾村被调了包.你,就是军统的后代.说,你们的目的是什么,密室里的资料是不是你拿走的.你个败类,老实交待。

方新这才恍然大悟,一下子变了脸色,狠狠的就给了阮小天一拳说:‘你他妈的抽什么风,我要是军统的人,早把你们一个个干掉了,还等着你们来揭穿我.‘

虽然这么说,可方新还是感觉到所有人的目光都不对,都不是很友善.这种感觉,让方新极为的不舒服.因为他看到,就连小雪也似乎极其的不信任他。

尴尬被一声开门声,打破了沉寂.蒋寒从外面走了进来,一双锐利的眼睛扫过每一个人.最后将目光锁定在了阮小天的身上。

刚才的激烈讨论,蒋寒一字不差的全听到了.这时,他才开口对阮小天,或者说对在场的所有人说:‘我一直以为你们是挺聪明的,至少,在你们这群人中,有那么一两个是极其聪明的.看来我错了,我高估了你们.‘

小雪不太明白的问:‘阿哥,你什么意思我不太明白.‘

蒋寒冷冷的哼了一声,继续说:‘我相信方新不是什么军统的后裔.你们也不想想,现今的国民党还是当年的国民党吗那些军统的人,在没能完成任务之后,还会乖乖的待在蒋湾村,等着被人杀.共产党难道一个个都是吃素,真的会一点都不知道其中的奥秘.你们呀,也太小看当年的军统,也太小看当年的共产党了.‘

一席话,把在场的人说得一愣一愣的.阮小天一拍大腿,像是回过了神似的说:‘我靠,对呀,我怎么没想到.方大哥,方大侠,对不住啊,刚才兄弟想多了,想多了,呵呵……‘

方新没搭理他,却向蒋寒投去了感激的目光.他想不到,蒋寒会站出来为自己辩护。

沈括皱紧了眉问道:‘有个问题我一直想不通,为什么小镇上会接连出现命案谁做的又为什么‘

这也是困扰了大家好多天的问题,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小算盘,但在关键问题上,大家都想不通.如果只是种巧合,只是种偶然性,那也太说不过去了。

蒋寒却默默的在小雪旁边坐下,轻轻抚摸着小雪乌黑的秀发.然后,他面对众人,竟然说:‘你们不用乱想了,是我干的.‘

面对如此坦诚的蒋寒,所有人的内心都受到了不小的震撼.这样的答案,是他们想都没想过的。

一开始,他们想不出来有谁会这么干.当郭旭东出现之后,他们虽然嘴上没说,但心里都一致认为,杀人凶手肯定就是郭旭东。

但是今天,蒋寒却自己承认自己都是凶手.这让在场的人,除了意外之外还是意外。

方新第一个不相信,他神情黯然,严肃的问:‘你干的,为什么‘

小雪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急切的问:‘阿哥,真的是你干的‘

蒋寒对着吓傻了的小雪挤了挤笑容,然后说:‘你们不用怀疑了,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干的.对此,我不想隐瞒,也没有必要隐瞒.以前不想说是因此时机还没到,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们.‘

他扫了一圈众人,见大家都在等着自己说下去,他感到很欣慰.最后才将目光落在了身旁的小雪身上,语气也柔和了许多.他说:‘小雪,你还记不记得小时候被一群大孩子侮辱的事.‘

‘阿哥,好好的,你怎样又提起这件事了.‘对于小雪来说,那是一段永远也抹不平的伤痛.一直以来,她都将其藏在内心的最深处,能不想起,就尽量的不去想.但是今天,不知道蒋寒为什么又提了起来。

而小雪的那段遭遇,方新也略知一二.所以,当蒋寒提及的时候,他也感到很意外.想不通作为哥哥的蒋寒,为什么会突然提及此事.不由得,脸色微微一变。

蒋寒像是没看到两个人细微的变化,他说:‘阿哥曾经答应过你,一定要为小雪报仇,以洗前耻.‘

‘你说什么‘小雪惊呼出声,‘阿哥,你是说这些人,都是当年伤害过我的那几个‘这样的一个消息,让小雪吃惊不少.当年的那些人,她一个都不认识,更不用说是找寻他们了.想不到蒋寒一直记在心上,还真为她报了仇.意外之余,又多了几分伤感。

蒋寒并不否认,他点点头说:‘就是他们,伤害了我的妹妹.所以,我绝不能饶过他们.你们可能不知道,这几位就是当年军统留下来的子孙.‘

此言一出,惊憾全场.围绕着此话题,大家议论了开来.一个一个都不相信,已经成为历史的军统国民党还在蠢蠢欲动.就连方新也感到大吃一惊,不大相信这会是个真实存在的事件。

小雪望着蒋寒说:‘难怪,我与他们素昧平生,他们怎么会找上我,还向我要什么青铜封印.原来他们是军统.‘

蒋寒说:‘可惜,中间还是出了点差错.想必你们也想到了,就是那个郭旭东.害得你们差点丢了性命,吃了不少苦啊!这是我的错,是我没有考虑周到.‘

‘等等,你的话我听得不大懂.你为小雪报仇,与郭旭东何干.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隐瞒着我们.‘沈括面无表情的突然问。

方新和小雪也同时望向了蒋寒,眼中带着疑问,也带着期待。

蒋寒又扫了一圈众人,这才重重的叹了口气说:‘唉!事到如今,是该把真相告诉你们的时候了.‘他转身望向沈括,接着又说:‘沈括,你有此一问,想必也猜到了几分.没错,我和郭旭东的爷爷,就是当年军统潜伏下来的那批人中的一员.所以我们早就知道了宝藏的传说,这些年也一直都在寻找着线索.直到你们被牵扯进来,才终于有了一点点眉目.我谋杀了杭海燕他们,使郭旭东误以为我要杀人灭口,独吞了那批宝藏.所以才会对你们下毒手,夺走了青铜封印.‘

虽然沈括确实猜到了几分,但听蒋寒亲口承认,还是有些意外。

而小雪却大感意外,她盯着蒋寒好半天才问:‘阿哥,你……你真的是军统那么我呢,我是不是也是军统了这件事,从小到大,我怎么从未听你提起过‘

看小雪一连串问了那么多问题,蒋寒哈哈大笑.他说:‘傻丫头,别说是你,就连我也不是什么军统.你以为我们这些人,还会做什么国民党东山再起的梦啊!如今是什么年代,就凭我们几个,想都别想.我们呀,才不管什么国民党军统,我们只对那批宝藏感兴趣.‘

方新咳嗽了两声,打断了蒋寒的话.他说:‘这么说,我们得到的那块丝绸,也是你拿走的‘

‘没错,是我.‘蒋寒说的理直气壮,‘兄弟,别怪我.其实,打一开始我并不希望你们卷进此事当中.这其中的风险太大,我不想让不相干的人参于其中冒风险.更何况,那块丝绸放在你们那儿,起不了任何作用.因为,你们解不开其中的秘密.‘

‘这么说,现在你已经解开了.快说,这块丝绸代表着什么‘方新迫不及待的追问着。

蒋寒换了个姿势,继续说:‘一开始,以我了解到的,关于宝藏的线索,也没能猜透隐藏在丝绸当中的秘密.直到刘婷小丫头在刘胜隆的别墅里,误打误撞,找到了血门,我这才找到了丝绸的奥秘.‘

‘你是说,这块丝绸和血门之间,有着某种联系‘沈括也是越听越来劲。

蒋寒说:‘你们绝对想不到,丝绸其实是张地图.上面明确的标注着四道血门的精确位置.我呀,这些天没干别的,把中国古代和分水林镇有关的地图全查了个遍.又对照着现今的地图作比较,你们猜怎么着.原来这是张唐宋时期的地图.更精确一点,逃不出五代十国的范围.‘

听蒋寒啰啰嗦嗦讲了那么多,小雪还是一头雾水.她就问:‘可是阿哥,就算我们知道了血门的具体位置,可这和宝藏又有什么关系‘

蒋寒轻轻一拍小雪的头,笑着说:‘关系我告诉你,不但有关系,关系还大着呢.根据我这些年的调查,想要找到那批宝藏,首先必须拥有四块青铜封印.因为只要有了青铜封印,才能够开启青铜巨门.同时,在前往藏匿宝藏的路上,分别还有四道青铜门,而开启的方法就在血门之内.所以,我才会想方设法,把你们救出来.尤其是你们四个.‘说着,蒋寒指着杜子娟、静芝、胡婕和刘婷说:‘血门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的,你们四个绝对不能有事.‘

刘婷见提到自己,她也有些疑问:‘可是,别墅里的那道血门我们进去过.除了一些数字,没其他了呀.而那些数字,我们一个也看不懂,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别墅血门内的数字全都是1、2、3、4,看起来毫无规律可寻.方新他们都见过,确实搞不清楚,其中蕴含着哪些奥秘。

蒋寒没见过血门里的内容,不过他好像知道些什么.他说:‘这个你们不用担心,等我们进入到毛山腹地,见到真实的情况在说.‘

‘毛山腹地‘方新和沈括几乎异口同声的说,‘你的意思是说,那批宝藏被藏在了小毛山内.可是,这怎么可能.‘

蒋寒微微一笑说:‘没什么不可能的,据我多年的调查结果,宝藏就在小毛山之内.而我们之前缺少的,就是开启宝藏的钥匙.‘

‘开启宝藏的钥匙‘小雪好奇的问,‘那会是什么呢‘

阮小天像是刚睡醒的样子,他突然说:‘我靠,小雪妹妹,你到现在还没听明白.我都听明白了,无非就是青铜封印,还有血门内的开启方法啰!‘

‘没错,差不多就是这样.‘蒋寒说。

小雪还是有些糊涂,她说:‘可是,青铜封印已经不在我们手上,被郭旭东抢走了.‘

‘这个,你们不用担心,我自有办法.‘蒋寒接着说,‘下面我谈谈我的个人方案,你们看这么做行不行.‘

众人不再言语,静下心来听蒋寒说.蒋寒扫了眼众人,咽了口口水说:‘我们必须兵分两路,大部队随我进入到小毛山的腹地去.另外一路则去另外三道血门,解开里面的奥秘.我是这样想的,当我们进入到小毛山腹地之后,根本就不清楚里面会有多危险.来回的折腾肯定是不现实的,所以必须得有人在外面接应.万一有个什么危险,也好有条退路,有应对的措施.‘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胡婕,听到此时,明白了点什么.她说:‘你的意思是,我们四个人留下来,解开血门之谜就我们四个女孩子行吗‘

‘你放心,我想安排阮小天陪你们.‘蒋寒说,‘到出发那天,我还会安排两人来保护你们,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我靠.‘阮小天一听,嗖的站了起来,‘为什么是我‘

蒋寒笑着说:‘让你做护花使者,有四个这么漂亮的美丽女孩陪着你,不好吗‘

阮小天听了,心中一喜,也就不再说什么了.其中,蒋寒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女人和阮小天都是累赘,跟着大部队,只能是个拖累,绝不会有任何好事。

当然,这话他没有说出口.说到底,他还需要这些人的帮助.这个时候撕下脸皮,不是明智之举。

见大家都不说话,蒋寒就说:‘如果大家没意见的话,就这么定了.大家现在可以去休息,放松一下.如果一切顺利,咱们后天就出发.‘

‘我靠,后天,这么急‘

‘唉!不能不急啊!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2013年10月---------2014年5月初稿

敬请期待《分水林》第三卷---《毛山探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