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A完结)

小说:男人,不要靠近我作者:千夜月更新时间:2019-05-20 20:44字数:191478

“你等等我啊,小夫君。”御花园中,一个十岁左右漂亮的小女孩正在追着一个身穿白衣华服三四岁的小男孩。只见小男孩的雪白的衣服上佩戴着一个鲜红色的荷包。“不要!你怎么这么讨厌,我都说我不是,我不喜欢你。”小男孩很明显在躲着。“不行,美人哥哥都把你许配给我了。小无暇,你跑不掉的。”“哼!如果不是你爹救过我母皇,你又垂涎我母皇的美色整天缠着她,我母皇才不会把我许给你。除了我母皇,你们女子都是薄情负心好色之人,你还不是看我在兄弟中长的最像母皇才找上我的!原鸿燕,你,你,你休想我嫁给你!!!你,你,你欺负我,我,55555555555......”龙无暇双手撑腰,怒气冲冲的说。可是,说着说着,好像想到什么,居然委屈的低声抽泣起来。“这....,好了,算是我错了。可美人哥哥真的长的很漂亮,而你真的很想她啊。唉呀,你别哭啊。我认错了还不行。”江鸿燕,喔不,现在应该认祖归宗叫原鸿燕了。她手足无措的看着在抽泣的小人儿。“你走啊,我不要理你了。我最讨厌你了!!!”龙无暇哭泣的声音有提高的可能性。“好好好,我走我走。”猜不透他心里的想法,但又真怕自己让小人儿受了委屈,原鸿燕无奈之下,只得乖乖走开了。“555555555555........”龙无暇仍在捂在脸哭泣。这时,从后面花园中走过来了几个人。“暇儿,人都走了,你还在装什么啊?”听到人声,原本还在抽泣的小人儿立刻抬头转身,扬起了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脸上哪还有半点泪痕?“母皇~~”龙无暇唰的一下扑进最前面人的怀里,用甜甜糯糯的声音说:“母皇抱抱~~”“怎么只见燕儿进宫,不见悦心呢?”悦心与蝶衣两人相见恨晚,成了手帕之交,于是我就下圣旨,江悦心可以随时进宫,今天怎么也没见他来呢?“悦心哥哥最近在忙着语画的婚事呢。自从回京,语画一直都住在原大人府上,听悦心哥哥说,某日来府上拜访的吕涛吕大人不知怎么的,就和语画一见倾心了,难得吕大人不嫌语画出身与过去,又以正夫之礼位相聘,经过几番周折,语画好不容易才应下这门婚事,无奈语画在外已无亲人,只得让悦心哥哥烦心操办了。”身旁的淑侍君向我解释道。“这事怎么朕一点也不知道啊?”难道前些天大臣们纷纷上递奏折弹劾吕涛,为的就是这件事吗?不过,那天刚好和蓝玉洛诗他们玩‘过家家’,那份奏折就不知道被我扔到哪去了,后来,宫侍们整理时,我随手盖了个章,那章是‘准’还是‘不准’呢?不过,看吕涛都要办喜事了,估计是那个了吧。呵呵呵,语画也算是蝶衣的恩人,他能幸福是我们俩都乐见的。吕涛为人虽正直不阿有些固执,但其实她也是外冷内热的人,这么些年她一直未曾娶夫,也从未见她踏入过烟花柳巷,想必,等的就是语画这份情缘吧?只是这两人的故事,真是让我好奇啊。毕竟他们可是两种完全极端的性格呢,改天打听打听,嘻嘻。“母皇消息真不灵通,连我都知道。”龙无暇向我抬起骄傲的小下巴示威。“你的消息还不是原家那丫头告诉你的,不过,朕的小暇儿是不是又欺负你燕姐姐了?”这孩子很完美的继承了蓝玉的聪明狡猾与我的美伦之资。所以不用担心他会受委屈,只要他不给别人受气就谢天谢地了。“我哪有,还不是她笨,每次都会中我这一招。而且,我讨厌她一副‘垂涎’母皇的样子,顺带着那样的眼光看我。哼!如果她不是原大人和悦心伯伯的女儿,我早用新研制的‘七十二笑粉’对付她了。”我笑着点了点这个小家伙的额头,笑骂道:“你这调皮鬼,别的没学会,倒是有了一肚子整人的坏水。还有,都说了这会儿话了,怎么见到人也不行个礼?”身后的几人听到我说无暇都笑开了。“依依,暇儿眼里从来都只有你的。我们哪,只能靠边站啰。”这话一说,龙无暇害羞的脸一下子红了。“无暇给怜贵人、淑侍君见礼请安,无暇光顾着和母皇聊天,怠慢了两位侍君,请侍君娘娘恕罪。”龙无暇人小小,礼仪却做得有模有样。“好了,起来吧。”蝶衣虽被封为淑侍君仍是不习惯有人给他下跪。“谢淑侍君。咦?母皇,贤侍君呢?儿臣还正想去他的天秤宫,请贤侍君教儿臣武功呢。”龙无暇看了半天也没找到那个和怜贵人经常在一起的身影。“是啊,怜飞,修文哪去了?”“喔,兵部有事,今天一早修文就去了。”怜飞边看着蝶衣和无暇在玩,边回我道。“什么?!他居然挺着六个多月的身孕还去兵部?!”“依依,你放心,有梦云陪着他呢,不会出事的。”蝶衣安抚道。“就是有他在我才担心啊,梦云连自己的女儿思吟都照顾不好,愣把孩子丢给了沉鱼和落雁他们,要知道他们俩的孩子也还小,何况闭月和羞花最近也有了身孕,他们都忙不过来了梦云也不帮忙,还指望他照顾修文啊?你们看看他哪里像个当了父亲的人嘛。”提起梦云我更头痛,做了爹还是整一大小孩,一点没变。“没事的,修文有分寸,再说你就算劝他,事情不解决他也是不会回来的。”怜飞与修文相处时间最长,所以很是了解这位兄弟的脾气。“唉...这个工作狂。”对修文这种行为我只能在心里暗叹了。想当初在天下统一之后,我们明明是两情相悦,可他就是死活都不肯嫁给我,说有违祖训,定要保家卫国到永远。最后无奈之下,我先上车后补票,再应允他嫁给我后仍可在兵部任职,终于在这种不平等条约下,修文与我共结了连理。“依依?依依?”“啊?什么事,蝶衣?”“去灵园要准备的东西都弄好了,你是不是要去看看?”“母皇要去看惠侍君?”“嗯。过两天是你灵吟父妃的忌日,暇儿你这个干儿子也一起去吧。”想起那个逝去几年的人,心里仍会有个地方隐隐作痛。我知道灵吟定不会喜欢皇宫的生活,于是在一处山明水秀的竹林里为他选了块净土,墓碑正面只写了‘吾之终爱夫方灵吟之墓’立碑人‘妻龙依依’,而在墓碑的背面则是一首悼诗:“花似伊,柳似伊,夜夜声声念别离,往事渐依稀.雁南飞,终难弃,生死两隔影相依,相逢可有期?”这首《长相依》代我永远的陪在灵吟身边。谁知几年后,在灵吟的竹林里我又见到了他,茹情!当年那个背叛灵吟间接害死他的人。但看到他与怜飞一般年少白头的样子,我知他其实是深爱灵吟的,只是亲情的羁绊害他做出了懊悔一生的决定。于是,我原谅了他,同意他终生侍奉在灵吟安息的地方以赎其罪。“好。母皇去哪,暇儿就去哪。”看着暇儿这般清澈依恋的眼神,不由得又让我想起当年他刚满周岁抓周时的事情。那时,桌子上放满了各种各样的宝贝与玩具,可他却看也不看,碰也不碰,直直的爬向我,最后紧紧的抓住了那个灵吟临死前留给我的罂粟花红色荷包。我们大家都愣住了,只有这个不懂事的孩子拿着那个荷包当宝贝一样护在手里,窝在我怀中慢慢的睡去。我不知道这代表了什么,但当看到蓝玉的表情时,却知道以后的日子一定不会无聊。“龙无暇~~!!!!!”远处突然传来蓝玉咬牙切齿的声音。“唉呀,不好,是父后!母皇,儿臣暂避风头去了,见到父后千万不要告诉他我在哪哟。”小鬼说着就想跑。“呵呵呵.....暇儿,你这次又了干什么让你父后这么大声的在找你?”怜飞和蝶衣都好笑的看着这对冤家父子。也不知道为什么,无暇就是喜欢和蓝玉作对。“嘿嘿.....我‘不小心’把父后一件衣服给弄坏了而已。谁让他总是穿着那件衣服到处炫耀的,儿臣只不过是好心想拿下去清洗一下,要知道,这衣服一直穿着不换不洗可是会发臭的,我也是为了父后着想啊。谁知道,那衣服太金贵,儿臣轻轻一搓就破成碎布了。”本来说好那天母皇要来陪他用晚膳的,谁知等了小半夜宫人才来告诉他说母皇让父后给‘勾引’过去了。哼!此仇不报,他就不是龙无暇!小家伙一张天真无辜的表情是说的毫无愧色。不熟悉的人恐怕还真会让他哄骗过去。谁不知道他自小就随蓝玉修文还有沉鱼他们习武,年纪虽小但相比同龄儿童早就是个大力金钢了。“那件衣服不会‘刚好’是朕前几日送给你父后的那件吧?”不同颜色的透明情趣内衣我的爱人们可是人手一件啊,为什么无暇就单单找自己的父后下手呢?看到他小兔子的眼光,我就知道我猜对了。喔,我头痛....忘了说,无暇和蓝玉的斗争还是很有原则性的,那就是只要牵扯到我,小家伙必定是精神抖擞亢奋,遇敌对战骁勇积极。“龙无暇!!!!”蓝玉的声音渐渐接近,无暇告退我们后,急急忙忙的跑了。他可不笨,那日匆匆发明而过时可还看到父后那里有好多母皇送他的东西,嘿嘿嘿嘿.....即然父后出来找他了,那他是不是应该回宫里去‘解决’一下那些东西,好让母皇不要身体太过‘劳累’呢?嘻嘻嘻嘻,隐约好像看到了小家伙头上冒出的恶魔之角。看到他们父子这样,我突然想起了一句老人们常说的:“孩子都是前世的债,今生是来向父母讨要的。”那无暇他到底是来讨债的呢?还是来续缘的?看到向我们这边疾步而来脸色铁青的蓝玉,我清楚认识到至少对蓝玉来说,无暇这个孩子是来讨债的。仰望蓝天白云,感受春风送暖,看身边美眷环绕,膝下儿女承欢,呵呵呵呵。。。。。。有的时候,幸福就是这么简单。《全书完》====================================================================================依依现在还年轻,所以皇位继承现在说还太早了,算算年纪,依依也就二十岁吧?所以大家就不用着急了。至于真正的龙依依,我本来想写的,但就像有些内部同志所说,月月我太懒了,所以把那段给‘喀嚓’掉了,另外,番外故事还没想到要写什么,也就搁笑了。嘿嘿。。。。遁走~写到这里,全书就完结了,谢谢大家一直以来对月月的支持和鼓励。本作有很多不足之处,文笔也不是很优秀,但大家仍是对月月不离不弃的坚持到了今天,说真的,我很感动。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月月已经在着手写着下一篇新文了,经过和群里各位的讨论,最后决定,月月的新文仍是写成一女N男的女尊文。一步一个脚印,希望大家也同样支持月月的新作《天使也多情》。谢谢!!!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