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蜕变 中

小说:叛逆的血作者:倪钦更新时间:2019-02-22 15:07字数:176414

急救室红色应急闪耀,一阵杂乱的脚步在走廊上响起,“小蝶、小蝶,告诉我你没事---你千万不要有事---” 莫晓拼命抓扯加护床栏杆,不停喊床上的昏迷不醒的她:“乖,听话啊,我---我不能失去你---”他的声音急切控制不住的颤抖,嘴唇也不停地哆嗦,手脚几乎不听使唤地跌跌撞撞。

有护士模样的女人拦住他,“越是这时候越需要保持冷静,不要添乱了好吗?”

莫晓像似被抽走了灵魂,整个人无力地跌坐在走廊墙角之下。

一脸惊惶的李丹桥用力压了压他的肩膀,“她会没事的,一定得这样。”

然而,急救室内——“心率持续下降,给她注射了乙胺,血压90/50,脉搏降到82,心率和血压在继续下降。”

“快!她室颤,我需要CPR!”

电击器迅速推到床边,“电击,电压设为50,”医生举起电极板,“好的,开始---一、二、三、四---”

第一下---没反应!第二下,还是没反应------

医生在实施过程中不断呼喊女孩的名字——

“莫蝶---坚持住!莫蝶---”

“她没有呼吸,右眼的瞳孔散开了——”

“------加十个单位的甘露醇,血压将至80/40,心率41并且还在下降。”穿手术服的医生努力着,一刻都没有松懈,分秒必争的抢救开始了——

“发生什么事?

“室性心率动过速,失去脉搏了!”

“她陷入昏迷,呼神经科的郑博士。”

“她失去脉搏了!医生,她瞳孔已经扩散了,

那一刻,女孩面色青里透紫,呼吸心跳全无,唤之不应,一下、二下、三下------医生们轮番上阵,依次对病人进行心脏按压,可惜,女孩生存的迹象还是在渐渐消失,她的瞳孔散大,光反射毫无例外地消失。

郑博士拉上消毒手套,“脑电图怎么样?”他亲自过目后交代:“每五分钟一次神经检测。”

“博士,波幅减弱了。”

“显著变平,表明她陷入深度昏迷。”

急救室外,莫晓失魂落魄,两手时而抱紧脑袋时而揉压面孔,呆坐在他身边的李丹桥眼里布满灼热的血丝,那种焦虑和紧张拿什么来形容呢?就像心脏离开了原来的位置,徘徊在嗓子眼附近,若是一张嘴它会噗通跳出来。

狄杰整个人如坐针毡,雷森却沉静的可怕,他们四个谁也没有试图说一些安慰的话,每个人的目光集中一扇门上期待的有奇迹发生。

“不可能,她这么小的年纪,怎么可能突然生命垂危。”蒙映岑走了两步不由自主回身贴近紧闭的门,他的手贴在门上好一会儿,不肯放下。

郑博士临近急救室的前一刻——

蒙映岑像疯子一样警告:“不计任何一切代价必须从死神那里抢回来!否则我要让这所医院消失,让你们集体失业!”

“请冷静些,我会尽力而为。”郑博士的背影消失在紧紧合拢的门内------接下来急救室内发生的是一连串的施救过程。

负责按压的医生只想着尽心尽力将病人从死亡线上拉下来,同时期待奇迹发生——

心电监控仪器,绿色电波依然是一条直线,几分钟后,线还在延长,不断按压心脏的医生手开始痉挛,但他们没有气馁,这已经是女孩第二次心脏停止跳动,这是一场生与死的较量------

她没有输——

“她还活着!”

博士惊异地望着监控器上微弱的曲线,在他们所有人眼里,这无疑是天下最美丽的线条,女孩的心跳从微弱渐渐恢复正常值。

凌晨四点,整整119分钟的紧张抢救,奇迹终于再次上演,女孩的心律、血压开始恢复,她的脸色逐渐有了红晕,医生们面面相觑,真不知道女孩是面无人色时不正常,还是现在刚从死亡线上下来,面色红晕如丹霞的她看上去更不正常?手电从她的眼睛前移过,“病人瞳孔缩小正常,已经能自主呼吸,不需要呼吸机了。”

博士说这话时极力控制心绪,他稳定了自己的情绪,抬手让助手移去各种器材,“请随时在重症区待命。”

急救室内像清空了一样,唯独博士留在里面徘徊着不肯离开,他这是舍不得离开,此刻他的心情非一般激动,而是心跳迅速,如同注射了一百CC兴奋剂,他乐得恨不得手舞足蹈,奇迹啊,奇迹,像这样的情况简直亿万人里难找一个,找到的一个也就是神了,对,除非如此,人类不可能忽生忽死,是神才可以这样在活着,不然难以用常理解释。

“她现在怎么样?”蒙映岑面容紧绷站在无菌室玻璃门前,他非常不喜欢事情脱离自己掌控时的感觉。

“她有好转的迹象。”

她还活着——那就好,这个认知直到自己亲眼所见他才能放心。

他的心一直七上八下,见莫蝶面色红晕平静地躺着,他内心的慌乱逐渐平息,但不表示能安心。

博士满脸不可思议:“我从没见过这种情况发生,人体抵抗人高温极限大约是46.5℃已经是保守数字,大约四分钟心跳停止的人体极限,最初的迹象表明她徘徊在生死之间,竟然逃过一劫!”博士过于激动开始有点辞不达意。

博士的意思是说,不管你抓住的什么,你得到了一个人间奇迹。教科书里没有这样的案例,病人快速上升的体温,频临死亡威胁,然后又奇迹般转危为安,

蒙映岑听了直皱眉头,他不爽博士把她当科学试验品,可惜回顾二小时前的一幕他仍心有余悸,还来不及思索和回味刚发生的事,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一切,那是更让他难以置信。

“博士,你说她暂时不能清醒,这怎么回事?她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

蒙映岑的提问却是给了博士一个大难题。

“我们查不出她有任何脑部损伤,技术上说目前她是陷入昏迷了,她对任何刺激没有反应,也没有任何睡眠规律了,但是没有任何脑部创伤和感染,扫面结果很正常。”

“对不起,目前还没有找出好的治疗方法攻克难关,需要做一些测试,几天甚至更久------”博士绞尽脑汁也不能给他一个以学术套用的模棱两可的答案。“最复杂的结构莫过于人类的大脑,意识可以控制许多事,可喜的是她的脑电波显示了脑部高等活动能力,你也可以理解为反常的随机脑部放电,”博士沉浸在神史与医典的拔河赛当中,是该告诉蒙映岑女孩天赋异禀,还是依据科学常理本着人类的自愈力这一说辞------“相信接下来的情况会有好的转变。”

“到底要观察多久?”

郑博士刻意忽略他的追问,因为在他心底里没有更好的答案。

“不,我相信她好转了,毕竟她如此特别。”蒙映岑试图告诉自己那只是幻想,即使没有任何说服力,至少那一刻他能正常呼吸。

这一刻,他们均确信他们愿意相信乐观的一面,直到更糟糕的事在他们面前上演------

化验室里——

助手交出一叠新的报告。

“博士,看看这个女孩的血液样本,这是检测的第二遍。”

“这次检测过的跟上次有何不同?”

“异常值比上次高了许多。”

“我要的仪器送来了吗?”

“是的,您要的DNA序列器已经到了。可是,这位病人的病情复杂到需要检查染色体组序列吗?”

“是很复杂,如我推测——拥有这么坚强的自愈力的体征,不可想象啊,我们的基因序列是由碳组成,如果感染一种病毒的话,是绝对不可能在短时间里恢复,还是说这种病毒可以改变DNA。”

“假设这很不正常,您准备怎么办?”助手,“我们做过头发的样本,它也---很奇怪---”

博士眼神闪烁,“有意思的事情总需要抽丝剥茧,一层一层地打开发现,科学是如此,医学亦是如此,奇迹都是从探索开始,一切交给时间,由时间来处理。人类基因组中有1%被证实是无法测序的,找出这1%的可能,书写出人类完整的生命之书,女孩的出现至少可以破译出一部分真相,因为她是特殊的。”

相对于博士一番高深莫测的话,助手想起博士的另一种身份:国家科学院生命科学研究院士,难道博士上报了这件事?女孩已经被有关部门列入被研究行列?

NIBS,隶属国家顶级科学秘密研究所——

一项不为人知的神秘研究计划就这么悄然启动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