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 大结局(终)

小说:宝宝他爹是妖孽作者:冥冥蒙蒙更新时间:2019-04-18 14:53字数:349341

孟兮冲进客栈,小二拦也拦不住,她不管不顾地大声喊叫,“余沫,你给我出来……”

她的样子十足地像个泼妇,可是比起形象来,只要能见到他、问他清楚为什么躲着她,这点名声又算得了什么?

如果他不爱她了,那就请开诚布公地对她说,她不是那种纠缠不休的人,大不了……她放他走便是,有什么了不起的,没有他她的日子还不是照样过!

她不知道他住在哪里,她一间一间房间地闯,惹得里面的住客咒骂连连,她毫不在意,一心只想找到他,见到他,这种急切的心情是从来没有过的!

居“哟,这是从哪跑出来的娘们,深更半夜地找余公子有何事?”一男子倚靠在走廊的栏杆边,眼神轻佻地上下打量着她。

孟兮狠瞪了他一眼,迈进他身侧的房间里去,房里有几个公子哥围坐在一起把酒言欢,唯独不见余沫!她脸上一片失落,呐呐地问道:“余沫呢?”

没人理会她,大家继续碰杯喝酒,她的存在丝毫没有影响到他们。

赭孟兮气极,撕开嗓子大喊:“余沫,你给我出来,为什么躲着我?余沫,你出来啊……”

“姑娘……”

“滚开!余沫,你在哪?出来啊,为什么不出来见我?你到底想怎么样?为什么躲着我?为什么不见我?说好好了之后马上回来见我的,你这个骗子,骗子……”

站在门外的男子勾唇笑道:“姑娘,余公子刚走不久。”

“呃?”孟兮喊叫的声音嘎然而止,她深吸了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目光投到那男子脸上,见他一副似笑非笑的神情,气不打一处地出,她压抑住那股想骂人的冲动,问道:“他去哪了?”

男子耸耸肩,“他喝了不少酒,应该是到外面透透气去了吧。”

夜色深沉,客栈门前空无一人,孟兮愣愣地站在客栈门口,对着寂寥的街道,茫然不知所措!这时,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她的视线中……

街上某间小酒馆内。

“你好得还真快。”坐定,云天翼开口,语气满是冷嘲热讽之意。

余沫愤怒,确实好得快,快得让她连你的孩子都怀上了?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知已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你呢?”余沫反问道。他现在心里纠结痛苦得连见孟兮一面的勇气都鼓不起来,等待是爱情的一种方式,他等待的时间太久了,这份等待几乎耗尽了他所有的精力,得来的过程是那么艰难,他生命的全部意义都围绕着她,要是失去了她,他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什么时候变好的?”余沫的态度令他生疑,他不会连兮儿怀孕的事都不知道吧?有个念头在脑海中一闪而过,云天翼的脸色出现了惊恐之色,难道兮儿肚子里怀的孩子是另有其人的?

“她还好吗?”余沫把话题扯到孟兮的身上,街头那次相见,她的气色看起来不是太好!

云天翼摆出一副洋洋得意的神情道:“有我在她身边照顾着她,她当然好了。”只是她对他的态度,太让他伤心了!

“孟儿……”这叫声饱含着撒娇与委屈以及恳求。

她的手指沿着他的额头眉峰来回游走,接着爬到他的薄唇上,摩挲着,绕着圈圈,“呆子。”

他贼兮兮地窃笑起来,唇边漾起的笑容绝美至极,他想跟云天翼区分开来,所以就连性-事上,也采取了令她讨喜的方式。

心里虽急,嘴上还是做足了功夫,让她又爱又恨。他性子本就温润,她喜欢他的傻样、呆样,他就做给她看便是。来日方长,等她对他的温润差不多倦了厌了的时候他再换另一种方式,开始的主导权他永远留给她,她喜欢掌控,他就顺从,跟她来个互补,他相信,性格互补的两个人比性格相似的两个人结合在一起的时间会更长。

他进入的时候她感到一种隐隐约约的痛楚,咬牙闭上了眼睛。

他时时刻刻注意着她的反应,看到她额头溢出汗珠,动作放慢了下来,柔声安慰,“乖,别怕,放轻松……”

疼痛过后她感到十分的空虚,本能地把身体向他贴近,腿缠上他的腰身,睁开眼睛迷离地看着他,“你忍得很难受?”

他一愣,明明是你难受怎么变成我难受了?不过,说真的,这么占而不动,确实有点难受。

“那个,别怕,我会对你负责的。”她说笑道,想翻身将他压到身下,可是目前这个姿势,令她感到很舒服,所以就作罢了。

每次该由他来说的话都被她抢先说出口,他气岔,手抓着她的肩头开始动作……

被抛掷着攀上高处,又被狠狠地拉下来,不知是技巧的问题还是他的惩罚,他在里面横冲直撞,疼,却感到莫大的喜悦,这种感觉,很奇妙,她很喜欢。

“疼就大声叫出来,嗯?”

初始确实有点疼,每一寸肌肉酸、胀得令人感受,慢慢适应了就很愉悦,这种极至的快-感,仿佛回到了两人第一次的时候,五年的等待,五年的空缺,一切都回来了,这一次,他们不会再分开了!

“怎样?”三更半夜,汗水淋淋,两人皆做得筋疲力尽,他搂着她,却兴奋得不肯睡去,幸福来得令他有些不敢置信,他实战经验有限,不知弄疼她了没有?

“如狼似虎。”她同样也舍不得睡去,棉被下的身体还与他缠在一起。

“呵呵……”他笑了笑,“再来一次?”

“啊?”她立即哀叫起来,饶了她吧,再来一次她的身体可真吃不消。

他手撑起头目光灼灼地看着她,坏坏地笑道:“孟儿,你骗他说你怀了我的孩子,我怎么着也得弄假成真让你怀上不是?”

“你……无耻!”

或许,有个孩子也不错,她跟他的孩子,一定俊美非凡!

云天翼退场了,孟兮和余沫如胶似漆,龙炎总算是完成了任务,第二天就急急告辞去寻找凤炫要他的小丫鬟去了。

得知云天翼知道她怀孕了,此刻正赶回来,清蝶惊慌失措,苦苦哀求管家让她离府。

管家对云天翼、孟兮、清蝶他们以前的纠纷不是很清楚,他一直看在眼里的是云天翼恋慕着孟兮,孟兮却不知好歹没给过他们王爷什么好脸色,清蝶这个侧妃虽然不受宠,但安份守已,侧妃好不容易怀上了个孩子,他当然希望孩子能顺利生下来沿续香火,也好让王府热闹些。

清蝶的害怕他不是很了解,王爷真的会为了一个不爱他的女人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要吗?

清蝶下跪求了几次,管家动容了,在云天翼还没回到府上,他就已经安排好了清蝶离府的事宜,把她带了出去。

云天翼回府,听到清蝶和管家一起私奔了,这消息再一次将他炸晕了,他本来已经打算让清蝶生下孩子,继续让她在府里做个有名无实的侧妃,哪知她却给他这样的耻辱,这口气叫他如何咽得下去?

家丑不可外扬,他最终强压下了这消息,派人秘密去找清蝶。

半年后,下人终于查到了清蝶的下落。

清蝶在管家的安排下躲进了一处偏僻的山庄里待产,管家在身边照顾着她,日子过得简单平淡。

云天翼没有叫下人立即把清蝶和管家抓回来,而是等到清蝶生下孩子后,他亲自过去把孩子抢了过来,至于清蝶和管家,看在孩子的面上,他放过了他们。

孩子长到三岁,宝宝已经九岁了,几年不见,宝宝的个子窜到他胸口那么高了,当他叫他“爹——”的时候,他愣神了好久,这是他的第一个孩子,他以为像他的爱情一样,他把他弄丢了,没想到还能听到他叫他一声“爹——”

宝宝被凤炫不负责任地丢给一个死老怪学医,这三年来,他跟死老怪走南闯北学了不少本事,过得倒也充足,唯一美中不足、让他郁闷无比的是,他到现在都还没有名字!

娘亲他们叫他“宝宝”,死老怪叫他“死徒儿”,每次别人问起他的名字,他都无言以对,告诉人家他叫“宝宝”吗,这名字太了;死徒儿,这名字想想都汗颜,更是说不出口。

所以趁着死老怪研制新药物无瑕顾及他的空档,他兴高采烈的跑回家让孟兮给他取个名字,孟兮和余沫至今仍住在海边的小镇上,一个靠经营她的餐饮生意为生,一个靠办学堂、开医馆为趣,孟兮赚来的钱大多赔进了余沫开的医馆上,好在两个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毫无怨言地继续以这种方式过着他们的小日子。

说到取名字,孟兮想都没想就把这“艰巨”的任务丢给了余沫,余沫更绝,让他直接去找他的亲生爹爹云天翼。

面对一个孩子,而且还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云天翼竟然有些不知所措,好吃好喝地招待,恨不得将自己所有的一切都给他。

宝宝对名利淡泊,断然拒绝了云天翼的好意,云天翼很失望,不过他还是让举国上下都知道,翼王府里有二个少爷,他对宝宝这个大少爷宠爱有加,并为他取名叫做“云翔”,希望他能自由遨翔于天际。

“你娘还好吗?”他心里有愧,不敢冒然去打扰孟兮和余沫的生活,一心扑在教导小儿子“云翎”的身上,连朝堂都不上。

()。

宝宝不忍心他伤心,只淡淡地道:“娘亲很好。”

“那你弟弟或是妹妹呢?”当年他走了,成全了他们,不知道她生下的是男孩还是女孩?

孟兮一心想要个孩子,奋斗了三年还是无所出,耐心被磨光了,索性就看淡了,一心扑在赚钱上以及支持余沫的助人事业上。

宝宝回来那天,可谓双喜临门,余沫手牵着她的手一起去迎接宝宝,无意中把她的脉,发现她竟然怀孕有一个月了,两人高兴得抱成一团,肉麻得令宝宝恶寒!

“爹,你太厉害了,娘亲怀孕才一个月你这么快就得到消息了!”看来爹还是挺关注娘亲的一举一动的,哎,余沫爹爹人太好了,不然他就撮合爹跟娘了!

云天翼惊讶,“她又怀孕了?”

“她跟余沫爹爹在一起,想生个余沫爹爹的孩子也是情有可原的。”宝宝小声嘀咕,“爹你放心,余沫爹爹对我很好,不会因为有了自己的孩子就不喜欢我的。”

云天翼一愣,不死心地继续追问道:“你没有一个跟翎儿一样大的弟弟或是妹妹吗?”接着又补充道:“是你娘亲跟余沫的。”

宝宝不懂他的意思,脱口而出道:“有啊,娘亲现在不是正怀着吗?”

云天翼一下子明了,哑然失笑起来,她为了摆脱他还真是费尽心思!

宝宝在云天翼那住了一个月就走了,临走时云天翼叫人备了一大堆补品、珍奇异宝让他带回去。

余沫看到云天翼出手如此阔绰,心里挺不是滋味的,孟儿跟着他,他不但没让她过上荣华富贵的日子,还连累她拼命赚钱倒贴给自己,除了对她好,加倍地去爱她,他还能做什么?

孟兮怕他多想,隔天就把云天翼送来的东西转手卖了出去,获得的那一大笔钱马上就扔到他开的医馆里去让他继续乐善好施。

“小心点,你要什么东西告诉我一声,我帮你上去拿便是,以后不准再爬梯子了,万一真摔下来怎么办?”黄昏时分,余沫小心翼翼地扶着孟兮进屋,嘴边一直唠叨个不停。

“知道了,越来越罗嗦的老公公。”孟兮直翻白眼,她不就爬梯上去找点东西吗,要不是他神不知鬼不觉地突然出现在她身后大惊小怪地叫她,她也不会脚步趔趄,差点从梯子上摔下来。

“别总是把我的话当耳边风,我跟邵寒联系好了,我们搬到岛上去住吧,等你把孩子生下来之后,要是不喜欢岛上沉闷的生活,我们再回来,嗯?”

孟兮不以为然地道:“你舍得丢下你的学堂和医馆?”

他执起她的手,含情脉脉地说:“在我心里,你永远摆在第一位,从未变过。”

孟兮酸酸地道:“以前都没见你这么关心我,自从知道我怀了孕之后你才……”

他狠瞪她一眼,解释道:“我以为你不喜欢受束缚,我怕我管得太多你会不高兴。”

()提供最优质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呃?她也这么想,所以无论他做什么,她都不管他,给他一个绝对自由的空间,然后不动声色地默默给予他帮助,呵,原来他们之间早已充满了默契。

“我熬了点鸡汤,现在应该好了,你坐着,别乱动,我去端来……”余沫刚离去,宝宝就端了碗汤进来,讨好似地说:“娘亲,我花了一天时间特地为你熬的鸡汤,你尝尝看。”

孟兮呵呵大笑起来,余沫那个傻瓜,无论做什么好事都被人抢了去,看来他还真是适合当个默默无名的活雷锋。

夕阳染红了天边,炊烟袅袅的小镇某处小宅院里,他们一家三口坐在桌上一边吃饭一边说着回岛上居住的事,烦琐的生活不但没有摧毁他们的爱,反而让他们过得越来越乐此不疲。

平淡对于他们来说是一种幸福,她喜欢这样的日子,他亦然。

往后,他们会生下一个或几个可爱的孩子,享受天伦之乐,继续过着他们平淡的日子一直到老到死。

以前的种种,只剩下回忆,她这辈子,遇见了两个男人,一个如滴水穿石,最终住进了她心里,时刻陪伴在她身边;一个爱过恨过总是错过,最终被她推出了她的世界之外!

万簌俱静,她与所爱之人相拥而眠,那个曾经爱过之人,独自寂寥地在别处孤枕难眠!

(或许还有所欠缺,不过这个结局应该算是美好的。)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