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意外的争夺

小说:巴哈姆特不可思议之书作者:巴哈姆特x更新时间:2019-05-19 01:22字数:1626475

  在重山绝岭中,放眼看去,只有一片郁郁苍苍的树木,与各种胡乱生长的花卉草木。但是素还真很快地找到其中一株有点儿不一样的树木,伸手摸索了半天,东敲西敲,终于敲到一个声音不太一样的地方,仔细地研究了起来。

  素还真要找的机密之地,对他而言也算个挑战。因为做出这个秘密基地之人,是武林中手艺最巧、连素还真都甘拜下风的人。   他就是天下第一巧:隐闭红尘一线生。

  一线生身为素还真与欧阳世家对决的关键人物,应是对武林有着重大影响力的人物才是,但由一线生为自己取的名号,便可看出他真正的志愿。

  这个志愿,素还真不是不懂,只不过天下事岂能岂如人意?很早以前一线生就被逼着加入欧阳世家,陷入了武林风波之中。

  如今,欧阳上智已灭,素还真也听任他去隐居。上回童颜未老人制造出假上智,发出世家秘令,逼得一线生赶去向素还真求救,素还真当时心思一动,计上心来,教一线生去找冷剑白狐当助手,才让一线生顺利逃出一劫。

  本以为一线生会就此再帮自己,想不到事后一线生又躲起来了。

  素还真总觉得一线生有点儿不够意思。不过,一线生十分怕欧阳上智,这也是人情之常,硬要把他给逼出来帮助自己,素还真也觉得太残忍了些。   但是……去拜访一下老朋友应不为过吧?

  素还真面带狡黠的微笑,终于找出机关所在,打开之后,便进入了藏在树根旁的小径,不直接走进去,反而往另一个看似多挖出来的小凹槽用力一顿,启动了机关。

  顺着暗处的通道走入,果然不久之后便听见熟悉的敲打声。   素还真咳了一声,敲打之声立刻停住了。

  当素还真出现之时,一线生手上的工具“铛”地一声,落在地上,呆呆地看着素还真。

  素还真微笑着帮他捡起,道:“怎么了?看见老朋友,你不高兴吗?”

  一线生吓得退后了两步:“你……你是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   素还真指了指自己的脑子。

  一线生叹了口气,道:“对啊,你是素还真……唉!我的机关怎能瞒得过你?”

  素还真道:“看来我来得不是时候,没想到你这么不欢迎我,那么我告辞了。”

  素还真有些失望地转头要走,一线生没想到素还真会这样就离开,大为意外,立刻感到十分自责,叫道:“等……等一下,我不是这个意思。”   素还真道:“那么为何一见到我,就脸色大变呢?”

  一线生有些儿支吾,虽然他怕欧阳上智都败在素还真手中,那么更可怕的人是谁就不用说了。只不过一线生并不是怕素还真而已,事实上他觉得素还真还算是个朋友,对他也有不可否认的情义,并不是像欧阳上智那样的邪恶之辈。

  一线生道:“其实……素还真啊,见到你,我是一半欢喜,一半烦恼。”

  素还真道:“欢喜之事不必说,只要讲出你因何烦恼就可以。”   “我烦恼你会害我……”

  素还真讶异地瞪大了眼睛:“害你?怎么会呢?我们是好朋友啊!”

  “世上全是朋友害朋友。”一线生说道,甚至亲戚害得他更惨,就是他的妹婿欧阳上智。

  素还真苦笑道:“你这么说,我很难过。如果我们的友情,你也如此不信任的话,那么我以后不会打扰你了。”

  “不不不,你不一样,我知道你是个有情有义的人,不过嘛……”   “不过什么?”

  “素还真啊,我们今天先把话讲清楚,今天闭口不谈武林中的事务,我就相信你是不会害我的朋友,可以吗?”

  素还真欣然道:“好啊,畅饮太平茶,笑谈家常事,此乃吾之所愿也。”

  一线生又觉得自己好像太掉以轻心了些,望着他问道:“素还真,你该不是口是心非吧?”

  “放心,我绝不会在你面前提及武林之事,除非你问我。”   一线生笑道:“我问你?这是不可能的。”   素还真道:“看来你真是惊弓之鸟啊!”

  一线生道:“不怕你笑,我老实承认我的怕。素还真,我有多怕你知道吗?我怕我会回到过去那种明争暗斗的环境之中,那种残酷的日子我过怕了。你别妄想我会投入你的圈套当中,让你牵着鼻子走。”

  素还真道:“你一线生智冠群伦,谁有这种能力牵你进武林中呢?”   一线生直接道:“就是你素还真!”   “我,我有这个能力吗?”

  望着素还真一脸无辜的样子,一线生不敢掉以轻心,道:“你素还真教人防不胜防!但是那是以前,过去了,现在嘛,无人有这种能力喽!”

  素还真看了他几秒,才失意地说道:“朋友相交,出之以诚,隔这么久,你我再见面,你就用这种猜疑的态度对付我,真是令我……啊!”

  一线生早就习惯他的哀兵之计,马上就认了出来,心里万分得意地想道:“想用这种苦瓜脸,骗我心软?呵!你少打如意算盘了!”

  一线生故意冷着脸,道:“好了好了,别唱哭调,我听多了,我认识你素还真又不是一天两天,老套,老套了。素还真,你我之间的友情还是很深,不过利害关系一定要彻底划分,你的困难不要告诉我,我的痛苦也不向你吐露,互相之间清清白白,平平凡凡。”

  素还真好像放弃了的样子,道:“嗯,朋友相处,这样才会长久。”   一线生连忙附和道:“对,这样才能久久长长。”

  素还真道:“啊,时间不早,我还有其它的事情,我要离开了。”

  劝不动自己,就要离开,看来素还真是真的放弃了。一线生心中感到无比轻松,也不急着赶素还真走。素还真胸中才学丰富,见多识广,妙语如珠,与他谈天是件很快乐的事。

  一线生真心地说道:“欸,何必来匆匆去匆匆呢?多聊一会儿吧!”

  素还真面有难色:“这……我是很想多与你谈天,但我要办的这件事,事关重大,非离开不可。”

  一线生道:“你还是这么忙,罢了,有时间的话,不妨来我这儿散散心,恕我不送了!”   “不必麻烦,请。”

  素还真走出了几步,又回头道:“啊,对了,有一件事我差点儿忘了告诉你。”   一线生再提高警觉:“欸……不谈武林事。”   素还真道:“是你的家务事。”   “家务事?我无亲无戚,哪有什么家务事?”

  素还真道:“你有一个妹婿,近日之中会来拜访你。就是这件事,告辞。”

  这回素还真便没有再回头了。一线生正要回头继续制造他的巧器,突然心中一震:我的妹婿?我的妹婿不就是……欧阳上智?

  手中的铁槌再度吓得落在地上,但是这回他已经无心去捡,连忙大叫:“素还真!素还真!你等一下啊!素还真啊!”

  一线生连滚带爬地追了出去,这个素还真居然走得这么快,一眨眼就不见人了,一线生加快脚步,拼命地追,好不容易才在树林外追到了素还真。

  素还真听见一线生的呼唤,停下脚步,还是一脸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的表情。

  一线生喘着气,道:“素……素还真啊,你……你话怎么……不说完就走了……”   素还真道:“欸,不谈武林事。”

  一线生好不容易稳住呼吸,道:“好朋友嘛,何必计较这么多?破例一次,破例一次吧!”   素还真面现难色:“这嘛……”

  一线生心里暗自咒骂,明明就是他故意说出欧阳上智回来的消息,用意就是要逼自己出山,却装出这么一副天真不解的样子,真是让人恨得牙痒痒的。

  一线生道:“别这啊那啊的,好朋友,本来就应该互相,像这样的好朋友,刎颈之交,你一生中有几个呢?”   素还真也不刁难他了,目的达到就好。   “罢了,你想知道什么?”   “有关欧阳上智的事。”一线生压低声音道。   素还真道:“此地不宜交谈,你随我来。”

  一线生连忙点头不迭,紧跟在素还真身后,一步也不敢离开。素还真早就料到会是这种结果了。

  一线生紧随着素还真,两人所走的路,一线生越走越是熟悉,这里不就是谈无欲的无欲天吗?

  素还真带一线生进入密室,当一线生见到谈无欲果然在此之后,才确定了素还真果然是与谈无欲合作的。

  谈无欲高傲如昔,根本没多看一线生半眼,对素还真道:“你想出什么对策了吗?”

  素还真道:“先不提这个,一线生为了武林再度复出,我希望以后我们的决定,他都能参与,想必一线生会有更好的补充。”   谈无欲不置可否,道:“我不反对。”

  一线生笑道:“哈哈哈……想不到一向对立的素还真、谈无欲,也有合作的一天。还是你们从前的对立,完全是出自假意演出呢?”   谈无欲冷冷地道:“请勿胡乱猜测。”

  素还真道:“我与谈无欲之间,多半都只是一些不足挂齿的私人恩怨,而欧阳上智的复出,却足以危及整个武林。所以我们两人就暂且放下恩仇,顾全大局。”

  一线生听他又提此事,不禁心惊胆跳,道:“素还真,你说……我妹婿他……近日之中会来找我?”   “是。”   “他,呃,他离开死刑岛了?”

  素还真道:“这是一件尚未公开的秘密,不过消息是千真万确。”

  素还真的消息当然不会是错的,可是一线生还是宁可信其“没有”,道:“他的四肢被叶小钗所断,凭他一人的力量,怎能逃出死刑岛的天罗地网?就算四肢齐全的武林高手,也不见得办得到啊!”   素还真道:“当然是有高手中的高手伸出援手喽!”

  “是什么人?谁有这个胆识?难道是欧阳上智还有盟友吗?”

  见一线生接连问出一大串问题,素还真道:“是谁救出了他,这个问题不重要,更重要的是:要了解欧阳上智目前的行踪。”   “这么说来,他回到中原之后,就消失了?”   “可以这么说。”素还真这句话里,似乎藏着玄机。

  一线生疑道:“一个残废成这样的人,还能躲在什么地方?”

  素还真倒不直接回答,反问道:“一线生,你既然这么怀疑,为何我告诉你欧阳上智复出之后,你就面色如土,完全相信了呢?”

  一线生苦笑道:“素还真,你这话,不是存心要漏我的气吗?我怕欧阳上智,可以说是怕到底了,只要听见他的名字,我就手脚发冷,只想快快除掉他。素还真啊,你还是快点想个法子,让我安心渡过残年吧!”   素还真道:“你可能没想到一件事。”   “还有什么事?”一线生的一颗心又提到了喉头。

  素还真说出来的果然是更可怕的话:“想扑杀死刑岛上逃出来的那名欧阳上智,并不困难,可是杀了他,我们就无法知道真正的欧阳上智是什么人了。”   “真……真正的欧阳上智……?”一线生呻吟了一声。

  “难道你不知道死刑岛上的人是假的,真正的欧阳上智根本就还潜伏在中原吗?”   一想到这一层,一线生手脚发软,更是站身不住。   “不……不会吧?事情有这么复杂吗?”   “正确的说来,可能比我们料想得还要扑朔迷离。”

  一线生试图作最后挣扎:“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死刑岛上那名是假的欧阳上智吗?”   “没有直接证据,只是我和谈无欲的直觉。”

  “直觉?”一线生笑了一声,道:“真是无稽之谈,直觉怎可以当成断言呢?”

  素还真道:“那么,以你的直觉:你认为欧阳上智是不是一个这么扑朔迷离的人?”

  一线生一怔,呆了半晌,终于长长地叹了口气,老实说道:“是。”   “那就对了。”

  明明是讨论欧阳上智,一线生却觉得自己好像被素还真耍得团团转。但是他宁愿被素还真耍得团团转,也不愿意被欧阳上智当成心腹。

  谈无欲也说话了:“欧阳上智不可能这么容易就失败,以他从前的作风,这次很可能是故技重施。”

  一线生道:“既然你们两人都这么认为,应该是不会有错了。可是……唉!我实在是不敢面对现实,我实在不敢想像欧阳上智会怎样报复我!”

  素还真:“一线生,不必担心,只要你照我的计划行事,我相信我们能够再一次揭穿他的诡计,将他再度成擒。”

  “事到如今,我只能相信你们了,不是吗?你要我怎么做呢?”

  素还真道:“首先,到处去散发欧阳上智逃离死刑岛的消息,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如此方可将他逼入死地。”

  一线生道:“嗯,这是个好法子,让所有的人逼杀他!料他这次也插翅难飞!”

  素还真道:“可是我们不能杀他,得在他走投无路之际,对他施以援手,让这名假的欧阳上智成为我们的战友,这样我们就不难了解欧阳上智之谜了。”   一线生听得点头连连,素还真又道:   “第二,暗中监视照世明灯的行动。”   一线生奇道:“照世明灯?”

  “他的身份十分可疑,若说他就是真正的欧阳上智,我也不会意外。”

  一线生道:“从前还是照世明灯帮助你打击欧阳上智的,他怎么可能是……是……”

  素还真道:“就是如此,我才更加怀疑。以照世明灯的智谋,早应该有不下于欧阳世家的权力了,他到目前为止,奔走武林,所为何事呢?除非他就是真正的欧阳上智,暗中正在编织一个最周密的网,准备一举成功。”   听得一线生更是脚底发冷,用力点头赞同。

  素还真道:“此外,还要先人一步找出假的欧阳上智的行踪。这三件工作,你们认为各自适合哪一件?”

  一线生道:“照世明灯这么高强,我不敢监视他,我就去散布消息了。”   谈无欲也道:“我去监视照世明灯。”

  “嗯,我也去找人吧!事不宜迟,我们马上分头去做。”   三人商议已毕,各自分手。   现在欧阳上智在什么地方,想必没有人猜想得到。

  在天南山时,痴虫与冷剑白狐合力对付普九年这个高手之时,居然没有注意到:现场还有别人!

  这个人武功不强,背景不大,因此这些高手反而都不易察觉他的出现。   这个人就是秦假仙。

  秦假仙见到普九年、冷剑白狐、痴虫等人在半驼废的草茅附近打了起来,已感到似有蹊跷,想要溜走,却注意到现场有个怪异的木箱。

  遇到便宜不捡,对秦假仙而言是不可能的,所以秦假仙也不管箱子中是什么东西,拉起牵索,把箱子拖了就跑。

  一直拖到无人之处,打开箱子一看,秦假仙吓得大叫了一声:“我的妈啊!”连退数步,好不容易镇定心神,又连滚带爬地回来一看,瞪大了一双铜铃眼,几乎不敢置信:   “欧……欧欧欧……阳上智?”   箱子中的欧阳上智冷着脸,对秦假仙爱理不理。

  “真……真的是欧阳上智?不会是假人吧?喂!欧阳上智,你听不听得见我讲话?”   欧阳上智闭上了眼睛,不再理他。

  “原来是个人偶,呵呵,做成欧阳上智的样子,那是要做来让人当马桶的吗?我看看,真是创意十足啊!哈哈哈……那这一撮头发就是用来给我擦屁股的!”

  秦假仙伸手一抓欧阳上智的头发,欧阳上智气得颈筋浮现,但是神情及声音还是冷静威严:   “秦假仙,切勿太过份,否则你会后悔。”

  秦假仙放开了手,虽说欧阳上智现在的样子不如犬豸,可是皆竟积威已久,他这么一说,秦假仙还真是胆怯了。

  秦假仙虚张声势地说道:“你别狠啦,现在谁不知你是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欧阳上智冷冷地说道:“你抓到我,真是运气亨通。”

  秦假仙道:“你不要以为天下间你的头脑最好,不要忘了还有我秦假仙在!欧阳上智,嘿……你落到了我手里,真是老天有眼!我得先找个地方把你藏起来才对。藏哪里好呢?”

  秦假仙左思右想,不时偷偷斜睨箱中的欧阳上智一眼,把欧阳上智看得有点心里发毛。

  终于,秦假仙露出狡猾的笑,道:“我想到一个地方了,欧阳上智,你一定会感谢我带你去那个地方!”   “是何处?”欧阳上智竭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冷淡。   “呵呵……你有资格问吗?”

  秦假仙封住了箱子,这回为了慎重起见,还在箱口多钉进好几根钉子,密密地封住箱盖,以免欧阳上智顶了出来,这才拖着箱子前进。

  行了一两天,箱中的欧阳上智可谓受尽折磨,秦假仙根本不管路上颠簸或是高低起伏,拖得欧阳上智跌跌撞撞,一身是伤。

  好不容易,箱中的欧阳上智感觉出秦假仙把自己拖到了较为平坦之地,应该是室内了。

  秦假仙一个一个撬开封箱钉,打开箱盖,把欧阳上智抓了出来。

  欧阳上智环顾四周,登时眼眶一热,此地高堂伟轩,虽已蒙尘,却还是透出一股不凡气势,正是废弃了的无极殿。

  秦假仙在欧阳上智面前,放了一只鸡腿、一颗苹果,以及一把利刀,想做什么,欧阳上智已一目了然。

  欧阳上智冷冷地说道:“你想问什么就问吧,不必啰唆了。”

  秦假仙笑道:“你很爽快,那么我先问你,你认不认得这个地方?”   “认得,这是无极殿。”   欧阳上智的声音里,硬是让秦假仙没半点线索可掌握。   “那我再问你,你认不认得你眼前的三样东西?”   欧阳上智“嗯”了一声。

  秦假仙道:“不知道的话,我解释给你听,鸡腿可以止饥,苹果可以止渴,而利刀就是杀!场面已摆得这么明白了,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如何选择。”   欧阳上智道:“你要我如何选择?”

  秦假仙道:“我秦假仙为人最是厚道,只要你老老实实,坦坦白白,好朋友之间不要互相欺骗,那就一切好说。”

  “别拐弯抹角了,有话就说吧!”欧阳上智不耐烦了起来。   “好!我就问你:你真正的身份,到底是谁?”

  欧阳上智道:“我?哈,天下间每一个人都知道:我就是欧阳上智。你难道不知道吗?”

  秦假仙笑了起来:“你是欧阳上智?你当我是傻瓜吗?”   “信不信由你。”

  秦假仙道:“别假别假了,你说你是欧阳上智,那为什么你被关在死刑岛的时候,武林中还有人用三泰阴指杀了人?”   “哦?是吗?杀了什么人?”   “杀了所有的鸟人!”

  欧阳上智的眼中闪过一丝惊愕,这件事秦假仙怎么可能知道?会是谁告诉他的?一定是这个人教导秦假仙行动,否则不会这么凑巧,他就出现在天南山,而顺利抓到自己!   这个秦假仙背后的人,实在太可怕了。

  虽然欧阳上智很想直接问他如何知道鸟人族死于三泰阴指之事,却硬是忍了住,他知道现在自己只有一问三不知,才有生机。

  欧阳上智淡然道:“你说有人以三泰阴指杀了鸟人?我很意外,不过,武林中不止我一个人会三泰阴指,世家的人就有可能学过,你忘了吗?”

  秦假仙一时语塞,强硬地说道:“你这样的解释,我不满意!”

  欧阳上智一副无可无不可的样子,道:“那是你自己的事,该说的我已经说了。”

  “这……”秦假仙有点拿他没皮条,气得一抓利刀,在欧阳上智面前比划:“你是不见棺材不掉,非让你知道厉害不可!就用这把刀,把你的脑袋割下来!”   欧阳上智笑道:“哈哈……头割了下来,死而已。”

  “哼,死而已?你很勇,你很猛!把你裤子脱下来,喀嚓!你知不知道什么是喀嚓?就是让你做太监!”

  欧阳上智怒道:“这种卑鄙下流的手段,亏你想得出来!”

  秦假仙道:“讲卑鄙下流,我还输你一大截。像你这种人,早就该绝子绝孙了,你知道我想怎么对付你?嘿嘿,先阉了你,再把你的嘴巴缝起来,让你一辈子只能用鼻子吃饭;然后用牙签把你的眼皮撑起来,让你不能睡觉!”

  欧阳上智语气如常,淡然道:“秦假仙,你打错算盘了,任何残酷的刑罚我都可以忍受,我们不妨来试试看,你动手吧。”

  秦假仙愣了,他没想到欧阳上智这么硬气,竟是吓之不倒。

  事实上,身经百战的欧阳上智,对这种手段可以说是了如指掌,秦假仙若真的会动手,就不会跟他啰唆这些了。再说,秦假仙背后的主使者在没有得到他要的答案之前,一定也不会让秦假仙对自己任意妄为。

  秦假仙抓了抓头皮,道:“好好好,你欧阳上智带种,我这回先放过你!过两天再来好好的想办法凌迟你!”

  秦假仙不知哪来的绳索,将欧阳上智紧紧地绑在一处殿柱旁,又在他口中塞了布,暂时将他藏在此地,便扬长而去。

  在这无人的大殿。欧阳上智维持着被绑的样子,没有轻举妄动,只有一双眼睛,犀利地注意着周遭。他不能肯定:这无极殿的某处,是否还有人在监视。如果他以为秦假仙走了,此地就不会有别人,那么就太粗心大意了。   事实上,不出他所料,无极殿是还有别人的。

  那便是藏在无极殿里养伤的荫尸人。自从被秦假仙的诡计所害,功体受到极大的损伤以来,荫尸人躲在无极殿里,无日不思报复。今日突见秦假仙带着欧阳上智前来,两个都是令他心惊胆战之人,因此他遁在地底下,不敢出来,屏着气听秦假仙与欧阳上智的对话。

  等秦假仙走了之后,荫尸人还是不敢出面,虽然欧阳上智手脚俱断,但以他对义父的了解,万一他出现了,义父要修理自己时,手脚会不会突然又长出来,那可难说得很!

  荫尸人提高了警觉,偷偷摸摸地遁出无极殿外十里,才敢一跃而出。

  荫尸人按着碰碰跳个不停的心,道:“义父真的回来了?唉呦,这不妙,与我争武林皇帝的人又多了一个!以前只有素还真可以与我一较高下,后来嘛,照世明灯好像也不弱,如果再让义父插上一脚,加上我,呜……四个人正好凑成一桌!三家吃一家,我还有得混吗?不行,以我的聪明才智,一定得想个办法一一除去这三根眼中钉啊!”

  荫尸人细想一回,灵机一动:有了!就让大家都知道义父的下落,这样子素还真、谈无欲、照世明灯这些人,就会去杀他,然后你杀我;我杀你,杀来杀去,全部死光光!剩下我平安无事!哈哈哈……妙哉!马上去到处传播欧阳上智的下落!”   荫尸人打定主意,说做就做。

  荫尸人这个计划,竟与素还真不谋而合,虽然时间有差,而理念故一致也。

  素还真只因到罪恶江岸一巡,便认定欧阳上智逃出中原,而且必有高手相助。由死在岸边的人身上的伤看来,他更肯定是冷剑白狐且欧阳上智。

  因此,素还真叫一线生到处传播欧阳上智已回中原的消息,表面上他是去追查欧阳上智的下落,实际上,这件工作他老早就交代秦假仙留意了。他相信秦假仙会很快给他有用的消息。

  欧阳上智猜得没有错,秦假仙背后的主使者,就是素还真。   然而素还真千防万防,就是没有防到还有一个荫尸人。

  原本素还真叫一线生散播消息,是想趁大家大乱,去找冷剑白狐之时,自己稳占先机,与假上智达成外人不知的协议,素还真很有把握可以控制这名假上智。

  那时再放出假上智,让正鼎沸于“抢夺上智”之野心的人抢去,这个与自己达成议定的假上智就可以与素还真合作,误导其他竞争者,尤其是自以为聪明的童颜未老人。   然而,脑中天机用不尽的素还真,这回居然失算了。

  由于荫尸人的关系,假上智的下落将不是素还真一个人可以独占的秘密。或许,这真的是“武林至尊候补人”不容小觑的福份与威能吧!    起点中文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