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一波三折(下)(六卷结局)

小说:破案有理作者:钮寞更新时间:2019-05-20 20:57字数:363413

“妮妮,自然不是恶魔之子,她死的那一刻,我醒悟了,真的醒了,彻底醒了!” 说完,王斌深深叹了口气,透着无限的苦楚和悔恨,久久未在言语。

“你是怎么找到这份人员名单的?”过了很长时间,王斌才抬起头来问道,“按理说,应该不会存在了才对。”

陶彦笑的很神秘,“你以为一把火就毁灭了所有的证据了?不会再有任何问题了?”

王斌苦笑道,“显然我估计错了。”

“那是一个邪教,在国外也不被认可的,我借机把事情闹大,联合一些爱国人士给警察厅施压,毕竟惹出了人命,警察厅不会不管,就算是有人故意要掩盖什么,也还是要收敛一些的,有些人被送回了国,邪教被取缔,我也彻底清醒了,于是将所有有关我的资料都销毁了。”

王斌的目光有些游离,失神的望着前方,“那把火烧掉了所有的一切,我以为再也没有人会知道这些事情了,我以为那把火可以抹去我所有的记忆,原来只是我异想天开!”转而一脸懊恼,“我早该想到,这种事情怎么可能瞒的住呢!只不过自我感觉不会有人记得这些事罢了,又怎么会……”

“百密总有一疏。”陶彦冷冷的说道。

“你是怎么找到这份人员名单的?”王斌再次问道。

“李妍——”陶彦笑笑,“运气而已!”

“原来如此。”王斌无奈的摇了摇头,恍然,“没错,李妍是我杀的,然后模仿了王鑫的手法。”

仇枚一听这话先是一愣,虽然她看了陶彦找来的证据,想到了妮妮的死与王斌有关,但是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李妍的事情。

“我是李妍的客户,在她那里办理了保险箱,谁知这个女人见钱眼开,在一次我到保险箱放东西的时候,被她偷窥去了密码,原来她是想偷点钱的,没想到居然得到了这张名单,她知道名单对我一定很重要,就拿名单来威胁我,她该死!一次不够,还没完没了了,最后我实在忍不住了,想到王鑫的手法就……就……”说到这里,王斌竟有些哀伤的看着那张名单,“也怪我,如果当时一把火烧掉这些东西也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只不过……”

“只不过所有有关妮妮的东西你不舍得?”

陶彦的一句话竟让王斌吃惊的抬起了头,“真是什么事都瞒不过你!输在你手里我心服口服。没错,所有和妮妮有关的东西我都舍不得,甚至当时给妮妮简单介绍这个教的书都留下来了,当时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鬼使神差的就留下了,一开始是藏在家里,没想到给自己惹了麻烦,王鑫有一次无意中翻见了,所以开始研究,也因此加入了目前还保留的一些在国外来看被称作正统的宗教,后来我才把那些东西移到了银行,也是这样才被李妍发现。”

“其实也是运气,李妍的死一直让我觉得奇怪,所以自然多调查了一些。”

“奇怪?怎么个奇怪法?”

“还记得我问过你,你知道为什么王鑫会选这几个女人吗?”

“嗯。”

“因为这几个女人的生日都是六月初六。”

“什么?”王斌一下子就明白了,“原来是这样。”

“李妍是里面唯一一个生日不符的人,当时我们就在想,会不会有人冒充这个手法,所以我就找人查了一下她所服务的客户,却看到了你的名字,同时,我发现她自己也有一个保险箱,所以就找到了她的家人,没想到她家人只拿走了钱,没想到这名单还有作用,所以就扔到了一边,连警察问起来,都忘了这事,于是就便宜到我头上了。”

“你说这是不是好人有好报呢?”陶彦大言不惭的冒了这么一句,然后走到门边拉开了病房门,“请进吧!”

门口涌进了一堆人,警察和王鑫都在。

王斌和王鑫就这样对视着,许久,王斌才叹了口气,走到王鑫身边,“对不起,是我害了妮妮,对不起。”

王鑫一言不发,只是静静的站着。

王斌坦然的笑笑,“终于解脱了!”

王斌被警察带走了,王鑫回到了那个被人看守的病房,一切都似乎尘埃落定。

然而……

第二天,各大报纸纷纷刊登了杀人狂魔被抓的消息,一时间整个城市沸腾了。众人纷纷要求严惩凶手,受害人的家属更是闹到了警察局。可是王斌的势力也不可小觑,认定这件事有蹊跷,要求警察严查。警察一时之间也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但是这些都已经与陶彦、仇枚两人无关了。

看着当天的报纸,仇枚呆坐了好久。

“丫头,怎么了?”陶彦关切的问道。

“没什么,只是心口有些堵得上。”

陶彦一听,很是着急,“怎么身体不舒服吗?哪里?我们去医院看看?”

仇枚摇摇头,“不是身体,只是经过这件事以后,觉得挺不舒服的。”

她转过身看着陶彦,很认真的问道,“王鑫和王斌会怎么样?”

“不知道。”陶彦一耸肩,“我不是法官。”

“这么多受害者,要我我决计也不会放过他们,但是你说这王斌和王鑫也够可怜的。真应验了那句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仇枚摇头晃脑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

“你啊!别瞎操心了!”陶彦一把抽过仇枚手中的报纸,然后半蹲下,眼睛直视着仇枚。

这一看不要紧,看的仇枚心里直发毛,“你,你,想干什么……”

陶彦看着仇枚这表情,扑哧一声笑了,“你想什么呢!”

不过,也就是瞬间他变得很认真的说,“丫头,答应我一件事!”

“什,什么?”

陶彦想起这几天仇枚所受的苦,想起那种心惊肉跳的感觉,表情很是凝重,“以后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不要再以自己为诱饵去冒险了。”

仇枚长舒了一口气,很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脸涨得通红,一路红到了脖子,“哦,我知道了,我答应你,以后再也不莽撞了,有什么一定都和你商量。”

陶彦满意的笑了。

“但是……”仇枚正襟危坐,“你也得答应我,以后无论遇到什么事情,也不能自己去冒险。”

“呃?”

仇枚一挑眉,“怎么?不答应?”

陶彦轻声嘀咕了一句,“我又没冒险!”

“你说什么?”

“没……”陶彦赶忙解释。

两个人相视一笑……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