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突然要离开

小说:铅华岁月殇作者:润禾锡胤更新时间:2019-05-20 02:32字数:111976

一个人,不愿离去,一座城,埋藏回忆。

不期而遇的温暖,刻骨铭心的爱恋,终究抵不过残酷无情的现实。不忍直视的眼睛,泪流不止的思念,最后还要是渐去渐远的消失。不愿分离,但容不得自己一厢情愿;不想再见,但不允许自己逃避现实;不能终始,但幸好曾经拥有过;不会邂逅,但还是一如既往的充满期待。花败了,可以再开,人若离去,恐怕难再相遇,既然曾经相遇是一种缘分,而如今为何却要活生生地割裂这一份缘分?命中注定的事情,我们无力改变,但新天泓相信,这不是早已安排好的一切,自己遇到了生命中重要的人,转眼间又将失去,思之心痛啊!

内心虽已足够强大,却岂能抵抗得住阮梦潇离去的事情?

新天泓听说后,马上追问阮梦潇,想知道原因,否则,自己将被淹没于泪水中。

“梦潇,为什么啊?!”新天泓肝肠寸断,眼角淌着弯弯的泪水汇成的小河流。

“我——我——我也不想啊!可是——可是。。。。。。”阮梦潇也带着哭腔,不忍诀别的样子,容颜模糊于憔悴中。

“可是什么啊?”新天泓很是着急,心焚如火。

“可是——可是我爸妈执意要去南方做生意,而我也将一起去,所以。。。。。。”阮梦潇说着说着,哽咽了,心里难说是何滋味。

新天泓听后,明白了一切,这也怪不得她,只能说自己没福气罢了,新天泓不断地安慰着自己,可是这件事情的确太糟糕了,而且来的如此突然,猝不及防。现在,新天泓才恍然明白,当时阮梦潇说自己不太舒服,原来是因为。。。。。。唉!事事难料,我辈何如?仰天长叹,愁对寂寥相思梦,不是自己不珍惜,而是时间不容自己珍惜,上天不赐机会,何处寻得机会?难道这机会都是自己争取来的吗?新天泓不知道,阮梦潇也不知道,即使知道,为时晚矣。

时光正好,却要分离,简单的是挥挥手,困难的是今后如何面对没有红颜知己的岁月,曾经一个人走,无所谓担心与牵挂,而今虽然又将是茕独一人,此时的心情,已不同那时,多了许多思念与怜惜。

“天泓,天泓,请原谅我!我已尽力了,但。。。。。。”阮梦潇见新天泓怔怔地杵着,知道他的心里更加难过,但实在没有任何希望,只好强忍悲伤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我何尝不是呢?那时候,你感动了我,折服了我,因为有了你,我开始慢慢接受见而远之的爱情,也许咱俩根本谈不上爱情,但是毕竟刻骨铭心地爱一场,虽然形式上的东西很少很少,可心有灵犀的我们,早已把对方引为自己的知己,只是你先勇敢地又迈出一步,而我却迟疑不决,虽然我偶尔想到会有今天的结局,但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让我们如此的无法接受,甚至不相信这是真的,真希望这是一场梦而已。可是——可是。。。。。。不管怎样,是你让我懂得了许多,我很感谢你,真的,我真的很感谢你!虽然今天过后,从此会不会再见面我们都不得而知,但我可以肯定,我们的爱情一定会继续的,如果为了我,你愿意等我吗?”

“我愿意!”

阮梦潇听到这三个字后,欣慰地点点头,笑了,带着泪水,带着思念,带着青春无悔的誓言。

“我相信我们一定还会再见面的,不要那么悲伤嘛!”新天泓开着玩笑,想缓和一下气氛,阮梦潇也啜泣地点点头,微笑而答,但是这只是强装罢了,痛苦难掩,心绪凌乱,仍字字含泪说道:“既然相逢是一种缘,那么别离也同样是一种缘,缘浅缘深,是各自的运数。‘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我们的爱始终都在,我们的情始终都在,不关乎距离,不在意空间,只要彼此思彼此之思,彼此相彼此之想,就好。你到了那边,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地域差异,总归要注意的,还有,就是要经常联系,这样我才能放心,知道吗?”

“恩恩!我知道了,你也要照顾好自己!别忘了那句话‘别让人生输给了心情’!”阮梦潇点点头,答道。

“放心好了!”新天泓答道,并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精致的风铃,递到阮梦潇的手里,告诉她:“送你一个风铃,愿你如风铃般清脆悦耳!”

“谢谢!”阮梦潇显得很高兴。

新天泓没再说什么,只是很满意地点点头。

两人欢笑着,却有种深深的悲哀。

虽然都已知道该如何去面对,但还是难以摆渡出来,或许,这需要一段时间,一段很长很长的时间,至于多长?不得而知。

时聚时散,难道才是生活?

阮梦潇随父母去南方已有数周,日子好像还是一如从前,没有多少改变,但新天泓自己明白,没有另一半的世界,是空缺的,但他会等,一直等,哪怕没有结果,至于为什么如此执着,只为那句天地誓言!

北方的城,渐入晚秋,料峭冬寒,这或许正是新天泓内心的写照。

过去,新天泓和阮梦潇行了路,登了山,在激动的笑中看壮阔的风景,牵了手,流了泪,在忍惜离别的风中沉默着内心的灵魂交融。

有时候,新天泓不止一次地询问自己,“这样做到底对不对?”可是总是没有头绪,冥冥中有点线索却戛然而止,不知道何时才能重新拾起这仅有的宝贵的线索,来求得一个是自己比较满意的答案,但始终未尽如人意,然而此时,“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话没有说完,也说不完,而故事就断了结果,不知道何时才能重新续上这不知结局的剧情,没有人能猜得透看得见人生的剧本,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也是徒劳的。反过来,细细思考,总会发现“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但有些人往往就在即刻要见到出口的地方停止了前进的脚步,不再那么坚定,不再那么开朗,不再那么自信,不再那么阳光,也许,这也是没办法的,为了生活,必须选择妥协,否则,必将自毁于社会。

“自己,不过是天地万物的一颗尘埃而已。”新天泓感叹着,感到自己的渺小,感到自己的卑微,一切的一切,都是不足道的。可是,现在的新天泓,更加惦记着远方的阮梦潇,思念着,相思着,令人欣喜的是,彼此都在努力坚持着那份诺言,距离,不再遥远。

这个冬天,注定凄惨。

风铃渡飘着不解人情的雪花,漫漫覆笼着荒芜的一切,银装素裹,新天泓却高兴不起来,心里的那个人,怎样?类似的问题挥之不去,缠绕着往事,依偎着烛光,静静地,静静地,聆听风铃渡雪飘的声音。

时间依旧流始,爱情依旧不变。

一个人的世界里,总显得孤单,而下学期开始了,还有半年光景,高二马上就要结束了,叹息时光匆匆啊!

一个人的七夕节,难免会有些寂寥。。。。。。

今年七夕有谁陪在身边一起过/总在悔恨自己当初犯的错/没有一个人去倾诉气氛太沉默/孤单的心只好只好选择逃离漂泊/今年七夕有谁陪在身边一起过/总是救赎自己从前闯的祸/没有一句话去祝福思念更寂寞/痴情的心只好放弃誓言承诺/每双牵在一起的手亲密紧握/只剩下流浪在爱情的街伤痕累累的我/看见彼此依偎的身影忍不住泪落/痛恨受伤的人无法把红尘看破/来来往往玫瑰的世界/我却进入别离最爱的人痛苦徘徊的夜/迷失在昏乱的相思人海/找不到回忆来时的路/曾经**节已是孤独一人生活/伤心的昨天让我无力闪躲/为何命运在不停捉摸/今年七夕依旧流离失所/停在爱与痛的边缘张皇失措

而重阳节,却更显寂寥。。。。。。

秋影雁孤飞,叫断凄惨寂寥天;秋霜夜凄凉,惊醒漂泊红尘梦。尘世一遭,难逢知心天涯客,只无语擦肩过;往事回味,哽咽思念曾经人,惜辉煌已消散。破碎真情,恨落日黄昏沙洲冷,浊酒独饮,千山万水同悲伤;卑微灵魂,叹世态炎凉人情薄,愁积心头,万语千言莫明状。寒蝉鸣泣,花落谁家,岁岁重阳思念时,流年似水友情常存;月凉如水,衰草萋萋,今又重阳萧瑟处,叶落无声祝福永在。插茱萸,寄祝愿,山水煮酒话桑麻;凭栏望,风劲吹,荒漠相伴风雨路。哀思成冢,埋葬回忆,终不忘海誓山盟;惆怅满腹,放弃过往,任未来沧海桑田。

写写当下,翻翻旧时光,来打发无聊的时间。

吾意难寒,那天一眼而别,千山万水外汝安好?吾思难止,那时擦肩而离,沧海桑田后汝安好?往昔之乐,近不复存在,吾常于梦中喊汝之名字,惊醒却孤单一人,实为煎熬难耐,痛哉痛哉!同窗之谊,汝知吾之暗恋?一年光景,汝之吾之相思?吾心中之爱,只为汝而生,吾心中之情,只为汝而在,吾不知吾能否般配汝,吾不知吾能否奢求汝,吾亦不知吾能否牵手汝,汝之答应与否,吾皆幸之乐之欣然接受之,若不能一生依偎,便留汝之全部藏于心中,免受尘埃覆落,染汝之纯洁,吾之爱汝,胜于爱己,吾自当时即已一见钟情汝,只惜汝不知,吾之世界唯有汝之一切,非有他物可进吾之心灵,汝之去留,吾遵汝之意见,吾定初心不变,吾之一切只为汝之幸福。初见汝之感觉,朦胧而似曾相识,然吾亦不知言语表达此感觉,吾恋汝,天地可鉴,汝之为人,汝之性格,汝之感情,汝之一切,吾仿佛契合之,完美主义者,吾与汝而已。吾挂念汝,汝若能记世界尚有吾之一人,吾足矣。

——《憔悴依旧》

阴霾的城中飘落着相思的柳絮/凄冷的箫声走遍寂静的角落/看着庭院芭蕉渐渐地枯萎/满地的黄花堆积起浓浓的哀思/不愿离去的秋风/吹乱了我的心弦/满天徘徊的愁绪/流着叹息的眼泪/走在欲哭无泪的岸边/吹着不解人意的晚风/我的世界下起了霜雪/冰封了痛苦的忧伤/无声的溪水流过难言的伤痕/所有的痴情还在飘荡/沿着你曾留下的足迹/追寻一个完美的期待/我在二十四桥明月下吹起相思的芦箫/苦苦想念的思绪漂泊在等你的天涯/长醉的心/流浪在辗转反侧难眠的夜晚/最初的希望/早已冷漠了凄惨的相思/我的深情

——《二十四桥》

最想说的话 一直没有说/徘徊在未曾来过的角落/或许是 我太沉默/总是让你一人独自漂泊/曾经有意无意犯的错/无法原谅从前的生活/感觉自己陷入无情的漩涡/找不到适合自己的住所/最想牵的手 一直没有牵/从此就这样失去了联络/是不是 我太软弱/还是对你的世界太冷漠/那些或多或少的迷惑/最后背叛当初的承诺/仿佛自己已经看到了结果/不再会真心拥有天空的辽阔/最想爱的人一直没有爱/过去忍在眼角的泪水/慢慢地从脸颊滑落/对着誓言许过的心愿/也从星空瞬间**/留下一道伤心的难过/任时间自由的挥霍

——《最想说的话》

就这样,一天天地过去了,而新天泓的思念也浓浓的,远处的阮梦潇呢?同样是如此,浓浓的思念。

或许,美好的明天,就在不远处。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