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洱海滇池

小说:日月当空作者:黄易更新时间:2019-04-18 14:17字数:811155

横空牧野现出苦涩的笑容,道:“现时的南诏,可说是我们和贵国间的一笔胡涂帐,亦像春风吹又生的野草,平息一时后,又会死灰复燃,永无休止。”

目光投向龙鹰,续道:“如论形势的复杂,尤胜塞外诸国,诸族夹在我们两大强邻间,各自为自己一时的利益看风使舵,又各自据地为霸,不住扩展,情况的混乱,可想而知。对于南诏的山川形势,政经环境,由于悉熏大人曾多次出使,比我更在行,可由他向你们解说。”

众人目光移到悉熏处。这位吐蕃的资深外交大臣,干咳一声,清清喉咙,从容道:“事情须由贵国的初唐时期说起。先说其山川形势,澜沧江从高原奔腾而下,直抵贵国西南部的云南地区,于我境和贵国交界处之南,澜沧江之东,便是云南地区两个最大湖泊之一的西洱河,又称洱海。另一大湖为滇池,大小不在洱海之下,位于洱海东南方,相隔千里。洱海区和滇池区,形成所谓南诏区的两大经济地域。洱海和滇池间地理环境复杂,交通不便,就在这个环境,聚集着多不胜数的民族,任你如何去记,也没可能记牢这么多族名。”

龙鹰、万仞雨和风过庭交换个眼色,开始感到要在这个广阔的区域去寻找一个“梦象”,是多么不可能的事。

万仞雨道:“南诏这个名字又是如何来的?”

悉熏道:“‘诏’是王者的意思,南诏只是南方诏人的统称,泛指聚居在洱海一带的六个乌蛮部落,就是蒙巂诏、越析诏、浪穹诏、邆睒诏、施浪诏和蒙舍诏。六诏中以蒙巂诏和越析诏最强大。蒙舍诏则位处众诏之南,也是唯一直至今天,对贵国从无异心的部落。”

龙鹰道:“我的娘!只是这六大部落错综复杂的关系,已教人头痛,悉熏大人却似如数家珍,教人佩服。”

风过庭虚心问道:“乌蛮部落外,是否尚有白蛮部落?”

悉熏以他一贯悠然自得的神态答道:“乌蛮、白蛮。为洱海和滇池区两大族类,同为爨族,又大分东西两爨,东爨为乌蛮,西爨被称为白蛮,乌蛮的居地为洱海区,白蛮则散居滇池周围。要分辨究竟是乌蛮还是白蛮,看他们女人的衣着便成。乌蛮女子均穿黑衣,衣长曳地;白蛮妇人爱穿白衣,长不过膝。露出一截*。非常易认。”

龙鹰兴致盎然的问道:“这是否白蛮和乌蛮名称的由来呢?”

横空牧野笑道:“这个恐怕没人晓得。”又向众人道:“我这位兄弟。听到‘女人’两字立即精神起来,不再怕头痛。”

众皆莞尔。

悉熏道:“除了妇女的衣着外,乌蛮和白蛮在很多方面均有差异,从文化论。白蛮受贵国影响较深,用的是你们的汉文字,语言接近,便像贵国的地区方言,只要花点时间,很易琅琅上口,懂耕田养蚕。乌蛮则以牧畜为主,不知耕织,无布帛。以牛羊皮作衣服。”

万仞雨道:“我敢肯定在战场上,白蛮非是乌蛮人的对手。”

横空牧野点头道:“事实确是如此。”

又叹道:“大家都在兴头上,谈兴正浓,可是你们明天便要离开,硬将鹰爷留着不放。我会给美修娜芙怨死。悉熏大人最好长话短说。”

龙鹰笑道:“大论大人请放心,美修娜芙已决定要陪小弟走上一程,所以除今个晚上外,至少另有十多个晚上。”

横空牧野愕然道:“为何我不知道呢?”

龙鹰道:“这是我抵此前她刚下的决定,要她放下孩子多天,是个不容易的决定。”

横空牧野向林壮道:“你亲挑五百精兵,陪同上路,以保证我的女儿安然无恙的回来,路上可向我横空牧野的三位兄弟详述我们的‘精兵行动’。”

万仞雨讶道:“甚么精兵行动?”

横空牧野道:“只是一个军事计划的权宜之称,本想在今晚说出来,现在可省去我的工夫。”

向悉熏打手势,着他继续说下去。

悉熏道:“白蛮和乌蛮的最大共同处,是都信奉鬼教,鬼教的大巫和主祭称鬼主,各部落各自有其大鬼主,本只是负责祭祀仪式,不过九年之前,却出现了令人意想不到的变化。”

横空牧野肃容道:“这个变化,与先王征讨南诏有直接的关系。”

悉熏道:“这方面暂时按下不谈。自大唐立国,国势大盛,先后设置姚州和戎州,管辖三十二个羁縻州,此时洱海六诏,全臣服于贵国。到我们吐蕃大权落于禄东赞之手,推行扩张策略,不断蚕食贵方西境所设的羁縻藩州和藩属,到贵国高宗龙朔三年,我们灭掉吐谷浑,与贵国间再无屏障,遂乘胜挥师南下,向川、滇地区扩展,且势力直探进洱海地区,除蒙舍诏外,其他五诏全向我吐蕃臣服归降,等于叛离贵国。”

横空牧野苦笑道:“但我们亦没有好结果。高原地大人稀,羌塘更是无人区域,不宜耕种,所以是打到哪里吃到哪里,令被征服的地域不胜负荷,日久生变,当我们在安西四镇失利,国内生乱,洱海区的部落乘机反抗,又转投大周。而不论投往任何一方,只是想取得靠山和支持,非是真有臣服之心,对洱海六诏来说,首要之务是统一六诏,然后再往滇池发展,最后建立一个囊括整个云南,包括洱海和滇池在内的强国。”

悉熏道:“贵国女帝觑准了形势,于垂拱四年,复置姚州都督府,并增加卫戍兵力,本臣服于我吐蕃的川边和青海诸部落,因不堪忍受频繁的征伐作战和沉重的苛索,纷纷归附贵国。女帝遂趁机遣使到洱海地区积极安辑,令洱海诸部纷纷重新归附大周朝。此正为现时的形势。”

万仞雨长长吁出一口气,咋舌道:“想听明白已不容易,真想不到南诏的情况如此复杂。”

横空牧野接下去道:“就在这我们自顾不暇,贵国仍是鞭长莫及之际,六诏中最强大的蒙巂诏和越析诏,出现了一个史无先例的变化,就是两大部落的大鬼主,同时携手挑选一个共同的鬼主,此人名宗密智,不单武功盖六诏,且有灵通鬼神之机。不论蒙巂诏之主佉阳照,又或越析诏之主波冲,均奉之为师。故而宗密智身份虽是两部落的大祭司,事实上其地位已凌驾两族主之上,拥有决定性的影响力。此人野心极大,先驱使两族联合出兵,先后攻破我们边界内多处据点,逼得先王不得不御驾亲征。”

不知是否忆起往事,横空牧野深沉地叹了一口气,道:“我们以压倒性的兵力,声势浩大的从高原开下来,两族之主均吓得魂不附体,独只宗密智力排退避之策,还主张正面迎战,说甚么得神灵启示,此战有胜无败,敌人必无功而返,且敌人领袖会被鬼神惩罚,性命难保。其时我们当然不明白,到现在自是一清二楚。我操他的十八代祖宗,宗密智肯定是大江联的人。”

悉熏道:“此战令宗密智建立起近乎神的地位,若任由形势依目前情况发展,六诏臣服于他脚下,只是个迟早的问题。”

龙鹰微笑道:“那就要看我们能否宰掉他,捣破他装神弄鬼的幌子。”

横空牧野欣然道:“我的这口乌气,要靠兄弟为我出了。离天亮尚有个把时辰,大家休息一会。明天我送你们一程,陪走半天路。”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

十六天后,终抵下高原的山路,龙鹰与美修娜芙依依不舍的分手,由林壮指派的向导领三人继续行程。

龙鹰倒不担心美修娜芙,皆因她心有所托,有子万事足,只是千叮万嘱他必须尽早到高原来接他们母子回中土去。

抵达金沙江西岸,向导自行返回高原去,三人就在一处高地扎营,看着金沙江波涛汹涌的狂流,对岸便是有“长江第一湾”之称的石鼓镇,那种重回乡土的滋味,难以形容。

龙鹰和风过庭都是旧地重游,感触特别深。龙鹰想着不远处的虎跳峡,更是想得痴了。

万仞雨问风过庭道:“仍有造那个奇怪的梦吗?”

风过庭颓然道:“梦屁也没半个,我似忽然失去造梦的能力,有的亦是支离破碎,整理不出意思来。”

万仞雨不知如何可安慰他,说不出话来。

风过庭叹道:“我们是否在痴人说梦?在这般广阔和地形复杂的区域,寻找一个梦境里的河谷,最终会否一无所得,徒劳无功?梦境便是梦境,与现实世界根本没有丝毫关系。”

万仞雨终找到安慰他的话,道:“你的梦并不是普通的梦,我便从未连续几晚造同样的梦。”

风过庭道:“或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因受天石激发,所以脑袋到晚上仍不肯歇下来。梦只是身体熟睡后脑袋的胡思乱想。他奶奶的!我痛苦得想自尽。唉!只是说说,为了鹰儿,我绝不会寻死,因为牠是她留下来给我最珍贵的东西。看到牠,她似仍然活着般。”

龙鹰和万仞雨交换个眼色。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