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五

小说:我心朝阳作者:花匠先生更新时间:2019-05-20 20:59字数:231491

番外五:方璟尧

方璟尧去参加高考的时候,一众人为了他,全都闹得人仰马翻。

方瞋嫌天太热担心弟弟中暑,朝阳对他的成绩忧心忡忡,翟婷婷那边在准备记者会,陆湛澄则调动了一批保镖在门口严阵以待。

校门口聚集了两拨人,一是等待考生的家长,距离校门位置最近,此外就是一群年轻姑娘,有的拿手幅,有的举相机,有的摇应援扇,全是痴心绝对的模样。

陆湛澄本来担心这些姑娘会招致反感,没想到这群年纪轻轻的姑娘一来到校门口,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撑出五六座遮荫棚,邀请家长们避暑,接着派发矿泉水和方璟尧的应援扇,她们不吵不闹,都是三五成群安安静静等着,有家长向她们打听应援扇上的明星是谁,这些热得满脸通红的姑娘各个又复活过来,兴高采烈地介绍方璟尧的好。

坐在车里观察许久的陆湛澄忽然转向朝阳,“看起来挺有秩序。”

朝阳正在玩手机游戏,闻言头也不抬道:“那是因为正主还没出现,等着吧,尧尧一出来,她们都得发疯,那时候一定多留心,这里全是高考生和家长,任何差池都会引发舆论攻击的。”

方璟尧年纪小,粉丝不管大小全都叫他尧尧,是要捧在手心里宠的劲头。方璟尧不喜欢这称呼,从小到大,他就没被人肉麻对待过,结果方瞋和朝阳来了劲,回回都当着他的面尧尧长尧尧短,是要活活气死他的节奏。

“这么有经验。”陆湛澄好奇道:“你也追过星?”

朝阳抬头飞快瞥了他一眼,笑嘻嘻道:“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陆湛澄扬眉,“哦?”

游戏人物被怪物踩扁,朝阳放下手机,笑道:“不要忘记我有一位好莱坞巨星继父。”

她如今说起这些都是云淡风轻的模样,陆湛澄不能准确拿捏这其中的释怀程度,索性不去多问,只拉过她的手搁在腿上一点点地揉捏。

她的无名指上戴着戒指,她是他的妻,他们是新婚夫妇。

朝阳笑吟吟看着陆湛澄,两个人脑袋越凑越近,眼看就是缱绻情深的姿态,近距离车窗外,方瞋撑着把阳伞挤眉弄眼敲敲磕磕。

朝阳一头滚进陆湛澄怀里,哈哈地笑。

方瞋已经拉开车门不请自来了,外头六月酷暑,热浪裹着方大公子的热情一并侵袭,震得朝阳手臂鸡皮疙瘩全体起立。

陆湛澄不耐烦道:“坐前面去!”

方瞋不理他,挨着朝阳,三个人热烘烘挤在后排,还好空调劲头足,方瞋只坐了会儿,便舒舒服服叹了口气,“可热死我了!你说那些家长也就算了,这些小姑娘又不能做我弟媳妇,何苦呢?”

陆湛澄和他没有共同语言,分外懒得搭理他。

朝阳笑道:“她们喜欢他,又不是非要嫁给他,只要看到他大概就心满意足了。”

方瞋听到这话,忽然竖起眉毛,神神秘秘凑过来,“这样的喜欢,我觉得我弟弟心里也藏着一个!”

陆湛澄卷了本杂志砰砰敲在方瞋脑袋上,“闭嘴!”

方瞋不满道:“我和朝阳说话关你屁事!”

陆湛澄理所当然道:“我不爱听你说话。”

方瞋气得捋袖子,想起自己打不过他,又悻悻放下手。

正好这时,有个黑衣保镖来敲车窗,说是时间快到了。陆湛澄忙和方瞋各自下车,开始组织保镖们拉人墙。

方璟尧知道外头等了不少人,磨蹭到最后一个出来,烈日当头,外头还未走光的家长考生们顿时听到女孩们的欢呼声。

黑衣保镖们如临大敌,人墙把女孩们严严实实挡在家长和考生外,粉丝们大概也知道兹事体大,尽管兴奋,也是不敢冲撞生事。

陆湛澄和经纪人在现场监督,方瞋也是跑前跑后谨防出事,方璟尧快步而出,在几辆公司用车里随便上了一辆。

结果就上了朝阳所在的车。

朝阳见到他,未语先笑,并递上一瓶水。

方璟尧坐在她身边,始终低着头。

这是最后一门科目,按照计划,方璟尧这会儿得回公司化妆做造型,然后去酒店参加记者发布会。

方璟尧红得太快了,这是谁也没预料到的事。方璟尧成绩差纪律坏,打架被退学,是个不折不扣的典型坏学生,因此,陆湛澄从不过度包装他的形象,将他的底细暴露干净后来一场浪子回头的真人秀,观众在明知他缺点的情况下反倒发掘出他不少闪光点,最重要的是,他长得好,要吸粉太容易。

从书包里掏出一个精致小盒子,方璟尧直接递给朝阳,“送给你。”

在高考前,朝阳有挺长一阵没见到方璟尧,听说他是被带到意大利拍杂志了。这一年,方璟尧去了很多地方,每次都不忘给朝阳带礼物,也只给她带,方瞋一度嫉妒地抓狂,也是无可奈何。

朝阳没接盒子,搁在膝盖上的手轻轻抚摸无名指上的戒指,她温柔笑道:“你已经毕业,下次不要再给我带礼物了。”

方璟尧微微怔忪,抿着嘴唇良久才说道:“只是礼物。”

朝阳微笑道:“也是心意。”

他的心意,她不收了。

半晌后,方璟尧点点头,收回包装细致的小礼盒,静静塞回书包深处。

陆湛澄和方瞋同时上车,方瞋坐在副驾驶,回头看向方璟尧,嗔怪道:“你怎么上了这辆车?送你去酒店的车是前头那一辆。”

方璟尧没说话,却又掏出那个小盒子,递给方瞋。

方瞋这是头一回收到来自弟弟的礼物,激动地语无伦次,唠叨许久后,他忽然想起朝阳,忙警惕问道:“朝阳你的礼物呢?给我看看!”

方璟尧低声道:“她没有。”

方瞋立即欢呼。

陆湛澄看向方璟尧,方璟尧则是靠在位置上,闭目养神。

方瞋手舞足蹈片刻后,扭头小心翼翼问方璟尧,“以后都给我送吗?”

方璟尧点头。

方瞋喜不自胜,想起先前朝阳待遇,又问:“只给我送吗?”

方璟尧轻轻“嗯”了一声。

方瞋差点从位置上蹦起来,引得旁边司机连连哀求。

朝阳低头,手又被旁边陆湛澄牵了过去,捏在掌心里,一点一点地揉,她偷偷去看陆湛澄的脸色,见他嘴角噙着若有似无的笑,便弯着嘴角,也笑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