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难寻】第005章:你都把野男人往家里带了?!6000

小说:首席男神,独家诱爱作者:忆昔颜更新时间:2019-02-22 14:53字数:905054

她以前虽然有很多任男朋友,但绝对不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她怎么不洁身自好了?!

是不是觉得她太不矜持,太主动了?

就算第一次是她主动的,那也是因为被下.药了啊!

虞菁委屈,她知道,无论她多好,在秦南浔眼里,她永远是个渣!

客房里,穿着丝缎睡袍的秦南浔矗立在窗口,一身沉静,纹丝不动地像尊雕塑,冷冰冰的。

“想让我洁身自好,那也得看你的表现!你在*.上满足不了我,我当然会出去找野男人了!”虞菁冲秦南浔的背影,大声道,故意刺激他。

果然,一动不动的冰山男迅速地转了身,一脸阴沉,迈开大步冲了过来。

“虞菁!作为一个女人,你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廉耻?!”秦南浔扬手又要打她,咬着牙冷声道。

虞菁看着他悬在半空的手,想到那一晚,他那么狠心地打了自己一个耳光,一股鼻酸就涌了上来,“你打啊,打我啊!不是什么名门望族的后代么?怎么还动手打女人啊?!我知道了,在你眼里,我虞菁压根就不是人,对吧?!”

她瞪着他大吼,眼眶涨红,满腹委屈。

吼完她就跑出了这间客房,房门被甩得发出巨大的声响。

秦南浔怔忪着,悬在半空的手让他有点陌生,他也不明白,面对虞菁,为什么总会大动肝火,这不符合他的一贯修养。

主要是,这女人真的太气人了吧?!

真是气人!

稀里糊涂地就被她赖上了,还结了婚!

他从没想过会娶一个这样的女人,哪怕对虞希死心了,哪怕将就着找一个,也不可能找虞菁这样的,坏女人!

她是真的坏!

不仅坏,还心有城府,懂得算计,三观不正又没教养!

他甚至都不想带她回老家见秦家那些远房长辈。

如果不是她怀.孕了,他必须承担起这个责任,他真不可能娶她的!

虞菁一个人跑出去了,回了虞家。虞泰和半夜见她回来,看着她泛红的眼眶,知道这宝贝女儿肯定是吵架了。

“菁菁……”

“爸,我回房间睡觉了,以后我就住家里吧。秦南浔他忙,时常不在家。”虞菁说了句,上楼去了。

她有点后悔嫁给秦南浔了,如果没嫁给他,和爸爸相依为命不也挺好的……

不甘心吧,怕抓不住这个机会,以后就再也没机会了。

虞菁躺在自己闺房的*.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如果秦南浔知道她没怀.孕,是不是更气死?

——

虞泰和一早过来,秦南浔才知道虞菁昨晚跑出去了。

“南浔,叔知道,菁菁一向娇生惯养,是我们没把她教好,这方面,你多多担待。毕竟结婚了,她还怀.孕了。你比她大好几岁,就请多让着她点。当然,她要是有不对的,你这个做丈夫的,完全可以管管她,多指导指导她!”虞泰和面带和蔼的微笑,对秦南浔客气道。

虞泰和比以前也谦和了,尤其对秦南浔。

因为知道自己女儿的脾气,怕他们婚姻不幸福,只能哄着秦南浔。

秦南浔更生虞菁的气了,她是不是在她爸面前说他很多坏话?就知道搬出她爸出来压他!

“叔,我会的。刚结婚,我可能还没适应,您放心,该承担的义务和责任,我肯定会做到的!”他沉声道,对虞菁,也就只有责任和义务,没感情的。

虞泰和笑着点头,“南浔,其实菁菁她也就是骄傲了点,大小姐脾气,被惯坏的!日久生情,慢慢来,多包容点!”

秦南浔只能点头附和,说了些客套的话。

日久生情……

他嗤笑。

两个心里都有别人的人,恐怕一辈子也不会发生所谓的,日久生情吧?

——

秦南浔没去虞家接虞菁回去,他一心钻在丝绸厂,只想把曾经辉煌的家族企业光复,没时间照顾虞菁,她在娘家过要比在他那过得好。

虞菁也把心思投入到了公司,她现在是虞家外贸公司的总经理。

虞泰和比以前闲了,每天买菜、做饭,养养花草。

中午会去公司给虞菁送饭,在他眼里,虞菁是绝对不比虞希差的,甚至比虞希要聪明、灵活。

虞泰和一脸和蔼笑容站在办公室门口,看着坐在椅子里,正在讲电话的,打扮成熟的小女儿,满心欣慰。

“菁菁。”虞菁刚挂了电话,虞泰和走了进去,笑着喊。

“爸你怎么又来了?腰不好,少开车!”虞菁起身,迎了上前。

“我没开车,坐地铁、公交来的!”虞泰和笑着道,将保温饭盒放在桌上。

“你怎么还坐地铁、公交啊!不怕走丢了啊!”

“说得你爸爸好像七老八十了似的!”虞泰和不悦道,虞菁调皮地吐吐舌头,馋吧吧地打开饭盒。

都是她爱吃的菜,虞菁去洗了个手,就迫不及待地吃了。

“怎么不吃米饭啊?”

“减肥啊!爸,我跟你说,我上午刚拿下一笔两百万的订单!”虞菁边吃边激动道,看向虞泰和。

虞泰和自然是开心的,公司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大生意了,不过,他最关心的还是虞菁,“菁菁,你怀着孩子呢,减什么肥?!跟你姐学学,多补、多休息!”

他说着,将一碗米饭,一碗鸡汤放在她面前。

虞菁皱眉,“爸……我……”

“怎么了?”虞泰和紧张道。

“没,没什么!孩子好好的呢!我命好,不.孕吐,不怎么的!”怕他老人家难过,虞菁连忙道,继续吃饭。

虞泰和也没多想,只叮嘱她,好好照顾自己。

——

秦南浔忙里偷闲,来到江俊喆的酒吧,下午时分,没什么人。

“叔叔。”喃喃从角落跑出来,看到秦南浔,乖巧地喊。

水灵灵的小女孩,皮肤白.皙粉润,看着她,秦南浔忽地就想到了虞菁,更确切地说,想到了她肚子里的孩子。不知是男是女,若是小女孩,也该这么粉雕玉琢般的可爱吧?

他上前,将喃喃抱起。

江俊喆从里屋出来,“哟,您还没走呢?!”

“这边没忙完,怎么走?!”他反问,抱着喃喃出去了,说是带她去吃小吃。

回来后,喃喃已经睡着了。

天色暗下,秦南浔要喝酒,江俊喆陪他。

“婚姻生活不幸福?”江俊喆嘴里一向没什么好话,对秦南浔挪揄道。

秦南浔冷哼,白了他一眼,没吱声。

“被我猜中了!您这还没忘掉希希呢?你现在可是他妹.夫了!”江俊喆*道,又遭了秦南浔的白眼。

“那虞菁到底怎样啊?我说你就凑合着过得了!人这辈子就这样,随遇而安吧!”江俊喆又道。

秦南浔诧异地看着他,“这文艺酒吧开得你还真文艺起来了!从你嘴里说出这样的话,也是难得!干!”说着,瓶口碰上了他的瓶口。

江俊喆笑得更得意了,想到了北漂的那段岁月。

“兄弟,我这是真心话。你看我,现在不也挺好的。有这么一个可爱的小闺女,有固定的性.伴.侣,关键是,我跟你说,娶一个你不爱的,她也不爱你的,能省很多事儿!不像那些女人,对你这要求,那要求的。我们家那位只对我强调了一件事:别乱搞!”江俊喆继续嚷道。

秦南浔笑了,“我们家那位不同,刚开始,还要我给她做饭、伺候她!最近,最近没找我,好像老实了!”

所谓,不爱就不会在乎,不在乎就没那么多麻烦事了!

“赶紧生个孩子!有个孩子,希望就都寄托在孩子身上了!你就觉得,又有目标了!”江俊喆拍着秦南浔的肩膀道。

秦南浔不置可否,其实很反感这样的思想,用孩子绑着两个无爱的人,挺可悲的。

——

秦南浔回江城,第一时间去了虞家,结果,虞菁不在那。

虞泰和说,虞菁前天就回他们的小家住了,他也不知什么原因。

之前一直住在这边的,前天就突然搬回去住了。见秦南浔来找,一看就知道这小夫妻俩肯定很长时间没联系了!

秦南浔立即回去了,家里冰箱里都是速食,大部分是微波食品,居然还有方便面!

这个虞菁!

压根就没把肚子里的孩子当回事吧?!

做女人,她不合格,就连做妈妈,她都不合格!

秦南浔一口气将冰箱里的速食食物全部给清理了,很快出门买菜去了。

他做好了晚餐等她回来吃晚饭,一等就是两个小时,晚上八点,她还没回来。

去哪鬼混了?!

不再等,他自己吃了晚饭,将剩菜都倒了!

去书房忙了一会儿,晚上十点,她还没回。

怀着孩子,这么晚她能去哪鬼混?是不是经常这样?

他心里烦躁,从抽屉里找了盒烟,下了楼。一向不抽烟的他,站在院子里抽了三四根烟,大门口终于有了动静。

轿车的大灯照亮了大门口,见到车标,秦南浔眉头高挑,那不是她的车!

他信不下了台阶,走去门口。

“韩总,跟我合作,你,你绝对不会后悔的!”属于虞菁的声音传来,醉醺醺的。

“虞总,到你家了,有钥匙……”

男人的话还没说完,感觉大门口有人,看了进去,就见着身材高挑挺拔的男人从黑色的镂空大门里出来,灯光里,他的俊脸没任何表情。

秦南浔眼睁睁地看着虞菁被这个陌生的男人拥在怀里!

“秦南浔……你,你怎么回来了?”虞菁眯着眸子,看到了他,连忙从韩总的怀里挣开,直接扑进了他的怀里,她仰着脸,笑着看着他。

她一身的酒味,明显喝了不少酒。

“既然秦先生在家,我就告辞了。”中年男人笑着道。

秦南浔眯着眸子,冷冷地说了句:“不送!”

他弯腰,将虞菁打横抱了起来,踢开大门,进去,他到了别墅门口,听到了轿车的引擎声,光也暗了。

“秦南浔,你,你还知道回来!南浔是不是有你的青梅啊,天天呆在那,都乐不思蜀了!”虞菁双臂紧抱着他的脖子,仰着头,迷蒙的双眼紧盯着他好看的下颌线条,大胆地质问。

“啊!”他突然松了手,虞菁直接从他怀里掉下,吓得松开了双臂,人也跌坐在了地上。

秦南浔的双眼紧盯着她的肚子,仍然是平坦的,三个月内看不出肚子很正常,关键是,她还喝了这么多酒!

“我不在家,你都把野男人往家里带了?!怀着身孕,还去喝酒?!”男人的双眸瞬间猩红,似要嗜血,他咬牙切齿地吼。

最最气愤的是,刚刚的那个男人!

“我……我……肚子疼!呜……我肚子疼!”虞菁捂着肚子,皱着眉,“快,我要去卫生间!”

秦南浔的心立即悬了起来,会不会是孩子出事了?

他箭步冲了上前,弯腰把她抱起,奔向一楼的卫生间!

吓得一身冷汗!

“菁菁?!要不要去医院?!是不是孩子有问题?”秦南浔心惊地问,虞菁被他放在了马桶上。

“什么孩子啊……哪里有孩子……我来例假了……”虞菁喝醉了,忘了假怀.孕的事,嘟囔着道,自己将底.裤扯下,从里头摘掉了脏掉的卫生棉。

秦南浔已经石化了!

他的身子晃了晃,看着虞菁熟练地从旁边的盒子里拿出一包卫生棉,“肚子好疼……今晚又不得不应酬……喝了,喝了二两白酒!我跟你说,我们家的小公司,很快,就能……”虞菁边垫边道。

她这段时间专心管理公司,希望能把公司发展得更好,她虞菁也是个有事业野心的女人。

拉上底.裤,整理好短裙,她缓缓地起身,刚要按马桶盖冲水,肩膀倏地被人掐住!

“疼!”

“虞菁!你说没孩子?!你压根就没怀.孕,是不是?!”秦南浔那愤怒至极的声音,震耳欲聋,卫生间本来就扩音,显得他声音更大、更响!

虞菁的理智稍微恢复了点,她盘着头发,一脸细致的妆容,即使醉了,眉宇间也透着精明。

“我……我想睡觉……抱着你睡觉……啊……!”醉醺醺的,还没说完,她被秦南浔粗.鲁地拉到了花洒下,秦南浔拿起花洒,打开水阀,朝着她的脸上冲去。

虞菁乍然被冰凉的水刺激到,摇着头躲开尖叫,酒意也消去了大半!

“骗子!”秦南浔愠怒地吼,甩掉花洒,双手按着她的肩膀,死死地瞪着她。

虞菁完全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头昏脑涨,满脸的水,妆也花了,“是,我骗你的,我不骗你,你会娶我吗?!”

秦南浔有掐死她的冲动!

“虞菁!你怎么能这么无耻?!”他吼,为自己鸣不平!

无耻……

“是啊,我就是无耻!就是要赖着你!一辈子!”她吼,这态度教秦南浔更想杀了她,他极力忍着了,蓦地松开她。

他出去了!

落下虞菁一个人,身子靠着冰冷的瓷砖墙壁滑下,周身冰冷,尤其肚子。

“我无耻,可我图的什么?”虞菁喃喃自语,眼泪哗哗地流下。

她在浴.室里蹲着过了*,秦南浔去酒店住了一晚,第二天就给虞泰和打了电话,说虞菁欺骗了他,他想离婚。

虞泰和知道了,气得差点吐血,立即赶了过去。

虞菁刚洗了澡,穿上了暖和的睡衣,就听到楼下有了动静。

“爸……”

虞泰和气势汹汹地上了楼,秦南浔也赶了过来,见虞泰和步子很大,有些不对劲。

“啪!”

“啊!”

虞泰和冲到虞菁面前,扬手,一巴掌落下,虞菁惊呼。

“叔!”秦南浔也吼了声,没想到虞泰和会打虞菁,很猛,虞菁那羸弱的身子几乎要摔倒了。

这是虞泰和生平第二次打虞菁。

虞菁全身的血液凝固,僵硬地矗立在那,眼泪不由自主地落下。

“你跟谁学不行,非要学你那个妈?!”虞泰和爆吼,额上的青筋暴起,爱之深,责之切,是太疼这个女儿,才会打得这么重!

虞菁那左边的耳朵嗡嗡的,什么都听不见,只有右耳朵能听到。

“当初你.妈也是,骗我说怀.孕了,逼我离婚娶她!你现在也是!你居然骗南浔!虞菁!我都被你骗了!你姐昨天还在电话里问,你最近身体怎样!你倒好,把我们大家骗得团团转!”

虞菁听着他的话,视线移向秦南浔,他还站在楼梯上,她的心,如刀割。

“我,我,我跟我妈,跟她,不一样!不一样!”她颤声道,不停摇着头,双眼死死地盯着秦南浔,这话是对他说的。希望他明白,她真不是那种女人!

她也知道,欺骗他怀.孕的事,开始只是出于一种任性,以为秦南浔对她会有点感觉,即使将来知道真.相也不会责备。

“有什么不一样?!你这样做,对南浔公平吗?!他本能找一个比你温柔贤惠的大家闺秀!”虞泰和继续对虞菁指责道。

“叔,别说了,您先消消气。”秦南浔终于动了,走了上来,扶着虞泰和道。

“南浔,你放心,叔帮里不帮亲。强扭的瓜不甜,既然菁菁没怀.孕,你们离婚的事随你!”

“离婚……”虞菁轻喃,看向秦南浔,“我不要离婚!我不要!秦南浔!你休想摆脱我!”

她大吼,眼泪汩.汩流下,脸颊上赫然印着一只五指印。

“菁菁!你这样,南浔只会更讨厌你!”虞泰和气得跺脚道。

虞菁还是摇头,什么也没说,跌跌撞撞地跑回卧室了。

虞泰和拍着胸口,愧疚地看着秦南浔,“这丫头!南浔,真对不住。也不知道怎的,记得几年前,我还对她说,将来把你许给她。她当时死活不答应,现在……怎么就这么想缠着你了?!”

都是过来人,虞泰和怎会不知,虞菁也许早就喜欢上秦南浔了。

他刚刚有的话都是故意说的。

秦南浔苦笑,“叔,我先送您回去……她要是真能跟我安安稳稳地过日子,我倒是能接受,就是……”想到昨晚还有男人送她回来,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一个男人哪容得了妻子在外面勾三搭四!

“再说吧!”没容虞泰和开口,他连忙道。

送走虞泰和,他回到家,走上楼梯,仿佛还能看见虞泰和站在楼梯口,狠狠地打了她一巴掌的场景。

主卧的门没锁,他推门进去,虞菁裹在被子里,没发出任何声音。

题外话:

今天更新完毕!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